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历史 > 斗罗:开局签到先天满魂力 > 第八十五章:摧枯拉朽

第八十五章:摧枯拉朽

    绛珠此时身上的三个魂环闪动,魂力全力释放,橘黄色的光晕已经扩散开来。
    天斗学院的前方五人都是强攻系的兽武魂魂师:狮,虎,熊,豹,狼。这个组合的冲击力显然不容小觑,但在所有人眼中,绛珠的失误还是不可原谅的。
    因为有绛珠的打底,史莱克这边根本没有留手一说,纷纷都是第三第四魂环闪亮,如同虎入羊群。
    尽管对方的冲击力和魂力也不错,但是马红俊的第四魂技,爆发力最强的凤凰啸天击已经提前在蓄力了,泰隆和黄远早就施展第三魂技,全力冲锋。
    所有的一切看似很正常,就是最普通的团队斗魂方式,乱战一处,但有眼力的人已经看出了端倪。几乎是下一瞬,庞大的火凤凰横贯天际,猩猩的狂野吼声已经地面的剧烈震荡,黑雾弥撒,影子掠过。
    朱竹清和小舞两人均为敏攻系,朱竹清凭借阴影潜伏到对方阵型的身后时,小舞也一个瞬间移动错开了正面的战场,直奔那个让人讨厌的娘炮。
    他的武魂是一对圆环,属于器武魂。他的控制能力就在这上面了,但高级魂技的施展需要时间。大惊之下,一二魂环亮起,两个圆环骤然放大,侧沿寒光闪烁,互相纠缠着,带着一股极强的引力,向小舞的脖颈绞杀而来。
    瞬移,柔技,腰弓。行云流水一般,毫不留情的将对方一个仰空后摔。朱竹清的利爪在那个女魂师魂环亮起的同时已经抹过了对方的脖子,死亡的气息让她直接她瘫倒在地。
    大片的惨叫声几乎同时在擂台上响起,大片的黑雾笼罩了全场,出了魂斗罗级别以上的强者,其他的人根本看不到任何情况。
    很快,几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惨叫声渐渐弱了下来,此时的所有观众都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想看到一边倒的碾压情况。
    黑雾散去,只有绛珠的橘黄色的光芒依旧在闪耀着。朱竹清表情冷漠的站在擂台的最中间,四周有几道黑色的身影,将皇斗的四人死死按在地上,锋利的猫爪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皇斗的每个人都已经快要昏死过去,俊朗的面容全是青肿之色,身体的各部位都有不同程度的扭曲。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一道不致命的伤口,五名强攻系魂师的身体无疑要强悍很多,但他们的对手显然不讲道理。
    而绛珠的作用此刻正完美的体现了出来。虽然骨折的伤短时间内恢复不了,但皮外伤还是很有效果的。
    朱竹清腰身挺得笔直,美眸看向了台下的周浩,此刻,她的周身,黄黄紫黑四道魂环静静的旋转着,黑色的万年第四环暗光闪烁,显然正在发力。
    黑色,原本是最不起眼的颜色,可是,稍微对魂师有一点了解的人就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不只是观众台,甚至贵宾台都是在一阵死寂之后,才惊呼一片。谁能想到,在这群不超过二十五岁的魂师身上,可以见到属于强者的万年魂环。
    雪星亲王一时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喊出声来:“不,这不可能。怎么会是万年魂环!”
    梦神机也惊讶起来,虽然没看到那个叫唐三的小子,但这个女娃他也是有印象的,他痛苦的闭上双眼:“这本来是属于我们天斗学院的荣耀。难怪,难怪他们没有排上全部助力。”
    哪怕是从自己女儿那里了解过史莱克情况,已经极为看好史莱克学院的宁风致看到那个朱竹清身上的万年魂环也是大吃一惊。第四魂环就达到了万年,?身为阅历丰富的上三宗之一的宗主,他怎么可能不清楚这其中的难度,这可不仅仅是五千年左右的修为差距啊。
    雪夜大帝毕竟是一国之主,虽然也很惊讶,但也并没有激动,而是听到了梦神机的自言自语。他勉强克制着自己没有转身去询问雪星亲王,脑海中会想起了梦神机曾经向自己投诉的事情,眉头顿时紧锁起来。
    裁判早在黑雾弥漫,火凤冲天而起的时候就已经惊呆了。别说是学院之间的比赛,就算是大斗魂场不论生死的团战斗魂都不至于出现这么惨烈的情况。天啊,那个少女,她还是人吗?
    此时的大斗魂场整整八万名观众依旧生是鸦雀无声,如果之前史莱克这支队伍是他们所取笑和怜悯的对象,那么现在他们每个人身上的魂环都是那么的耀眼。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或者说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可是被秒杀的对象却不是他们以为的史莱克,而是被寄予厚望,象征着天斗皇家魂师学院的天斗皇家二队。
    朱竹清冷冷的目光扫向观众席,似乎在告诉所有人,谁才是强者。强大的实力,足够堵住所有的轻蔑,不屑。剩下的,就只有震惊和不敢置信。
    “裁判,我要向组委会投诉。他们根本就不是在比赛,而是在杀人。他们违反了比赛规则,也违背了比赛的精神。我要求判他们负。”
    天斗皇家学院的带队老师早就在比赛结束的时候来到了擂台上,看着自家队员们一个个全身青肿,骨断筋折,甚至鲜血淋漓,脖颈处的伤口更是惊心动魄。
    裁判这时才回过神来,严肃的目光看向了史莱克这边。朱竹清却淡然的道:“我们只是随便动了活动了一下,他们就成这样了,我们也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弱。”
    马红俊笑着附和道:“对啊,裁判,你看我们的辅助魂师在干什么?”他心里却想着,朱竹清着大半年来的变化确实不小,要是再在以前,她肯定是不会多说一个字的。
    所有人才惊讶的反应过来,原来那个看似腼腆的女孩并不是因为紧张才放错了技能,而是怕对手被自家队友伤得太重。
    这一切是多么的讽刺,侮辱性瞬间拉满,明白了情况的观众都喝彩起来,还是有相当一部分观众理性观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