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其他 > 圣母的下场(np) > 春梦
    食堂。
    “班助大人,哪个窗口的饭最好吃啊?”陈正昀亦步亦趋地跟着林安,穿过人群。
    “这家还不错呢。”林安领着两人来到一个窗口,排队等着打饭,“番茄炒蛋很好吃!其他菜也好吃。你们可以试试。”
    “行!听林老师的。”
    “我看到阿述了。”唐礼环顾食堂的时候,看到杨述正端着盘子找座位,“阿述!这边!”
    杨述闻声过来,已经快要排到他们了,干脆就站在旁边等他们一起去座位。
    “既然正巧碰上了,那一会儿就一起去公寓吧。”林安定下结论。
    杨述一言不发地往嘴里塞饭,心里默默反驳才不是碰巧。
    abc班比其他班提前二十分钟下课,错峰吃饭,他硬是等到他们快下课才去食堂。然后就盯着入口,生怕错过,看到他们排了队,才端着盘子佯装找座位。
    “述哥,你不是住集体宿舍吗?”
    “太吵了,借林老师的公寓休息一下。”
    唐礼警觉地发言:“那林老师只能先住我那屋了。”
    林安制止了他们的交谈,生怕他们再说些什么出来。
    林安给杨述打开门,指了指旁边两间屋子,对唐礼二人说:“应该是没有新老师用公寓,把你们排到我旁边了。你们休息吧,我回办公室了。”
    唐礼拦住要走的林安,压低声音:“林老师,不是说好最近要一直和我住一起吗?”
    “你们下午还得上课,我真和你住一起,我们能休息得了吗?”林安已经见识到男高旺盛的精力了,“好了,听话。快休息吧。”
    “这样,述哥就睡林老师那儿,小礼子你来我这屋。林老师去小礼子那儿休息。”陈正昀看向要走却被两人拉住的林安,拍板道,“你屋里的床肯定是单人床,我和小礼子的是双人床,睡得下。”
    林安不再推辞,进了307。
    一小时后。
    “姐姐,我要回去上课了。”杨述蹲在睡着的林安面前,轻声道,“你会梦到我吗?”
    “述哥,走啦!”陈正昀看看时间,催促着。
    唐礼打着哈欠瞄了眼躺着的人,把门给带上了。
    林安做了个春梦。
    她像往常一样给学生上课,但是下面没有穿内裤,走路凉飕飕的。
    林安绕着教室讲解课本里的诗词,路过最后一排时被唐礼捏了把臀部,压下惊呼,她扭头瞪向他。
    却被他拉进怀里坐下,林安连忙回头看其他同学,却发现他们像木偶人一样一动不动。
    陈正昀不知道去哪了,座位空着。
    “宝宝,你好香啊。”唐礼闻了闻她的秀发,双手罩住波浪,“你知道你讲课的样子特别诱人吗?”
    “闭,闭嘴。”林安像中了春药一样,被他一碰,浑身发软,下面流了很多水,已经把她的短裙洇湿了。
    唐礼将她转过来,跟自己面对面,然后撩起林安身上的t恤,把胸罩解开,胸脯像兔子一样弹了一下,荡出好看的形状。
    “宝宝,你的奶子好浪,我好喜欢。”
    “等,等下。在上课……轻点,要被捏爆了。”林安拒绝无果,拍了拍他作乱的手。
    唐礼把两只白兔往中间挤,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企图一口含住两颗红豆。
    林安手里的书掉落在地上,啪嗒一声,没有引起两人注意。
    她情不自禁地抱住唐礼的脑袋,下面不由自主地蹭着他,水迹打湿了他的裤子。
    “是不是想要了?宝宝,说你要我,我就帮帮你。”
    “我,我要你,小礼,你快点,我好难受。”
    唐礼被林安勾得欲望激增,抱起她放在书桌上,脱掉衣服将肿胀的肉棒释放出来。
    林安的裙子被堆在腰间,两腿张开露出未着衣物的下体,身上的t恤也被唐礼脱掉,奶子大而挺拔,乳尖颜色加深,硬挺挺的。
    唐礼用肉棒拍打着流水的小穴,换来林安抑制不住的呻吟,她已经忘了这里是教室,刚刚她还在讲课,现在已经沉沦在欲海里。
    “小礼,进来,我好想要。”
    他不再折磨林安,挺着胯,将肉棒送入穴里,两人都舒服地叹气。
    他没有用什么技巧,横冲直撞地抽插,重重地碾过软肉,再用力顶进去,林安已经高潮了两次。
    “小礼,小礼,好舒服。”林安凭着本能呻吟讲述自己的感受。
    又一次大力撞在软肉上,林安绞着穴肉潮吹了,液体溅射在他的小腹,然后流到两人交合处,又淌到书桌上。
    林安失神地盯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脑海里绽放着一朵朵白色烟花,双腿紧紧箍住他的腰,像是在漂浮在海上抓住了可靠的礁石。
    唐礼被这突如其来地紧缩刺激到,强撑着抽插了几下,射在了甬道最深处,热热的精液让林安又缩起小穴,而他被勾着再度坚硬起来。
    两人激烈地吻在一处,发出啧啧声。唐礼恋恋不舍地放开林安,扶住她脱去仅剩的半裙,换了个姿势。
    这次林安撑着书桌,将腰弯出好看的弧度,唐礼握着盈盈一握的细腰,从后面进入。
    这个姿势进到更深的地方,顶到了林安另一处隐藏的软肉,一下就又高潮了,唐礼将吻落在她的肩胛骨处,轻柔得像对待珍宝一样。
    林安放声呻吟,胡乱说着男孩爱听的话:“好深,喜欢,好爽。又到了!宝宝……慢点,要被插坏了。”
    唐礼简直爱死了她的诚实,装了电动马达一般,带着点软肉抽出来,然后又快又重地捣进去,没有技巧,全是蛮力。
    林安只觉自己要被撞飞出去,腰却还在他手里紧紧握着。
    他的耻骨和囊袋撞到她的屁股上,带起波浪,两只奶子也被撞的乱飞,扯得慌,林安只好单手撑在桌上,右手横在胸前,抵挡着。
    班里的学生忽然齐声读起课文,吓得林安立马闭嘴止住呻吟,身下却仍然啪啪作响,带着些咕叽咕叽的水声,她害怕极了,扭身哀求地望向正在耕耘的人。
    唐礼压下身子贴向她的背,手也握住了她遮起来的奶子,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宝贝,我们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操逼好不好?让他们看看林老师高潮的样子有多美。”
    “不,不。停下……会被发现的!”林安死死咬住他的肉棒,想要他停下来,却仍被缓慢而坚定地捅开,然后重重地顶到软肉上。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两个奶子被唐礼揉动着,抓抓乳肉捏捏乳尖,好一个轻拢慢捻抹复挑。
    然后将挺拔的雪峰提起,任由它从高处弹落,荡起乳波。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水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林安无法阻止他的动作,只能捂住自己的嘴巴,避免被前面的学生听到她的呻吟声,但还会有呜咽声从指缝流出,好在木偶般的学生们并未觉得有什么异常回头查看。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整齐的朗读像是他们动作的旁白,实时讲解着他们的动作。
    唐礼因着林安紧张而异常紧窄的小穴,爽感简直要突破天际,胀大的肉棒被小嘴紧紧箍住,些微胀痛全部转化为兴奋剂,他大开大合地操干,握着奶子像抓住了缰绳,身下温顺的马儿任他骑着驰骋。
    剧烈冲刺过后,在林安高潮时,唐礼抵着甬道深处献上了自己的精液,缓缓抽出,带出了些白浊,挂在红肿的穴口。
    林安上半身趴在桌子上,还没从高潮中缓过来。
    一篇诗词读完,教室安静下来,她的喘息声被放大,林安强撑着回身,没想到唐礼又挺着肉棒准备开启新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