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都市 > 长夜雾灯(高干,h) > 22新房
    “你怎么朝西开呢?这不是去…去的路?”
    你家?别墅?那个地方,胡宝灵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称呼,仿佛每当靠近这座房子,比磁力还要强大的好奇心就勾着她,心就会开始莫名奇妙地悸动。
    “你想去哪?”冯恩增不怀好意,又开始说些逗笑话“你对路倒是熟悉。”
    胡宝灵红着脸,“我好歹也在江城大学读了六年…”
    “今天不去那里,带你去个另外的地方。”
    “狡兔三窟。”
    晚高峰车流量太大,一公里的路程愣是开了二十几分钟,走走停停。
    冯恩增自言自语“这条路怎么能有这么多红绿灯?一二三…九个,平时不开车还真是注意不到。”
    他左拐右拐把车开到了柏雅园的地库里,带着胡宝灵进了入户直梯直接上了楼。
    “给。”胡宝灵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新的口罩,“把口罩戴好,我真的很怕别人认出你。”
    冯恩增接了过来,嘴上说着“我又不是明星。”却还是乖乖听了胡宝灵的话。
    电梯里显示楼层的数字不断跳动着,冯恩增捏着胡宝灵的手,快要出汗。
    “叮!”的一声,电梯停在了二十七楼,他牵着胡宝灵走出了电梯,胡宝灵这才发现这栋楼是一层一户,一户一梯的格局。
    擦了擦手上的汗,冯恩增摘掉口罩,把自己的右手大拇指放在指纹锁上,“已解锁”,指纹锁传来冰冷而机械的声音。
    “进来,看看你喜欢吗?”冯恩增侧了侧身,让胡宝灵先进去。
    胡宝灵脑子嗡地一响,才突然想起来几天前他说要替自己租房子的事情,这房子莫不是他替自己租的?
    黑色的跛跟靴轻轻踏进去,枫木的地板发出沉闷的声响,再往里走,客厅里是全套的意大利minotti家具,拿出来其中任何一件都能在小县城里买一套房。
    壁画,挂画,什么东西的摆放都是恰到好处,将意式简约的设计风格贯彻到底,不像冯恩增在城郊的那一套别墅,全是清一色的中式古典家具,一点儿也不像是年轻人住的房子。
    宽大的落地窗,一眼望尽窗外的夜景。
    “喜欢吗?”冯恩增站在玄关处,看着胡宝灵的背影问。
    “喜欢!可是这里的房租很贵吧…?”胡宝灵转身,悄然掠过冯恩增眼底的期待之色,然后回答。
    “我已经买下了这套房子,是给你买的,过完年去过户。”
    这可是一套价值千万的房子,胡宝灵的心湍急地跳动着,惊喜,不安,压力一个接着一个充满心房。
    “我是喜欢,可是我不能要。”
    “怎么了?”
    “我怕接受这套房子只是一个开始,你什么都替我做了,我什么都这么轻而易举地得到,慢慢我就没有了斗志,丧失了上进心,我不能独立地生活,我在慢性中毒,我是你豢养的金丝雀,我是你藏在金屋里的阿娇,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吗?”
    冯恩增走上前,将胡宝灵搂在怀里,“别这样说自己,我只想要给你更好的生活,是因为你值得,你配得上,因为我爱你。”
    “我和你在一起,不是为了这些东西。如果我是这样的人,在你第一次见到我时就会主动投怀送抱了,完全不会有那些道德的顾忌。”胡宝灵被紧紧钳制在他温暖的胸膛里,不由自主地就把自然垂在身体两侧的手臂环在他的腰上,脸侧了侧,耳朵贴近他的心脏。
    “我暂时不能给你婚姻,所以只能俗气地请求你收下这些身外之物,你过得好我才能安心。”
    “你每次都把对我的帮助包装成对我的请求,可是这样我就欠你更多了。”
    “哪有什么欠不欠的,如果有,那也是我上辈子欠你的,我认命。”冯恩增的手轻轻抚上胡宝灵的头,轻轻地撸了撸。
    “你讨厌!”
    “别哭了。”冯恩增从自己的坏了拉起胡宝灵,亲了亲她流泪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