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言情 > 师姐的极品医婿 > 第914章 玄苍界,玄门
    通往山巅陡峭的阶梯上,四人一路攀登,原本越是往上重力的禁制会越强,让人宛若扛着一座大山一般艰难的天梯,却在陆鸣的点拨下,众人越走越轻松。
    很快,九千九百九十九节台阶就要走到尽头了。
    看着不远处的山巅,双儿的心里激动不已,这是她平生第一次克服三关走到玄苍界,自古至今也鲜有人能够凭借本事过三关入玄门。
    “多谢陆先生点拨。”双儿心中感动,亦是有些感慨,道:“原来这天梯,压在登山者肩头的不是这里的阵法禁制,而是登山者内心的脆弱,它会把一个人心中的脆弱无法放大,最终让自己败在自己的手里!唯有坚定的信念,执着的意志,才能战胜自己,最终也战胜天梯。”
    山巅,玄猿负手而立,俯视着即将登顶的众人。
    “陆先生心智过人,仅仅言语便能将众人点醒,我玄猿也是相当敬佩啊。双儿,你遇到贵人了!”
    双儿重重点头,一路走来陆鸣不仅帮了她,更是教会了她很多。
    不多时,四人相继登顶,再回头看那陡峭的山壁,的确就像是登天的天梯。
    “多谢陆先生……”
    双儿说着就准备躬身行礼,陆鸣微微抬头,一股柔和的力量拖着她的双臂让她笔直的站立着。
    “你我之间何须见外,我帮你,应该的。”
    他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双儿明白,这一切都归功于过去的四年她在上广市对萧玲珑母女的照顾,因果循环终有善报。
    念至此,双儿微微颔首,把这份感激留在了心里。
    四人抬头,看向山巅远处。
    “这里便是玄苍界,乃我玄门所在!”玄猿含笑介绍着。
    山巅之上一马平川,一片空地之后便是绿意葱葱的山林,以及更高的跌宕的山脉,而这里如梦如幻美的让人窒息。
    浓郁的灵气,让这里充斥着一层薄薄的云雾,那并非是简单的云雾而是灵气浓郁到一定程度的样子,在阳光的照射下,薄雾反射着光芒呈现出五彩之色。
    就像是有着一片五彩色的水波,飘荡在离地一米多高的地方,弥漫至视线的尽头。
    “好美!”林挽月下意识的惊叹道。
    “好地方!修炼的好地方!”苏梦也轻声感叹,这里的灵气太浓郁了,对于修炼者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而陆鸣则是淡然的看向那片空地后的山林里,在他强大的感知下早已察觉,山林里有着一群人收敛气息,正悄然的看着这里。
    “既入玄苍界,那便去往玄门吧。”陆鸣淡然说道。
    玄猿做出一个请的姿势,道:“陆先生,诸位!请。”
    众人迈步朝着这片空地尽头走去,双儿介绍道:“过了这片林子,便是玄门的驻地,陆先生远道而来我玄门定当热情款待……”
    话音未落,林间一道狞笑声传来。
    “不愧是无忧阁阁主,我玄门三关在你面前形同虚设。”
    山林里,一名男子当先走出,身材高挑面庞俊朗,看样子也就二十七八岁,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人。
    但这些人眼神不善,明显都充斥着敌意。
    “鄙人玄钟,特奉命前来迎接陆阁主!”
    为首名为玄钟的男子,手握一把折扇,话虽如此却肆无忌惮的端详着陆鸣。
    陆鸣淡漠的看着他,在他的身上嗅到了些许熟悉的气息,似乎此人身上的气息跟那黑袍有几分想象,因此他断定此人或许是黑袍的弟子,或者是黑袍的子嗣。
    可不等他发问,玄钟再度开口,而且言语嚣张很没有礼貌。
    “陆阁主真乃传奇人物,据我所知四年前在高武学院,陆阁主不过是籍籍无名之辈,还因为一个小丫头破碎了丹田!但废人也有你洗的机会啊!说来,还是陆阁主城府极深,混入昆仑秘境后伺机解封封印之源,引得五行环入体,才有今天这般成就。”
    “说来,你可真够狡猾,给了那麒麟一个假货把他给唬弄了,才有了喘息的余地……”
    揭老底?!
    苏梦脸色一沉,斥道:“玄钟,注意你的言辞!”
    “吆,这不苏家的小姐吗?怎么,这么识时务,当了陆阁主的狗?”玄钟讽刺的笑着。
    苏梦俏脸一沉,拳头下双拳紧握。
    “怎么,不服?看样子要咬人?你苏家都不敢在我玄门犬吠一声,如今你成了陆阁主的狗,就敢造次了?”玄钟阴沉着脸。
    显然这玄钟是来找事的,出言不逊。
    玄猿皱眉道:“玄钟,在陆阁主面前莫要造次!别忘了你来的目的,是迎接陆阁主的!”
    玄钟轻蔑一笑,瞥了一眼他又看向双儿,“怎么,你玄猿也准备像双儿学习,难道是跟这苏梦讨教了做狗的经验?”
    此话一出,玄钟身后众人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这让玄猿也气的不轻,可陆鸣从始至终都挂着淡淡的笑容。
    不难看出,玄门之中也是暗流涌动,虽是隐世宗门但也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权力相争地位权衡,无论是大小家族都是一样。
    当玄钟准备得寸进尺时,陆鸣终于开口了。
    “何必动怒,这玄钟说的不错,当年我在高武学院的确籍籍无名,甚至前往昆仑秘境也是被坑的!事实如此!”
    “瞧瞧人家陆阁主!”玄钟冷笑道:“不愧是一阁之主,这胸怀,这自知之明,才是你们该学习的,而不是只学着如何当一条好狗!”
    “这话我不赞同。”
    陆鸣邪魅一笑,道:“事实,我承认!但你这么污蔑我徒儿,就不怕我陆鸣生气?”
    玄钟不屑,拱手道:“陆阁主胸怀广阔明辨是非,应该能看出我所说不假,都是实话生生么气。”
    “可我的确有点生气。”陆鸣笑着,看向一旁的苏梦,问道:“你生气吗?”
    苏梦重重点头,道:“此人目中无人出言不逊,徒儿甚是生气,还请师父允许让徒儿与其一战!”
    听的此话,玄钟不屑的大笑着,“你,跟我一战?你够资格吗!”
    “是啊苏梦,怎么么够资格!”
    陆鸣的话让苏梦微微一愣,而一旁的玄钟笑的更是狂妄了,可紧接着陆鸣话锋一转让在场所有人都错愕的愣在了原地。
    “区区玄门中人,哪有资格跟我徒儿动手!一战,他没资格!但是既然生气,那暴打他一顿还是可以的,我倒是要看看,玄门谁能来救他,正好问问玄门是怎么教育子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