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言情 > 一路高升 > 第1218章 罚你请吃饭

第1218章 罚你请吃饭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以后,朱立诚终于搞清楚曲东在方山派出所说的那番话,他虽然很想认为那话只不过是对方的信口开河,不过遗憾的是,经过调查以后,曲向强和马启山之间确实是亲兄弟。这点让朱立诚觉得很有几分无奈,但这样一来的话,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马启山出任淮江省省·长的时候,特意将曲向强调过来,这就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要是关系到不了这一步的话,那绝对不会如此这般地去做的。当得知泰方市市长出缺以后,马更是不遗余力地为曲活动,甚至连到了地方以后的政绩——安置房项目都为对方安排好了。一旦发现情况有变以后,他又毫不犹豫地将对方推上了***书记的位置。
    这一切,如果两人之间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的话,还真有点说不过去。现在朱立诚总算找到最终的答案,虽说有几分无奈,但心情还是不错的。不管怎么说,对方的关系一直存在着,只不过是他不清楚而已,现在通过曲东的口终于了解到了实际情况,这对他而言,当然是好事了。
    消息打探实了以后,朱立诚对谁都没有说,只是悄悄打了一个电话给李志浩,他相信对方会把这事告诉卢魁的,他就没必要多此一举了。
    朱立诚之所以打电话给李志浩,而不是卢魁,就是不想让对方认为他对这事非常在意,那样的话,对方可能会产生一些别样的想法,这可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尽管曲向强的后台非常强劲,但朱立诚也不见得就怕了他。作为市长,他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行了,至于说你是省·长的兄弟,还是省·委书记的舅子,和我又有多大的关系呢?
    有了这样的想法以后,朱立诚做起工作来,反而放得开手脚了。除了政府这一摊子事情以外,他的工作重心还是在安置房建设和汽车集团上面。
    安置房建设这块,省里开完会,提了要求,下面就进入到实施阶段了,这段时间对于市里来说,是最为忙碌的。招标对于市里而言是头等大事,只要把这一茬搞好了,下面的工作自然有开发商去做,市里只要做好相关的监管工作就行了。
    这事虽然有贺齐主抓,但朱立诚也不敢有丝毫懈怠,他非常清楚这件事情的分量,有了曲志全的参与以后,这事他更得小心翼翼,千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说汽车集团上面,现在第一批y6汽车发动机已经开始生产,除了有陈维军和黄庆在那具体负责以外,蔡国才也经常过去了解情况。邱峻岭的能力虽然弱了一点,但毕竟一直在这行做着,所以应付一些日常工作,倒也没有什么问题。
    谁都知道此件事情关系重大,所以并没有人敢在后面捣鬼什么着的。泰景区的区长黄维庭对这事很是上心,为此投入的精力已超出了他在区里的正常工作。朱立诚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很是开心,还特意打了个电话过去。
    何宏才不知是了解到了黄维庭的动向,还是感觉到了这个项目的重要性,也先后两次过去了解情况,表示了支持。
    新成立的汽车集团虽说挂在泰方市的名下,按说和泰景区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毕竟主要是以区里两个汽车厂为底子搞起来的,何宏才作为***常委、泰景区区委书记,表示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时间不知不觉地往前推进了三、四个月,虽说从节令上来说,已经是秋天了,但在泰方市却看不出任何秋天的迹象。火辣的太阳从早晨出地平线开始就直刺人的眼,就连那些爱美的女士也不得不用衬衫和面罩将自己遮挡个严严实实的,否则根本无法承受这炽热的阳光。
    看着窗外灰暗的天空,尽管空调不停地往外喷吐着冷气,但朱立诚的心里只觉得堵得慌。不远处的天幕,黑云压城城欲摧,天空渐渐暗了下来,风也渐渐起来了,眼看大雨将至。从早晨起床以后,人就觉得闷热难忍,现在临近傍晚,终于有要下雨的趋势了,不错!
    朱立诚还真有点期待这场雨,都说一场秋雨一场凉,虽不指望明天一下子降个十来度下来,但至少今晚可以睡一个好觉。
    虽说现在不管家里,还是办公室里,都装这大功率的空调,就算天气再怎么热,对朱立诚的影响也不大,但他却更喜欢傍晚习习的凉风,这点,无论哪个品牌的空调也做不到的。
    当想到这一幕的时候,他的眼前便出现,当年在宁丰县陈行乡邗沟村度过的一个有一个快乐的夜晚。父母、哥哥、妹妹,还有他,一家人围坐在小桌前交流着一天的见闻,真可谓是其乐融融。
    想到这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猛地一沉,随即出现了在那个钢筋混凝土建成的华夏国最大的都市里面,一个漂亮女人正驾着车奔走于公司、家庭、儿子学校之间,何等的忙碌、辛苦,甚至可以说是艰难。
    欧阳慕青是坚强的,朱立诚之前让其暑假的时候把儿子带回来,但在放假之前,她却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拒绝了这个要求。尽管她给出的理由非常牵强,但朱立诚心里很清楚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于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嗯了一声,答应下了这事。
    尽管口中答应了欧阳慕青的请求,暑假不带朱继明回来,但朱立诚却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怎么说,他都要给她们母子一个交代,就算不能向所有人宣告他们之间的关系,但至少要让父母知道,他们还有另一个儿媳妇、孙儿。这点,朱立诚已经下定决心了,哪怕为此付出一些代价,他也认了。
    人这一辈子很长,需要理智地去面对,但也不可太理智了,乘着年轻的时候,如果激情一把的话,等到须发皆白之际,何尝不也会心生一份懊悔之意。
    朱立诚站在位于九楼的办公室里,思绪却飘到了千万里之外的东方市,许久,许久,他都没有回过神来,直到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朱立诚稍一愣神以后,推上了窗户,随即回身往办公室的位置走去。拿起手机以后,他瞥了一眼上面的号码,摁下接听键以后,就将其放在了耳边,然后开口说道:“喂,若涵,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有做哥哥的这样和妹妹说话吗?哼!”曾若涵在电话那头嘟着小嘴,很是不爽地说道。
    朱立诚听到这话以后,大汗不已,连忙对着手机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我只是担心你,所以才下意识地那样问的。”
    曾若涵听到这话以后,咯咯一笑,才接着说道:“算了,既然如此的话,我就不和你计较了。由于你刚才表述不当,所以晚上罚你请我吃饭,对了,两个人。”
    “行,没有问题,别说两个人,就是二十个人也没有问题。”朱立诚爽快地说道。
    “那好,说定了,晚上六点半,白玉兰西餐厅,到时候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曾若涵在电话那头神秘地说道,“就这样说,挂了,拜拜!”
    朱立诚刚说了一声拜拜,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忙音,他笑着摇了摇头,也摁下了取消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