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其他 > 至尊农女千千岁 > 隐卫
    至尊农女千千岁 作者:懒玫瑰
    燕莲准备好了一切,为的就是让自己能平安的生产,给秦国创造出一个奇迹,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她预备好了,可总会有那么多一两件的意外,打击的她提早生产。
    “七巧?”燕莲醒来后,现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显得有些惊讶。“怎么回事呢?”燕莲疑惑的呢喃着,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这自从自己的肚子大起来后,王府里的人每个都跟上弦似的,紧张的都不行,怎么可能会放自己一个人在屋里呢?
    燕莲的肚子是挺大的,但是自己的身子还是不胖的,所以翻身穿衣什么的,都不是很大的问题。
    “奇怪,”打开门,现院子里也没有人,连谢氏都不在,是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人,不表示她不找啊!燕莲脚步轻快的往外走去,不用多久,就听到了激烈的议论声。
    “不行,不能让夫人知道,”声音最大的,是七巧,“夫人现在这个样子,万一惊到了,怎么办?”
    “可是……,”程云有些迟疑。“那是梅家的事,上官少夫人都求到这边来了,虽然被管家挡了回去,但是这么大的事,若是瞒着夫人,到时候……夫人肯定会生气的,”她是了解过夫人的性子,才觉得这件事必须得告诉夫人。
    “我不管,王爷临走的时候吩咐好的,一定要我照顾好夫人,若是夫人有个万一,王爷回来,还能受得了吗?”七巧红着眼眶,坚持不同意。
    程云也是左右为难,说了,怕夫人受不住,不说,又怕夫人到时候责怪,心里纠结的很。
    燕莲看着她们两个为难的表情,心里觉得诧异,想着梅家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梅以蓝会求到自己呢?
    梅家,不是有梅老将军,不是有上官浩吗?怎么会牵扯到自己呢?
    心里疑惑,但该文的,她还是要问啊,不然的话,她心里难受,总觉得不舒服。
    “能说说,到底生什么事了吗?”燕莲挺着肚子,披散着头走了出来,语调平和的问道。
    “夫人,”俩人异口同声的喊着,一前一后的上前搀扶住她,七巧更是吓的手脚都软了。“夫人,你醒了也不喊一声,这要是出什么事,奴婢怎么担待的起啊!?”
    “七巧,”程云皱着眉头,不悦的低喊一声,隐含着警告。
    “啊!?”七巧有些茫然。
    “夫人疼惜你,可不代表你能逾越,是我们做丫鬟的没伺候好夫人,你还敢责怪夫人?”程云看着被夫人宠的越没有规矩的七巧,心里忍不住叹息。
    七巧的心是好的,也没有什么大错……可若是在别的地方,七巧这样的行为,就会被乱棍打死的。
    “我……,”七巧的头缩了一下,立刻看着燕莲跪了下去,不安的道:“夫人……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
    “唉,”燕莲轻轻的叹息一声,扶起她说:“程云说的对,我是没所谓,就怕以后会冲撞了别的人,还是长些心眼的好,程云是为你好,”她是真的没觉得怎么样。
    她知道,七巧是真心的关心她,比起程云,七巧更得她的心。可是,为了七巧好,这个规矩,还是要立的。
    战王府一直都没有主人,这规矩就松散。虽然如今人家敬重她,可她不是真正的战王妃,真的管严了,反倒错的人是她了。
    别人,她管不了,至少,她不想七巧出事。
    “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七巧被吓的出了一声的冷汗。
    这王爷要是在王府里,自己的小命,恐怕早就没有了。
    “说吧,方才你们在争论什么?”燕莲没有忽略方才他们争吵的,拧着眉头问道:“我不喜欢被隐瞒,梅家到底出什么事了?为何上官少夫人求到战王府来了?”
    程云跟七巧这会儿也不斗气了,两个人面面相觑,眼里有迟疑跟挣扎,谁也没有开口。
    “你们不说,我就去问管家,”燕莲见状,心里有了不好的感觉,越觉得事情严重了。
    “夫人,”程云很快下了决定,知道事情瞒不过去了,就伸手扶着她说:“属下先扶着你进去……只要进去后,属下一定把事情都告诉你,”
    “好,”燕莲也不迟疑,知道程云肯说,她就可以了。
    “夫人,你要冷静,”程云自己都紧张了,“方才,你睡着的时候,上官府的少夫人过来,说……,”
    “说什么了?”又是停住,把燕莲急的都快要跳起来了。
    “说梅少将军出事了,下落不明,梅老将军跟夫人紧急赶往北方,却……却……,”程云又卡主了。
    “却怎么样啊?程云,你说话能不能一次说完啊!?不然,我更着急啊!?”瞒不过去的事情,那么吞吞吐吐的,不是要急死她吗?
    “半路上遇袭了,梅夫人身亡,老将军身死不明,”程云憋了一口气,一下子就把事情说完了。
    “什么?”这会儿,燕莲是真的淡定不了。“梅夫人身亡?”脑子里闪烁着那个爽朗的女人的笑容,燕莲的心拧了。
    “消息是这么传出来的,”程云见夫人震惊,缩缩脖子继续说道:“知道梅老将军生死不明之后,不但是上官家,梅家,连朝廷都派人找寻这,就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什么时候的事?”燕莲隐忍着怒气问道。
    “事生两天了,之前,王府里是真的一点信息都没有,若不是上官少夫人上门,这件事,说不定还被瞒着呢,”主子不在,谁去打探这些事情啊!?
    再说了,在京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哲保身最重要。
    梅家父子生死不明,梅夫人身亡,梅家破败,最最不能接受的,大概是梅以蓝吧!
    最最幸福的家,散了,她恐怕快要疯掉了吧!?
    “北辰傲不在京城,她来王府找谁帮忙?”相识一场,能帮的,她绝对不会拒绝的。可她身在战王府,却什么都没有啊!
    “上官少夫人是想找夫人借战王府的隐卫的,”程云有些艰难的开口道。
    “隐卫?那是什么东西?”燕莲一片茫然。
    程云扶额,“战王神秘,战王府在京城那么多年,不知道要受到多少人的打探——之所以能保密到如今,是因为战王府里有一支神秘的隐卫,堪比皇宫的暗卫!”这算是战王府的女主人吗?
    也因为这样,皇上的暗卫才会被隔离出去,那是因为他们进不了战王府。
    程云的表情,让燕莲有些汗颜,可这个,真的怪不了她,北辰傲什么都没有交待,她能知道什么呢?
    “那个……隐卫要听谁的?”弱弱的问道。
    “听夫人的,”程云抓狂。
    “额,”燕莲默了。
    “上官少夫人之所以会来,大约是因为完全打探不到梅家两位主子的消息,所以才想借用隐卫的力量,”程云见夫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心里忍不住的抓狂。
    王爷吩咐隐卫,一切听从夫人的调派,可夫人竟然不知道隐卫的存在,这玩笑还真是大啊!
    “隐卫的头是谁?”她真要把人借出去,总要知道跟谁交涉吧!?
    程云再一次黑线满脸,“于大夫……,”弱弱的回答着,声音里,充满了无奈。
    “额!”这一次,燕莲是真的被惊吓到了。
    既然说开了,程云也就不隐瞒了。他们几个,也都是属于隐卫的,只因为程风一直在王爷面前服侍着,自然藏不了。而他们是主子挑选出来保护夫人的,所以以后跟隐卫也就没有一丝的关系了。
    至于于秋云这个隐卫的头头……他们之前是不知道的,后来受伤后,于秋云的一些习惯,让他们现了自己的头竟然是个大夫,让他们难以接受。
    而于秋云之所以会在王府里当大夫,完全是因为他觉得战王府没有主人,很安静,没有麻烦的事——可是,如今,接二连三的出现伤者,他又想卷包袱溜了。
    燕莲抽着眼角,觉得于秋云当大夫,那么的冷漠,有些诡异。现在想来,大约是他见过的死人太多了,才麻木的。
    “那你去跟他说一声,调派出一些人来,帮着去找梅老将军,”她不知道隐卫有多少人,就这么吩咐着,相信于秋云会明白的。
    “是,”程云知道夫人必须要帮,好在没惊动胎气,让人松口气。
    燕莲觉得,找个人,应该不至于太麻烦。可是,程云过去后不久,于秋云就脚步匆匆的赶来了,面色很是阴沉。
    “夫人,这人,战王府不能借!”于秋云劈头就来的一句话,把燕莲弄懵了。
    “为什么?”她疑惑。
    “梅老将军已经不在秦国了,若是隐卫冒然出手,势必会牵连更多的势力,于王爷不利!”于秋云是一脸难得的严肃。
    “不在秦国了?”燕莲咋舌,这隐卫的势力,到底有多大?她没有忽略掉,方才,程云在说,不但上官家,梅家,连朝廷都出动了人马在找寻着,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于秋云对这一切却了如指掌,这表示了什么?
    ~~~~~~~~~~~~~
    明日给月票,今天只求赏,吼吼,明天有加更,月票双倍的!
    校园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