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都市 > 长夜雾灯(高干,h) > 23欲望(h)
    胡宝灵把双手从冯恩增的腰间松开,踮起脚尖捧上他的脸,亲了他一下,松开,又踮起脚尖,亲了他一下。
    她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有点孤注一掷了?
    冯恩增强撑着自己的身体,才没有立刻将胡宝灵裹挟到卧房,他站着不动,身体紧紧贴近她,双手捏住她又圆又娇的肩头,然后低了低头,迎上她小小的一张脸,亲吻她的鬓发。
    胡宝灵很想哭,眼泪是止不住地滴答下落。
    “怎么这么喜欢哭?嗯?”灼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
    她根本分不清自己是什么情绪,在此情此景之下,冯恩增只觉得她的眼泪像是在撒娇。
    轻轻把她推到在沙发上,冯恩增一言不发,开始吻了起来,然后开始一件一件脱掉她的衣服,只留下藕荷色蕾丝的乳罩和内裤。
    他吻得极为用力,一点气也透不过,胡宝灵脑子里紧绷的神经断了一根,又接二连三地断了许多根,头晕目眩。
    客厅里的水晶灯亮得像宝石,胡宝灵仿佛置身于灼热的火炉中,她试图遮掩住眼睛,不再抗拒这是在沙发还是在床上,只是红着脸承受。
    情窦初开,食髓知味,下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了起来,汩汩花液涌出,她难耐地扭了扭两条细长的腿。
    冯恩增的长舌不再缠着她的吸吮,转而向下,啃食着她的颈窝,右手拨开了她的内裤边缘,伸出了中指,缓慢地插入,然后稍微昂了昂头,咬住了她的耳垂。
    小丫头紧得很,待会又要叫疼。
    细细密密地抽插扩张了一段时间,淫水便如春潮一般汹涌澎湃,洁白的脸,潮红的眼睛和脸颊,纯而欲的神色从未在一个人的身上得到如此的统一。
    不理会她微小的抗拒,冯恩增的嘴唇一路向下,肩颈,胸乳,她一身嫩白的皮肤像是才浸过牛奶浴,光滑得不真实。
    突然,只觉得胸口一热,顶尖的乳珠便被他一口含在嘴里,紧接着就是传遍全身的酥麻,一股白光霎时占据了她的大脑,身体猛地向上弓起…整个世界都好像失去了声音。
    冯恩增看见胡宝灵突如其来的高潮,心上像爬了无数只蚂蚁一样,心痒难拭,只能附在她耳侧,“我爱你,是真的爱你。”沙哑的嗓音藏着急迫的欲望。
    胡宝灵没有回答,冯恩增压在她的身上,像一块烧红的铁一样灼烧着她的皮肤,“我想进去了。”
    明明嘴上是急迫地想要征求她的同意,动作上却已经在明晃晃地进攻,分开她两条汁液横溢的大腿,冯恩增扶着他肿胀多时的硬物抵在了她的腿心,不疾不徐地探进去了一个头。
    好湿,好热,好窄…这张小嘴咬得他直喘气。
    “想要吗?”是他在不怀好意地问,是他比谁都急。
    “要。”
    “要什么?”
    “要你进来。”
    周正地穿着衬衫总是多了一些束缚,他擒着胡宝灵的左手,要她替他解开纽扣,然后自顾自地轻轻插送起来。
    隔靴搔痒,浅尝辄止的抽插并不能缓解欲望,反而使人更加饥渴,强烈的空虚随着他的小幅度的耸动一阵一阵漫上来。
    胡宝灵被刺激得细声细气地叫了起来,发出了一声难以言喻的喘息,顾不得礼义廉耻,只想收获更多的多巴胺分泌,红着脸说“给我。”
    以前,冯恩增以为他是猎人,而她是他的猎物,如今看来竟全数皆错,裙下的滋味实在太过美妙,他甘做她的裙下之臣。
    趁着花液的涌出,冯恩增一个挺身,将自己尽数送进她销魂的花穴,然后停了下来不敢有任何动作。
    天呐!
    她下面的这张小嘴不由自主地收缩着,一张一合咬得他酥酥麻麻,遍体舒畅,害怕自己一动就要交代在她身上。
    过了半分钟,他将自己的大物件轻轻撤了一点出来,然后突然开始大开大合地享用这顿盛宴。结实的身体上上下下开始耸动,摩擦着她幼嫩的甬道,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用力,勾引她,撩拨她,逼她沉沦在爱欲里。
    “啊…”呻吟与哀求不断,胡宝灵根本分不清自己是饱胀还是空虚。
    交合处不断发出皮肉的撞击声,冯恩增能感到,她的花穴正在强烈地收缩,而他的尾椎骨也像被电击一样酥酥麻麻,精关即将失守,高潮就要来临,于是他更加放肆地耸弄,揪着她细长的腿盘在他的腰间,才能入得更深。
    身上全是汗水,连眼睫毛上都挂着晶莹的水珠。眼前是一片模糊,身上是艳火燃烧,虚无的感觉充满了大脑,快乐已达极限。
    胡宝灵在冯恩增猛烈地冲刺中到了高潮,娇娇软软地叫了一声,然后开始不由自主地收缩。
    “宝贝,别夹。”
    充血的肉棒依旧进出不停,在大开大合地最后几次抽插后,将浓白的精液尽数射了出去。
    他起身,从迷人的艳穴中抽了出来,摘掉避孕套。还未彻底软下去的阳具接触了冷空气,竟然抖了几下,往地上滴了几滴白浊。
    胡宝灵仰躺在宽大的布艺沙发上,双腿被干得无力合拢,两目失神。
    “去洗洗。”说罢,他抱起一丝不挂的胡宝灵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