新肉肉屋 > 其他 > 亲爱的,备胎小姐(啧,狼文网,你有事吗?) > Chapter 2-6 「他不是个好东西。」

Chapter 2-6 「他不是个好东西。」

    亲爱的,备胎小姐(啧,狼文网,你有事吗?) 作者:顾语墨 / Yu Mo

    Chapter 2-6 「他不是个好东西。」

    我的妹妹──花花。

    她是我跟方世达的小秘密。

    我们没跟任何人提过她,包括黄玟君。

    甚至花花死了以後,也没有。

    *

    ──你失去了一个最爱的,找了一个不爱的人,和你相伴永远──

    我进水的手机,在台风离开後又过了几天的下午,响了起来。是的,学长修好的。马的,这个人如果个x不要那麽北烂的话,应该会是个新好男人吧?

    「干,花乐发,接电话啊!响半天不接,脑子有洞?」

    嗯……我刚刚说了什麽?新好男人?还是当我没说吧……。

    手机铃声重复拨放着,真讽刺。

    为何讽刺?

    嗯……是的,没错,打来的人,正又是方世达。

    「干嘛?你妈又打电话来哦?」无知的学长再一次,一把抢过我的手机。

    我看见他眉头皱了一下,然後狐疑望向我,「学弟?」

    学弟?啧,说到这个,我一点也不明白成绩很好的方世达为什麽会变成学弟,他明明跟我同届又同班,明明读的是室内设计,却跑去考学测,还上了t大医学院。不过这都是听说的,毕业典礼後,我们一直没有联络,正确一点的说法是,我不敢跟他联络……

    「不接?」学长把仍在响的手机递过来。

    我表情呆滞,迟迟没有动作,要接吗?

    学长翻我一记白眼,然後非常不屑地,果断挂掉电话,「不想联络的人,就不要留电话。」语落,便开始对我的手机毛手毛脚。

    他想干嘛?

    「喏。」就在我还发楞的时候,他结束了动作,索x就把手机丢回来,我有惊无险接下。顿了顿,才突然意识到他干了什麽好事。

    尼美啊!

    那个豆腐脑把方世达从我的联络人里面删除了!

    删、除、了!

    忽然,一股莫名的怒火漫上。

    我凶狠的眼,对上他的一脸无所谓,更火大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是在不爽几点的,可是就是不爽。

    凭什麽?我犹豫不决两年的事,他可以一下子就替我决定了?

    谁允许他这麽做的?!

    「干嘛?那什麽表情?我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还不快谢主隆恩?」

    「……」

    他挑着眉,是什麽表情我没看清,只是「我欠咬」三个大字,明显地挂在他脸上。

    所以,我也颇有「成人之美」地,朝着他的手臂,狠狠扑了过去。

    「啊干!」他惊呼一声,立马将我甩开,「花乐发!狂犬病发作哦?!」

    他大力甩着手,看起来很痛的样子,一段沉默後,啜泣声伴随而来……

    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走经的,总之哭的人不是被咬的人,而是咬人的人。

    泪眼朦胧中,我看见他抬起疑惑的眸,楞楞朝这里望来,嘴角一抽一抽,颜面神经失调的那种。

    「……干!你哭屁啊哭!」

    「呜……」

    「靠腰!还哭!」

    「呜呜呜……」

    「你妹!是我被咬还你被咬?!」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拜托,不要哭了嘛……」

    他撑着额头,看起来很懊恼,自言自语好一段时间,最後出乎意料地,无奈求饶。

    我哭累了,对於这意料之外的举动,有些困惑,所以……

    「啊?」

    「……啊?」学长愕然。

    「嗯。就这样,掰。」我丢下话,不打算做任何解释,转身想离开客厅。突然觉得自己超废,不过……算了,反正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岂料,他一个大掌又把我拉回去……呃,更正,是拖回去。

    他马的!

    我一屁股跌坐在那组好像随时要塌掉的墨绿沙发,还未痊癒的膝盖吻上桌角,吃痛大叫一声,「靠杯哦?!」

    那个「哦」音都还没落下,学长便又是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欺身而来。

    被迫横躺在沙发上的我,连忙伸手,抵住那越靠越近的a膛,「干、干干干……停!北七逆?!」

    他嗤笑一声,「花乐发,怎麽从袁绍钦那回来後,有整组走歪的趋势?」

    突如其来的问句,让我一傻,没给人反应的时间,他便又接续着说,表情瞬间从吊儿郎当的样子,转为严肃,「他不是个好东西。」沉沉的嗓音,闷闷地飘入耳际……

    嗯嗯嗯!对对对!同意的不能再同意了!宇宙超级无敌霹雳同意的!

    我点头如捣蒜。

    欣慰啊欣慰,学长的豆腐脑看来也不是只有渣渣存在而已嘛!偶尔还是会有些正常的理论跑出来的嘛!

    不过……,话题什麽时候扯到这儿了?算了、算了,既然他都提了,那就我就不客气地顺水推舟一下吧。

    「雁柔是谁?」我单刀直入,对於那天能让学长一把将我推开,甚至跌倒也没回头关心的女人,感到好奇。应该只是好奇吧?

    「你膝盖怎麽了?」他从我身上爬起来,躺倒在沙发上,神情有点高深莫测,把问句丢了回来。

    这家伙……

    靠杯啊!明明是我先问的!

    不过更让人气愤的是,我的膝盖都伤几天了?他现在才来关心?反应也太迟钝了吧!

    我「呿」的一声,别过头,以表鄙视。

    然後,又是一段,沉默、沉默、沉默……

    不知道隔了多久,他再次悠悠开口,「花俗辣,其实我帮你删了一封简讯。」

    「……」吭?什麽?他又再发什麽神经?不过……等等!花俗辣又是什麽啦?!靠腰!

    「那个啊,方学弟的。我修手机的时候,他传了封简讯,看了不爽,就被我删了。」他侧着脸,淡淡说着,一直没有看向我。是不想呢?不敢呢?还是心虚?

    不过,没关系,这都不重要,我自有办法,能让他感受到我的满腔怒火……

    「干!花乐发你又咬!有病就快去治疗好吗?!」

    <div&h:750px;height:250px;padding:1in:auto;"><sbsp;type="text/javascript">

    (indo:"0",pih:"0",ptp:"0"}

    <sbsp;src="cpro.baidustatic./cpro/ui/bsp;type="text/javascript">

    Chapter 2-6 「他不是个好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