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都市 > 爸爸你是狗吧(养父女兽人1v1) > 30醋意(惩罚,射满,淋尿,含着睡,h慎入)

30醋意(惩罚,射满,淋尿,含着睡,h慎入)

    “今天是谁勾引我那么多次?”林锦月也不回答,趴在男人肩头哼哼唧唧。
    只听“啪”一下,小屁股上落了一巴掌。
    “今天和那个投影玩得挺花,那时候没想着就做一次?”
    许久未受怜爱的奶头又被一掐,换来林锦月的一阵颤抖和嘤咛。
    “如果不是你高潮了一次在先,现在会承受不住?”
    乳肉上再落一掌,震得乳房一阵颤动。林锦月嘟起嘴,委屈巴巴地看着林朗。
    “第一次见你主动发骚,却不是对着我,是不是得挨罚?”
    林朗对着仍然湿润的小穴,再次一掌打下去。
    “啊啊…!”被连带着打到阴蒂,林锦月并起腿,想要躲过惩罚。
    “学会控射了,再添一项罪名。”
    林朗捏住鸡巴根部,对着穴肉一记拍打。
    林锦月哼唧一声,没有反驳,已然是一副认罪的模样,但林朗朝她望去,发觉这小家伙明显不是面对惩罚时的样子,是因为自己的抽打正享受其中呢。
    这是什么又骚又乖的宝贝啊。林朗心笑。
    “说吧,要怎么罚你。”林朗把林锦月的头扶向自己的鸡巴,她乖巧地伸出舌尖慢慢舔舐,清理上面残留的精液,一边做思考状。
    把鸡巴清理干净,林锦月靠向林朗的胸口,说到:“嗯…每天和您做一次?”
    “这可不是惩罚。”
    “那明天早上给您口醒?”
    “这么喜欢吃鸡巴,对你来说是奖励吧。”
    小心思被戳破,林锦月红了脸,也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惩罚能让自己不受罪林朗还满意了。
    见她没有什么新点子了,林朗正声道:“今天你最该罚的是哪一项?”
    “…嗯…不应该和您的投影做,而将您晾在一边。”林锦月回想起男人对她的占有欲,低声讨好到。
    “是的。”林朗抬起她的头,与其对视,俯身吻住她,湿润的舌尖侵入口腔,在其中挑逗戳刺,宣告着自主权,“哪怕是我的投影也不可以…月月,你只可以属于我。”
    随后,男人将她完全环抱住,在她耳边几乎是同撒娇一般,再次宣告满腔的占有欲和醋意:“林锦月,你只能属于我。”
    啊啊,突然幻视大狗…林锦月心都快要融化了,回抱住他不断亲啄:“爸爸,我是你的。你都标记我了,我只属于你。”
    “爸爸,我自愿受罚”,林锦月有些羞耻,总感觉似乎暴露了自己的性癖,被强迫着接受是一回事,但是主动说明还是太令人羞怯了,她牵着林朗的手,红着脸小声说到:“请您再次标记我吧,今天晚上…再…帮您含着睡觉可以吗…?”
    林朗没想到她最终会这么坦诚,回应她的是蓬勃欲望的再次挺入,感受着少女满心的信任与迎合,他只觉得自己还疼爱得不够多,既想无时无刻地用爱欲将她填满,又想和她尽情享受生活的乐趣,长久以来的思慕与念想,让他增长出难以明说的占有欲,却又怕自己的占有行为害其逃离,但或许真的是两人心意相通,她愿意承受这种占有,并也乐在其中,林朗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幸福。
    宫腔内再次迎来一大股新的精华,林锦月嗓子几乎都要喊哑,反复高潮之下已经全身瘫软,勉强靠林朗的支撑承接爱欲,趴伏在身上的男人似乎不知疲倦,旺盛的精力下,几乎要把囊袋射空才罢休。
    娇小的宫胞已经装不下这么多精液了,小肚子涨得满满的,从外面看已经隆出明显的弧度,多余的精液顺着穴口溢出来,林锦月让林朗射在自己的胸乳上,有时射的太快还会喷溅到脸颊,林锦月这回都快要被操死过去,却又感觉这次做的真是酣畅淋漓。
    林朗看着爱人在自己身下被如此满足,终于才如同吃饱一般,在额头轻吻一口。
    “月月今天辛苦了。”
    林锦月此时也不在乎身上到处射满的精液了,化作一滩躺着喘息,自己掰开双腿,露出还在滴漏着精液的红肿穴口,似是邀请:“请您…标记。”
    林朗站起身,扶住软下来的鸡巴,低头看着浑身粉热的少女,才发觉从回家训练到做完已经过了很久,她潮喷了好几次,已经释放过,而他待鸡巴疲软下来才发觉自己一直没有排泄。
    微微凝神,他低头紧盯着乖顺张开双腿的林锦月,想把这一幕深深刻在脑海里不断回味,肌肉放松,膀胱中积蓄已久的尿液向下击打在少女的穴口,溅起细小的液滴,在腿间绽开。
    林朗稍微控制了力道,让水柱不会太激烈,向上挪动,轻轻刺激着阴蒂,然而经过一晚上的激战,此时的林锦月只觉得下身酥酥麻麻的被抚慰,被标记的感觉让她满足的眯起眼睛,继续掰露穴口承接。
    或许确实是太久没排泄了,在有意控制的速度下,标记时间显得格外久。
    水柱逐渐向上,在肚脐积起一小汪,又接着在乳头周围打转,水柱在乳晕周围持续刺激,显得像是这场持久性事的延续与温存。
    两人此时都没有说话,相互看着对方,享受此刻无声的占有和标记,像是浓烈爱意炸开之后的余韵,否则怕是爱太浓烈而让人窒息。
    水柱来到了林锦月的脸上,林朗避开了她的鼻孔,看见身下承接的少女一点也不嫌弃的模样,伸出软嫩的小舌迎着尿液舔舐,像是小猫喝水一般,喝不下的顺着脸颊滴落到头发上,濡湿的发丝分了几缕黏住脖颈,又被水液冲刷下去。
    标记快要结束了,水柱逐渐减弱,又辗转到了身体的几处,林朗的嗅觉发达,闻到林锦月身上全是自己的气息,之前对投影的醋意终是完全消了下去。
    林锦月坐起身,为他舔去鸡巴上残留的最后两滴,乖顺地任林朗抱起来去清洗,系统管家已经得令自动收拾残局,用不了一会儿训练室又会恢复如新,但愿今天的深刻经历不会影响两人之后在此地的训练。
    等到身上完全清理干净,林锦月已经迷迷糊糊快要睡着,又被林朗抱回卧室,正准备一起躺下,却见她撑起来向着下面滑去,嘟嘟囔囔地说“还有一项惩罚呢,要帮您含着睡觉…”。
    小嘴一张,含住林朗腿间软下去的鸡巴,如同吮吸奶嘴一样嘬了几口,就这么含着沉沉睡去。
    ——————————————————————
    附图是昨天刷到的一个体型差,这个胳膊快赶上女生大腿粗了,两只大手掐住细腰顶撞,好涩哦,给点进文的姐妹们喂一口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