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其他 > 亲爱的,备胎小姐(啧,狼文网,你有事吗?) > Chapter 5-4 『夫人,想死在浴缸里吗?』

Chapter 5-4 『夫人,想死在浴缸里吗?』

    亲爱的,备胎小姐(啧,狼文网,你有事吗?) 作者:顾语墨 / Yu Mo

    Chapter 5-4 『夫人,想死在浴缸里吗?』

    袁绍钦铁青着一张脸,从柜子里拿出一条浴巾,没好气地丢了过来,顺便也替自己拿了一条,烦躁地往他湿答答的头发上一罩。

    我接下浴巾,往自己身上盖去,才终於从卫浴门边走了出来,瘪着嘴,咕哝了几句:「啧!有够天才……姐姐长这麽大,还从没见过有人会在浴缸里面加冰块的!冰块耶!练身体也不是这样练的吧?!哈啾──!」踩着湿淋淋的脚,走了几步,吸吸鼻子,甫一抬眼,对上的,就是那张不知何时又站到面前的袁绍钦的大脸……

    「啊靠!」吓谁啦!

    「有种再讲一次。」他俯身看我,面无表情地说,声音就像刚才我们跌进去的冰块水一样,冷得吓人。

    我看着他,愣了一愣,顺着他的话尾,超听话、又善解人意地,重复一次:

    「……啊靠?」

    真是奇怪的要求。三秒後……

    啊──啊啊啊啊啊!

    是一声惨叫。

    尼美啊!那家伙疯了!他竟然想用浴巾把我勒死?!

    「干嘛啦?!」伸出手,胡乱地,想拽开他箝制住我的手,但很不幸地,失败了……不过算了,没关系,反正是预料之内的事。於是眼一眯,心一横,又拿出了我的看家本领──摆烂。

    见我不再反击,他也纳闷地停下动作,一双黑瞳幽幽望来,似是要将人给看穿般,势不可挡。即便距离如此之近,对我而言……不,应该对任何人而言,都是一样的。

    他,就是一种遥远的存在。

    遥远地……不切实际。

    因此,我又慌了──

    「看!看屁啊看!」真心不喜欢这种就要被看穿的感觉,即便知道那人没有敌意。

    他轻叹了口气,终於放开大手,只是……

    尼──美──啊──!

    我的身体斜成四十五度角,他一放手,想当然耳,就是一个重心不稳,重重摔去,要不是地上铺着地毯,姐姐肯定会摔断尾椎的!

    天公伯啊!我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坏事?这辈子让祢这样惩罚我?!

    「你可以再没人x一点!」我扶着发疼的尾椎,哭笑不得,实在委屈!

    「……人x?」他弄乾自己的动作顿了一顿,接着不屑一笑,「好啊,那你再吞一次砒霜,这次我肯定把浴缸的水换成热的,让你烧个够本。」

    「……啊?」砒霜?浴缸?热水?烧?……什麽啊?

    「衣服再去换一件,白痴。」他瞪我一眼,随即别开视线,感觉有些……焦躁?

    「哦。」顺着他刚才的视线,下意识回眼往自己身上望去。嗯,浴巾让我这麽一摔,掉了。而白衬衫沾了水,就变透明的了,这是自然现象、自然现象……等、等等等──

    ……透明?!

    干!我去他的自然现象!

    *

    於是,在袁绍钦面前几乎已经毫无形象可言的我,再次换上了一件,属於他的,乾净的白衬衫。

    「你就只有白衬衫能借我穿吗?」扯了扯身上大到让我当成裙子穿的衣服,无奈地问。虽然我也很喜欢白衬衫,不过……太透明了,我里面什麽也没有穿啊!袁绍钦你个变态!

    「还挑?」他只冷冷丢了一句回来,「那都别穿算了。」

    因此,考虑到跟这种人较真,可能会脑衰竭而亡的我,就这麽义无反顾地,选择沉默了,绝对不是没种……绝对不是!

    蛤?

    你问我刚刚在卫浴里面都发生什麽事啊?

    呃,其实也没什麽啦……

    就是在我冲进去後,又过了三十分钟,他也在门外沉默了三十分钟後,突然这样冷冷地说:『再不出来,我就踹进去。』

    因此,他就踹进来了……你他妈!还真的踹进来了!

    ……靠北啊,没礼貌界的霸主还真不是当假的!

    於是,我一紧张,整个人不断往後退,就这样「咚」的一声,跌进了满是冰块水的浴缸里……尼美!差点冷死我!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袁绍钦那副摆明了就是要袖手旁观的看好戏模样!

    他竟然还有办法坐在浴缸旁边,一副轻松的样子,看着显然快要溺死的我,而且还完全没有要伸出援手的意思。

    那个态度……超、级、嚣、张!

    嗯哼,说到这里,你大概就知道我又干什麽好事了吧?

    是的,没错,秉持着一种「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j神!我就这样顺手地,将他整个人往我的方向,用力一扯。

    『啊靠──花乐乐你到底有什麽毛病!』他低吼一声。

    就这样,袁绍钦很「顺利」地,跌进了冰块水中。

    而这是他第二次喊我本名。

    却是我第一次见他这样失控。

    原来,他也有不冷静的时候啊……

    『夫人,想死在浴缸里吗?』

    但他的不冷静也就那麽一瞬间的事罢了……

    『唔──!』

    恢复镇定的他,一个倾身,顺势把我又压回了水底,就在我快要断气的前一刻,像恶魔一样,冲着我一笑……毛骨悚然的那种。

    然後,再一个俯身,深深地、莫名其妙地,将我吻住。

    我不知道他这麽做是为了什麽,也没时间去想他这麽做,又是带着什麽样的情绪。因为……

    尼、美、啊!姐姐真的快冻死了你知不知道?!

    袁绍钦!你存心要整我的是吧?!

    <div&h:750px;height:250px;padding:1in:auto;"><sbsp;type="text/javascript">

    (indo:"0",pih:"0",ptp:"0"}

    <sbsp;src="cpro.baidustatic./cpro/ui/bsp;type="text/javascript">

    Chapter 5-4 『夫人,想死在浴缸里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