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言情 > 快穿之反派大佬是我囊中物 > 第61章 残暴君主,臣妻香吗?(24)

第61章 残暴君主,臣妻香吗?(24)

    叶老太太、叶元洲、罗静儿瘫软跪在萧娆面前。
    俱都矮了半截。
    萧娆居高临下的凝视着他们,妩媚樱唇勾起笑容。
    一派风轻云淡。
    “哎呦,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这脸丢的啊!”
    “一个兔儿爷,一个假才女,也算是登对。”
    “可怜叶夫人了,要把这么个毒妇迎进府里?”
    “那有什么办法?相公和婆婆都求了,做人儿媳的能如何啊?”
    百姓们连声叹声。
    大理寺卿也跟着劝,“叶夫人,你瞧叶大人都给你跪下了,罗氏也尊你做主母,你就大人大量,莫要拒绝了。”
    古代大潮流,七出之条曰:妒~~
    萧娆抗拒不了。
    【我丢,娆姐,球推你这来了,现在咱们怎么办?】
    【真的要让罗静儿进门当妾啊?】
    9527有点急。
    萧娆勾唇,眉眼慵懒的回,【呵呵,她进门有什么不好吗?】
    【我是妻,她是妾。】
    【我是天,她是地。】
    【我坐着,她跪着。】
    【我吃着,她看着。】
    【这样虐她不痛快吗?】
    【呃,娆姐,你这么说的话,好像是挺不错的,我居然有点迫不及待了,那就快同意吧,让她进门。】
    9527若有所思。
    萧娆媚眼流转,笑吟吟道:【别急,小9,我们要等~~】
    【等什么?】
    9527疑惑。
    【等一个,应该出现的人出现!】
    萧娆意味深长的道,明媚眸子微撩,扫过内衙,片刻垂眸,白皙手掌执着手帕抚唇,做出伤心欲绝的模样。
    “你们别逼我,不要逼我~”
    她啜泣,泪痕满面。
    内衙里,姬冥勃然大怒,昳丽面容凶神恶煞,浑身散发出凝重的压迫感。
    “叶元洲,朕要将你五马分尸。”
    他阴戾的喊,从齿间字字崩出。
    凤眸含煞转向安四海,他厉声吩咐:“你……”
    片刻。
    安四海满面惨白出了内衙,站大堂中间,面对叶老太太、叶元洲、罗静儿和百姓们,颤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万岁!”叶元洲骤然骇声,五体投地。
    大理寺卿滚下官椅。
    百姓们哗然跪倒。
    萧娆一人,袅袅娜娜,风姿亭亭。
    安四海不敢管她,朗声道:“……户部尚书叶元洲御前失仪,包庇犯眷,有损官体,特贬官三级,摘其顶戴花翎,逐出户部……”
    “罗氏犯妇欺婚,淫奔不丧,有辱风化,责令三十大板,当堂执行……”
    他冷声,转头看大理寺卿,“大人,这是万岁的口御,行刑吧。”
    “是,是。”大理寺卿顺脖子流汗,万没想到陛下会龙颜大怒,“你们等着什么?还不动手将罗氏犯妇押住。”
    他急急高声,大步走到叶元洲面前,亲手摘下他的官帽,“叶大人,得罪了。”
    叶元洲怔忡。
    心都快疼出血来了。
    寒窗苦读,十年做官,他熬过多少辛苦做得二品大官,这,这……一下就贬官了?
    连贬三级啊!
    十年辛苦毁于一旦。
    就得到个宁肯抢农妇丈夫,都不愿嫁他的女人?
    他还被个家丁给强了!
    叶元洲面容痛苦扭曲,浑身鲜血沸腾,心中一疼,‘噗’声,他喷出大口鲜血,软倒在地。
    “儿啊!”
    叶老太太悲呼,扑身上前嚎啕。
    “你们别碰我,救命,元洲……”
    罗静儿让两个官差钳住胳膊,边嚷边押按在柳条椅上,细细窄窄的一条长椅儿,正好能让人趴在上头,脑袋垂下,双手双脚都被捆在椅子上。
    粗糙大手拽下她的裙子。
    衙门实施的仗刑,无论男女都是要脱裤子打的。
    罗静儿也不能例外。
    ‘刺啦’声响,裙子撕裂,巴掌宽,三指厚的棕桐木棍轮圆挥下,劲风森森,狠狠砸向臀部!
    “嗷!”
    罗静儿发出非人的惨嚎。
    “哎啊,这小娘们真白啊!”
    “怪不得兔儿爷都喜欢。”
    百姓里有地痞无赖嬉笑。
    罗静儿生不如死。
    萧娆微微勾唇,满意笑了。
    “叶,咳咳,萧夫人,万岁爷有请,您随杂家移步吧。”
    一旁,安四海哈腰上前,小心翼翼的说。
    “万岁爷?”
    萧娆侧目,惊诧的问,“请我做甚?”
    “夫人,杂家哪里晓得,万岁爷只说,他是您的旧识,您过去就晓得了。”
    安四海陪笑。
    萧娆柳眉轻蹙,做出副疑惑模样,轻移莲步,悄悄跟安四海走了。
    内衙里,凤眸看着萧娆风姿绰约的走进来,他的心慢慢向上提。
    昳丽面容布满忐忑和期待。
    “臣妾萧氏见过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萧娆移步进内衙,若柳佛风般的敛身。
    缓缓叩拜跪,盈盈纤腰似锦,皓齿明眉,娴雅和风流两种别样气质,奇异的在她身上融为一体。
    就跟梦中一模一样。
    美的眩目,惑人心神。
    姬冥呼吸微微急促。
    他猛地起身,伸出手扶萧娆的胳膊,“娆娆不用多礼。”
    姬冥沉声,嗓音弥漫思念。
    萧娆似是唬了一跳,本来苍白面颊刹时染上红晕,仿佛美玉抹了胭脂般,动人心弦,让人目不转睛。
    “万岁爷这是做甚?臣妾不敢……”
    她被烫般抽回手,口中呢喃,羞的不行。
    身为臣妇和女子,被君王这般陌生男人摸了手。
    萧娆自然要羞涩慌乱。
    “臣妾……”
    她轻声,微微抬起,含羞带怯的明媚眸光对上姬冥的面孔。
    那一刹那,萧娆的眼睛忽的睁大了,短促的轻轻喊道,“小王爷……”
    清脆娇软的声音入耳,姬冥心中一震,梦境突然展现在眼前的真实感,让他震撼不已。
    不是梦,那都是真的。
    她和他真的曾在秋狩里相知相守,互许终身,梦中人步入眼帘,姬冥不可控的猩红眼眶。
    凤眸贪婪的凝视萧娆,姬冥呓语般的呻..吟,“娆娆,我来找你了。”
    时光飞逝,梦中稚嫩娇憨的女孩儿已梳上妇人髻,但她的模样,却依然还是姬冥心中那般,如同最娇艳的素白花儿。
    娴雅妖娆,魅惑迷人却不自知。
    “你还记得我,对不对?”
    姬冥沉声。
    萧娆美目怔怔,傻傻看着他,半晌,似是终于反应过来了,她突地开口,“姬惟,你怎么会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