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其他 > 今天吃肉吗 > 第六个任务:庄子
    陆衍初次见她是四月,蒙蒙细雨中穿着素衣的姑娘站在京郊墓园里,神情透着淡淡哀怨,身姿纤细如弱柳,那时候他就被吸引了。听着婢女对她的称呼,悄悄记住了她的名字,才加上夏至惊鸿一瞥,一直挂念至今。
    等到年后,他就要被父亲外派历练,对于实际上是玩乐的赏竹会,他终于鼓起勇气尝试着约了她,只想与她多接触些时日。
    虽然只有叁天,云锦带的东西差点塞满两辆马车,导致他们一行人成了单独小队。浩浩荡荡的小队在城外遇到了熟人,陆衍的好友宋温正带着美人等候,他是大理寺卿的次子,母亲是陆衍的小姑姑,因这沾亲带故的关系,两人关系相当好。
    他搂着怀里娇声软语的美人,听着小厮敲了敲车窗,掀开帘就看见浩浩荡荡一行,不禁咂舌:“阿衍这是将整个屋子都搬空了。”
    帘子一掀,宋温就能感受到一股暖气,陆衍那张脸都烘红了,他趣道:“你何时这么怕冷了?陆家不亏是大户,行李带了这么多,我干脆也去蹭蹭。阿四,将行李搬到陆公子的马车上去。”
    他和陆衍关系好,知道他对女色并不感兴趣,怕他路上无聊干脆一同前去。
    “宋温……”陆衍急忙喊着又腾不出手,锦娘正靠着他手臂小憩。
    他嘻嘻一笑,说完抱着小美人上了他的车。果然宽敞无比,坐下四个人还绰绰有余,他想着要不再邀上人组个游戏,就瞧见依偎着陆衍的女子。方才被陆衍挡着没看见,想着这位兄弟居然也亲近女色了,伸头一细看,惊得眼睛都直了。
    原本还觉得怀里的女子是明珠,此刻瞧着,才知明珠与明月相比还是黯淡不少。
    “怎么了?”云锦每日的睡眠时间都足得很,想睡就睡,方才她抵着手睡得不安稳,身子一挤凑到陆衍身边,枕着手臂补眠,被打扰后打着猫儿似的哈欠慢悠悠起身,眨巴着眼探着头发现多了两人。
    “在下宋温,不知道美人在侧,共称一车,打扰了,不知姑娘姓名。”宋温本想着有人相伴逗逗阿衍就走,可发现是位绝色美人。花魁游街那日他也曾见过一面,后来发现她虽挂牌却从不接客,心里还惋惜,此刻得了机会自然想多看看。
    云锦抬眼看着他,又瞧了眼身后面露不悦的女子,妆容美艳,穿戴色彩浓艳不知是哪家的美人,见她看过去急忙收了脸色。
    “妾名锦娘,宋公子说笑了,陆公子才是主人,妾怎能作决断。”云锦看着宋温打量着自己,烟眉似蹙非蹙。
    陆衍侧身挡住宋温的目光,咳了一声示意他克制些:“锦娘身子弱,你们这边坐别堵着门。”
    四人一路同行,云锦瞧着宋温和陆衍聊着琐事,期间不忘同名叫春熙的女子打情骂俏,陆衍眼神闪躲似不敢看,只觉得憨趣,凑近他耳畔。
    “陆公子若觉得无趣,不如来玩游戏吧,妾让青黛将棋盘拿来。”云锦吐气如兰声音娇娇软软,热气吹在他耳上,耳朵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
    陆衍还未说什么,宋温正和怀中美人嬉笑,此刻眼睛亮了下,歪着身子靠近主动接过话茬。
    “锦娘说的什么游戏?不知可否加上在下。”
    “温公子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一起吧,既然大家还要坐上许久,不如弄些惩罚来,如何?”云锦看向叁人眯眼一笑,露出齐整的贝齿。
    笑若明月初升,眼神明亮璀璨,笑容深了唇边会带着浅浅梨涡,盯着几人睫毛扑闪着,饶是春熙都有些受不住,暗叹被比了下去。
    这闲云庄是荣国公的外庄,庄子设计精妙,依山而建说是可见四时之景,又因现在的国公好竹,特意后建了一片园林赏竹。荣国公与崇华府祭酒私交甚好,再加叁公子与四公子都在读书,就借了庄子办这赏竹会。
    陆衍一行人四辆马车,主人家看着还以为是几人同来,近了才见到陆家的牌子。
    贾家两位公子迎上去,帘子掀起一角露出一只纤细、柔嫩的手,纤细手腕上带着金环,随后露出一张美到惊人的脸,就算妆容并不华丽也掩盖不住天生丽质。她看着两人莞尔一笑,略提衣摆扶着车框缓缓下车,带着浅显笑意对着两人翩然行礼。
    “锦娘见过二位公子。”
    两位少年公子皆是一愣,直到女子出声才回过神,急忙做了回礼,看见后跟出来的叁人没忍住笑出声。
    “陆兄,宋兄脸上怎么涂了这些黑墨。”
    叁人脸上涂的黑墨难以擦净,挂在脸上灰暗一片很是失态,匆匆打了招呼去房中洗漱。青黛忙着指挥小厮放置物品,云锦在檐下悠然自得候着,牌都是她自己画出来的,还怕打不过这叁个菜鸡。
    陆衍的贴身小厮叫红栌,还有位保镖陈巳,见到主子被她画了脸,看她的眼神里透着不满。看的云锦很是心虚,眼神游移,想着是不是自己是不是欺人太甚。
    “檐下风大,可别冻到。”
    “才站了一会,无碍的,”云锦看清净的陆衍白糯糯很好欺负的样子,走上去正要打趣,定睛一看捏下一根粘在领口的长发。
    陆衍看着比自己矮半头的少女给自己顺着领口,没来由地紧张起来,口中一阵干燥,本想说什么缓解这微妙气氛,就被赶来的宋温给打断了。
    “阿衍,收拾好了吗?该去前院了,人都到了,说请了福门楼的厨子。”宋温不知从哪里晃了一圈,衣摆上还粘着几片枯叶却带着笑意似乎心情很好,勾着陆衍就往前走,挤在云锦身前扭头调笑:“锦娘,今日那游戏规则再和我说一遍呗。”
    在他眼中云锦不过是青楼妓子,自然也不需要什么克制与礼节,宋温微微低下头脸上扬着笑,他凑得很近甚至能清晰看见女子深褐色的瞳仁,里面印着自己的倒影,云锦被突然出现的脸吓得叫出声,捂着唇神色难得的有些慌张,宛若一只受惊的兔子,随后很是难受得咳了一声。
    “宋温,锦娘身子弱,你别吓她。”陆衍急忙隔开两人,关切询问云锦感觉如何。
    “只是吸了凉风有些不适。”云锦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着急,又看了眼宋温,“宋公子,规则一会妾写好后转交给您如何?”
    鼻息间还残留着些许香气,宋温莫名有些失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