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历史 > 娇生惯养(兄妹,出轨) > 42、抽卡——妹妹初次春梦对象是谁?

42、抽卡——妹妹初次春梦对象是谁?

    男人眼里浮现起自得,唇边的浅笑蛊惑得一旁的几个人纷纷脸红。
    完全不能理解这种莫名的满足感,梁熙看了眼哥哥,一脸疑惑。
    她满心只想着加入这个活动,在她自娱自乐的十几年人生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趁着梁宇还没反应过来,她拽着他的手坐到了那圈超大卡座里。
    梁熙不怕生,落落大方和别人打招呼,她不想被人看出自己在交际上的生疏。
    这里坐着的都是青春洋溢的大学生情侣,看到梁家兄妹并肩走来呆滞了一瞬,副社长对着跟在他们身后的社长挤眉弄眼。
    牛啊,这颜值都被你忽悠来了!
    “咱们活动啊,精髓就在名字上!”
    梁宇侧头,目光询问梁熙,她突然涨红了脸,摇摇头。
    “所以游戏很简单,转酒瓶,抽真心话大冒险的卡,不想做的话只能本人喝酒,不能代替啊!”
    “每人只有一次转移卡片的机会,可以指定谁回答,对方没有拒绝的机会,这种情况是不能用喝酒逃避的哦!”
    “行,谁怕谁啊!”
    活力满满的年轻大学生纷纷起哄,瞬间炒热了场子的气氛。
    梁熙亮着眼睛,激动又新奇,跟着他们连连叫好,还兴奋得拍拍身边少言的男人,示意他活跃一点,不要像个老头子。
    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这种情侣活动的卡牌能正经到哪里去。
    *
    第一轮的酒瓶转到一个蓝色上衣的男生,他咧嘴一笑,果断选择了大冒险。
    抽卡——请脱掉一件上衣。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一开场就玩那么大!”
    “脱掉!脱掉!”
    “快点啊!”
    其他人看到卡面一愣,接连哈哈大笑,他们都发现了,这个男生只有一件T恤。
    第一轮就敢上手大冒险,显然蓝色上衣男是个玩得开的人,他不负众望,一把脱下上衣,露出赤裸的胸膛。
    所有人鼓起掌,大喊牛逼,这位兄弟玩得起,不错不错。
    梁宇眼疾手快,立马掰过妹妹的脸,不许她看,可梁熙仍然调皮地用余光去瞄,歪嘴斜眼的搞怪样儿,气得他掐了一下她的脸肉。
    梁熙笑眯眯,慢悠悠哄他:“哥哥,他的身材没有你好欸!”
    后面转了几轮都是小打小闹,有一次转到了梁宇,气氛又热了起来。大家都有眼睛和审美,自然会多关注这对出众的情侣。
    他们期待地看着梁宇,听见他说要选真心话,有些惋惜地唏嘘。
    抽卡——请问初吻是在几岁?
    男人语气淡淡:“十六岁。”
    “哦~兄弟可以哦,早恋啊!”
    他淡笑不语,像是默认了这个说法,没人注意到身边的梁熙,耳尖悄悄红了起来。
    她记得哥哥以前逗过她,说被她夺走了初吻。
    一直以来,梁熙都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他是真的这么认为。
    哥哥的初吻给了自己,虽然对一个小宝宝的亲吻归类为初吻是有点奇怪,但她就是莫名的开心。
    仍有一丝不确定,于是梁熙挠挠男人的手心,果然被他用力回握,转而十指相扣,她懂了。
    后面再转了几轮,才终于转到了梁熙,她错愕地看着指向自己的瓶口,连忙说要真心话。
    抽卡——请问内衣罩杯是?
    这都什么问题啊!
    梁宇靠过来看了一眼卡面,脸瞬间阴沉沉,眉间蹙起川字。
    梁熙对哥哥的情绪变化像触角一样灵敏,她捏了捏交握的手,红着脸说:“我要转移卡片。”
    她扫视全场,指着坐在中央的一位男生,“给他回答好了。”
    其他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副社长指着他的胸肌笑出眼泪来:“你快说吧,我也好奇很久了哈哈哈!”
    这张卡片转移给任何女孩子都不妥,于是梁熙盯上了那个男生,他应该是玩健身的,胸肌练得特别发达,还骚气得不得了,穿了贴身的背心,巴不得向大家展示他的锻炼成果。
    梁熙眼眸闪着促狭的笑意,仰着脸跟哥哥邀功,她很聪明吧!
    男人逸出一声哼笑,勾了一下她的下巴。
    经过梁熙这一通操作,大家才慢慢想起规则来,他们都忘了可以转移这回事。
    社长和副社长对视一眼,嘿嘿!
    瓶口不停地旋转,有的人抽到用嘴巴渡酒给另一半,有的人抽到抱着伴侣性器摩擦叁十秒,有荤有素,看得梁熙心惊胆战,又害羞又爱看。
    瓶口转了几轮,最终落在了社长的面前,她笑了笑,心里默念几句,选了真心话的卡片。
    社长一顿,乐了,“我要转移卡片,给那位漂亮妹妹吧!”
    漂亮妹妹梁熙懵了,她看了一眼卡面。
    卡片——请说出初次春梦对象。
    “!!!”
    ——
    哥哥:多大?
    妹妹:不告诉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