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其他 > 拯救绿帽男影帝(出轨 1v1) > 105.是的,我也有
    床上的姜轻依旧看着窗外,目光固定在了漆黑的夜幕里,听到李清白坐到身边的动静也没有反应。
    不知道系统现在有没有在……要不要再尝试一下呢,如果成功了,她就不用再受任何折磨了。
    “姜轻……”
    李清白打破了寂静的氛围,犹如在黑夜中划破了一道口子,传入了姜轻的耳中。
    她扭头看去,只看见了李清白似有担忧,又有些迟疑的表情,她的唇貌似比之前在剧组拍戏时红润了许多,此时正在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私下见过了,李清白。”姜轻的声音轻飘飘的,已经干到有些痛的嘴唇被牵扯,渗出了血,在下唇上留下了一小道红印。
    李清白赶忙拿起了纸,想要帮她把唇上的血迹擦去,但却被那人不留痕迹的躲开。
    她现在讨厌任何人的触碰,那股粘腻的,两坨肉互相交缠的感觉,让她没有任何食物的胃里面翻江倒海,胆汁叫嚣着想要从喉咙挤出。
    “……”
    李清白看到姜轻厌恶的扭头,停留在空中的手顿住,眼眸低垂,过了一会后又默默的把手缩回,攥紧了在掌心里的纸巾。
    是正常的,姜轻对她有这种情绪是正常的,毕竟她是姜轻前未婚夫的现女友,就算让她离开病房,也是情理之中。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空气又再次凝固后,床上的人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
    李清白本来还在脑中胡思乱想着,想着要怎样和姜轻开口,让她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但却听到了姜轻有些微不可闻的呻吟声。
    她抬头看去,才发现姜轻早就把病床上的被子踹开,穿着病号服的身体无法抑制的蜷缩在了一起,包裹着纱布的手死死的按在心脏处,仿佛要安抚那处一般。
    冷汗不停的从姜轻的额头渗出,很快就凝聚成了大颗的汗珠,随着头的晃动,滴落在了枕头上。
    “放过我……”这几个字几乎是姜轻从嘴里挤出来的,她使劲的咬住自己的舌头,想要转移痛感,却发现只是徒劳,好似有千斤重的锤子凿在了心脏处,随后又反复用脚践踏,再放在炙火上烤一般。
    系统是真的被气急了,它在回来的那一刻就立刻给她施加了惩罚,比以前的每一次都难捱,以至于她已经无法维持表面的体面,痛哭流涕的想要跪下祈求,嘴里也一直求饶。
    “求求你放过我吧,让我死,我不想再被你控制下去了。”她边哭边小声说着,也不顾会不会有人发现,一直胡言乱语着,但最终的落点都是一个。
    她想要死。
    她不想再被这个不知名的东西控制了。
    李清白被这突发的情况打的措手不及,她赶忙按住姜轻还在打点滴的手,以免再次她受到伤害,而后慢慢顺着姜轻弯着的腰,希望可以减轻一些她的痛苦。
    与此同时,她也在思考着,姜轻刚刚说的那些话。
    她不懂在向谁求饶,也不知道她在被谁控制,但李清白觉得这场景异常眼熟。
    如果,控制她的不是人的话,是不是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掌控她?让她做一些没办法拒绝的事情。
    思及此,她又想到刚刚那句‘不能说,没有办法说’,是否预示着她也想被解救,但没办法说出来。
    再看看在床上疼到已经一动不动的姜轻,李清白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过了好一会,姜轻的身体终于不再颤抖,呼吸也逐渐匀称起来,她的身上已经布满了汗水,脸上的血色又褪去了一些,俨然快和吸血鬼一样了。
    在拿起被子想要盖上时,李清白握住了她的那只手。
    姜轻再次皱起了眉头,出完汗的身体可以让她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皮肤的纹理,她胡乱的甩着胳膊,想要把这种感觉消去。
    “姜轻,对不起,我……”李清白怕她挣扎着再次把伤口撕裂,只好松开了手,连忙抱歉着,“我只是想和你确认一件事情。”
    她的话说的小心翼翼,倒是让姜轻心里觉得愧疚。
    她知道李清白和宋引休在一起,也清楚的知道她和宋引休永远不会再有可能,所以她很平和的接受了这个现实,接受了自己世界里的最后一个寄托离开自己——那都是她一手造成的,怪不得别人。
    姜轻迟疑了片刻后,慢慢的点了点头,而后撇过头去,有些不好意思的与李清白解释,“抱歉……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我现在很讨厌别人碰我。”
    说完这句话后,那缩在被子里的手腕缓缓伸出,“你想确认什么事?”
    病床上那人探究的目光倒是让李清白轻松不少,毕竟刚刚还死气沉沉,现在能涌出情绪,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李清白的手慢慢把姜轻攥成拳的手掌一点一点掰开,知道全部打开后,抬起手,在她的手心处写了两个字:系统。
    这就是她的猜想,她猜想不止她一个人身上有系统的存在,她怀疑姜轻的身上也有,甚至她没有见过的人,或是其他同事里,也有身上存在系统的人。
    虽然姜轻只是短短的说了两句话,但李清白还是搜集到了最必要的信息,在脑中搜寻了一番后,发现只有系统符合她的描述,毕竟她想象不到,人类要如何控制其他人的身体,甚至让那人坠入到极度痛苦的境遇中,根本顾不得身边的环境。
    李清白看着对面那人在仔细回味时猜到了那两个字后,猛然瞪大的瞳孔,脸上一片讶异,就连手也不再抗拒的就这样被她握着。
    “我说的对吗,姜轻。”她问道,声音有些压低,如果不是姜轻集中注意力,恐怕都听不到她说话。
    那双猛然瞪大的瞳孔在李清白说出那句话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眼眶,包不住一点泪水,全部都从眼角滑落,洇湿了枕头。
    姜轻轻轻的点了点头,她问道,“你难道也……”
    李清白点点头,“是的,我也有。”
    我也有系统。
    *
    _(:3ゝ∠)_最近好喜欢阴暗批男主但悲哀的发现存的稿子全都是男德班班长类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