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都市 > 影子 > 第45章对峙
    进门后,停好车的李叔也刚好走进来,路康近期都在国外,姚女士一早就出了门,刘嫂正在庭院里浇花,室内这会没人,李叔站在门侧准备拿了包就回家,温声思索后叫住了他,他顿然片刻,转过身看她。
    眼神平定,没有之前在车里对视时的隐然琢磨。
    温声眼睛快速瞄过他。
    五官没有一处是像的,她见过他老婆,她两更是不像,而且她的第六感确信李樊不是她的生父。
    但就是,哪里很不对劲。
    “小时候在福利院说我是路家女儿的人是你,领我回路家的人是你,就连我每次生病在医院打理的人也是你。”她盯紧他,口吻追逼,“但我和我爸妈包括路泊汀的血型不一致,你以前为什么要隐瞒他们?”
    家里每年都会体检,唯独她的体检报告每次都是他最后交给姚书文,在收到那封信后,她自己又跑到医院重新查了血型,虽然早就知道对不上。
    但刻意隐瞒的那个人为什么是他。
    李樊静身站定默然不语,然而温声看到他抓着包的手在收紧。
    所以,问题就是出在他身上。
    知道她查过了,李樊重新放下包,笑意惬当,语速不紧不慢:“你只要记住你是路家的女儿就行,其他的事不重要。”
    不重要?
    好一个不重要。
    “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他依然不慌不忙:“没有。”
    “你有其他兄弟姐妹吗?”
    李樊看了她一眼,又低眼:“没有。”
    四周出奇的安静,温声能听见外面水管车在石板路上滚动的咕噜声,能听见水洒一圈一圈喷在绿坪上的淅沥声。
    还有自己的耳边被无限放大的嗡鸣声。
    半晌,她才说了一句:“你认识我亲生父母。”
    没有失惊不安,平静的语气里给他下了笃。
    李樊不说话了,面不改色下鼻息些微发沉。
    温声盘腿坐在沙发上抬眼看他,目光如炬,身体慢慢前伏,凝着他突然哼笑一声:“你不怕吗?”
    轻飘飘四个字,转了个弯的不露意图,却当即蹂溃他的故作从容。
    被路家查到可不止坐牢这么简单。
    包括她自己。
    李樊嘴唇动了动,楼梯间却冷不防有了声响。
    看到姚书文出现在楼梯口的那一刻,温声觉得呼吸都停了,心脏被粗重的闷窒感绞紧,疼的她喘不过气,整个身体不受控地开始发抖,眼泪也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
    但在所有一瞬间的情绪里,没有茫然失措,没有惴惴不安。
    更不想托词辩白。
    只有对最终凌迟的无法挣脱和疲软无力。
    姚女士抱着一只小小的西高地下楼,她还披着一身睡袍,好像刚休息好,眉眼温淑,一头蓬松卷发随意垂在胸口,看到他们时略为惊讶,走过来后手里的小狗轻轻推向她怀里,浅笑道:“妈妈给你挑的,圣诞节礼物。”又低头看她,上手抚她的眼睛,“怎么哭了?”
    看向李樊:“发生什么事了?”
    李樊迅速整理好心情,拿起柜子上的包,微微一笑:“我的失职,今晚没有送阿声回来,她的东西落在出租车上了。”
    温声鼻尖发酸,目光直直盯向他,看他替自己解释,看他一脸了无惧色,看他的道貌岸然。
    如果不是他,她可能还在福利院过无父无母的穷苦生活,可如果不是他,她就没有负疚,也不用对反转的命运觉得不公,更不会对自己产生厌恨怀疑。
    李樊还想说什么,姚书文突然抬手,让他直接离开。
    面色少见的轻淡。
    他只好颔首示意推门走了出去,临走前又看了她一眼。
    温声抹了把眼泪,姿势有些僵硬地抱着那只小狗,是她很喜欢的品种,肉乎乎的绵软肚皮贴在她的手心,因为还很小,姿势蜷成一团努力拱进她怀里,两只粉嫩的圆耳朵耷拉下来,湿蒙蒙的黑亮眼睛半睁不闭的,一副马上要睡过去的迷瞪样子。
    姚女士坐在她旁边,先是摸了摸她的头发,又勾弄起她怀里的小狗,“它是女宝宝,给它起个名字。”
    一切好像平风静浪,温声悄然吸了吸鼻子,平复好情绪后轻声道:“想叫它耳朵。”
    耳朵可以听声音。
    汀声。
    耳朵用小脑袋贴了贴她的衣服,很乖的一只小狗。
    姚女士挑眉,食指轻触它湿漉漉的鼻子,“欢迎耳朵有了新的小主人。”转头又看向她,缓声问:“刚才怎么了,和妈妈说说吧。”
    温声有点支不住她的眼神,婉和清明的视线下满是直截明锐。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在路泊汀还没回来前,在她还没搞清李樊背后的那个人前,还不能说。
    而且他这次去美国很大可能是和这件事有关系,姚书文和路康目前没什么动作,应该是还没觉察。
    她垂头摸耳朵身上的毛,手感很蓬松,呼吸平稳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若无其事,“我很喜欢的一枚戒指丢在出租车上了,而且现在没有卖的了。”
    姚女士摇头轻笑,戳她的脸蛋,一脸宠溺:“这种小事不值得哭的乖宝。”
    摘了中指的戒指戴在她手上,是姚家流下来的民国老物件,一枚四爪排戒,主石是一圈细钻镶边的蓝宝石,中间嵌了一颗格拉芙粉钻,她后来又在细圈上加了一颗帕拉伊巴,之前一线的拍行估值有八位数,但她一直都戴在手上。
    “本来想等你嫁人时再送的,看你哭的这么可怜,妈妈就先给你喽。”说完像路泊汀一样用手指轻刮她的鼻尖,“所有的问题都可以想办法解决,但不要为已经发生过的事浪费情绪。”
    温言眷注里是满满当当的母爱。
    温声没忍住又红了眼圈,她不断吸气呼气,想用力压下全身泛起的酸涩,但越克制胸口就越疼,那枚异常华彩精粹的戒指,和她的中指很贴合,但……
    她是假的。
    格外小心地取下戒指,没有抬头看她,温声想和平时一样大大方方笑的,但现在怎么样她都笑不出来,只能嗫嚅出声:“妈妈,我不太适合戴它。”放在她的手心,又是小声一句,“对不起。”
    姚书文定睛看了她一瞬,微微偏头,瞥见她领口的项链,是她以前在日本给路泊汀求的,女儿被拐后她一度患有心病,很长一段时间她连下床都困难,一岁半的路泊汀有一次爬到她的身边想要贴着她睡,嘴里含糊不清地喊妈妈,他还不会说很多话,但性子从小就淡,许是感受到妈妈的冷淡,自己一个人又慢吞吞地爬到床尾。
    结果手一滑,从床上掉了下去。
    那一晚她坐在地板上抱着他边哭边哄,路康一个大男人跟着坐在她身旁掉眼泪,只有路泊汀额头摔出个包偎在她怀里不哭不闹的,从那之后夫妻两就做了个决定,女儿要继续找,但生活的重心要转移到儿子身上了。
    姚书文坐直身子问:“是李叔说什么话了吗?”
    温声拼命摇头,随手抽了张桌上的纸擦眼泪,哑声道:“只是今天不太开心,怎么样……”她嘴唇微颤,眼泪又滚了下来,“都开心不起来。”
    怀里的耳朵好像彻底睡着了,一动不动地趴在她腿上,只能感受到它细微的呼吸起伏,她的眼泪不小心掉到它身上,在它没反应过来时,手指快速拭过那块潮泞的绒毛。
    没有吵醒它。
    姚书文掏出手机一副要打电话的样子,温声看到是要打给路泊汀,连忙伸手去拦:“妈妈,不用打给哥,和他没关系。”
    凝了她一眼,锁屏。
    手机放到一旁,姚书文重新给她戴上戒指,“等你想说的时候妈妈随时都在。”又拍了拍她的头,“回房间休息吧,一会刘嫂做好晚饭再下来。”
    温声只好抱着耳朵起身,红着眼睛又失神地说了句对不起。
    盯着她上楼后,姚书文当即给路康拨了通电话过去,直截了当地说:“儿子女儿还有李樊,一定有事瞒着我们。”
    路康那边是凌晨,他开了一天的会刚躺下没多久,听见老婆这话脑子清醒了一些,坐起身两人开始分条析理。
    “李樊为什么会和他们牵上关系?”
    “关键是他们三个能有什么事情是一定要瞒着我们的?”
    路康给自己倒了杯茶,脑子是彻底清醒了,“不能被我们知道,那就是害怕被我们知道,可我们对孩子的底线很低啊,他们怕什么?”
    姚书文斜靠在沙发上,手指细细揉摩太阳穴,“你儿子去美国后消失了两天才给我回的视频,好像打过架脸上都是伤,问他舅舅是一问三不知。”
    路康对路泊汀处于放养状态,只要别做出格事他就不多管,“阿声和李樊怎么了?”
    “两人的态度不对,我在楼梯上听到阿声问了一句你不怕吗?这种话平时没见她对长辈说过。”
    路康放下杯子,想了想,“那问题就在于李樊。”
    姚书文缓缓摇头,“我总觉得还有其他事,你儿子脖子上戴的那串平安扣现在给了阿声,而且我刚才假装要给他打电话,阿声显得很慌。”
    她又想起几天前看到的吻痕,当天晚上他们两人回家时行为很亲密,她问他阿声是不是有男朋友了,他的回答也很模棱两可。
    脑海中的许多思绪都很清晰显明,但,她无法细想。
    也不敢细想。
    路康直接挑明:“你的意思是儿子和女儿之间有问题?”
    姚书文轻呼一口气,夫妻两隔着电话都沉默了,还是路康先开的口:“可是跟李樊有什么关系?”
    问题就出在这里。
    “儿子和女儿的关系有问题,但扯上了李樊,为什么?”
    路康重复她的话,语速很慢:“扯上了李樊,儿子和女儿的关系才有问题。”
    电光石火间,两人同时出声:“所以女儿和李樊有关系。”
    而且这种关系,和儿子甚至和他们俩,是对立的。
    姚书文用力揉额头,脑海中那些原本很明晰的思绪突然被打乱,“他们两能有什么关系?”
    路康的睡意全没了,这会倚在床头忖量,“关系有始有终,阿声和李樊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姚书文眯眼回思,有股冷汗突然从头皮生出,她渐渐坐直身子,凌乱的念头在这一刻像利器猛然剐过她的神经。
    两人又是心口相应:“福利院。”
    有一瞬间她只觉得浑身栗栗危惧,无意识地恍惚道:“怎么可能……”
    路康感觉到她情绪不对,连忙先安抚:“你等我回来后再处理这件事,我下周就回国。”
    姚书文不知不觉捂住嘴巴,眼圈当即就红了,又是一声喃喃自语:“怎么可能……”
    路康很少见到她这样,尤其听到她的声音都在发颤,心焦火燎地开始订机票:“我明天就回来,你……”
    手机掉在地上,她还是直立坐姿,背很挺,但肩膀不住地打着哆嗦。
    温声下楼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她从没见过姚书文有情绪失控的时候,路泊汀惯有的行事自若一定程度上是遗传了她。
    她小步踱过去站在她面前,不敢靠太近,也不敢和她对视,张了张口。
    说不出任何话。
    只能跟着她一起无声地哭。
    她知道,这个时候只要她说谎就可以给目前的境地一个暂时的挽回。
    但她做不到。
    “妈妈……”
    姚书文始终没看她,捡起地上的手机穿上拖鞋,手好像不知道放在哪里似的慌忙扶着额头,又快速捏紧睡袍的领口,有些语无伦次道:“对不起乖宝……”手掌努力按压胸口想要喘口气,接着轻声说,“妈妈只是遇到了一些事。”
    两人都是面无血色,眼泪成顺地涌出来,温声的眼睛又红又肿,小声哽咽地又叫她:“妈妈……”
    姚书文突然后退,依然没看她,声音凝噎破碎:“晚饭多吃点,我先去忙点事。”说完转身就要上楼,腿却突然一软跌在台阶上,温声跑过去想扶她,她的胳膊倏尔躲开,摇头:“不用担心。”
    撑住扶手站了起来,慢步上了楼。
    温声站在楼梯口,牙齿不觉地咬住嘴唇,直到渗出血丝。
    一片湿雾迷蒙下,她看着她一步一步地离开,像很多年前,她从楼上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蹲下身柔声道:“乖宝,我是妈妈。”
    恍如梦境。
    但她的梦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