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都市 > 玄门九王妃在京城当团宠楚南璃 > 1155:老衲不杀生,只会将你们打残

1155:老衲不杀生,只会将你们打残

    “我成神,是为了肩负起阿爹阿娘阿姊的托付!我必须要护着你们!”傅馨毫不畏惧,朝着耿长山道,“你不用喊了,我可是干完活才过来的!我现在可是自由身,想干嘛就干嘛!”
    “……”耿长山嘴角一抽。
    不是说做神君要更加守规矩,不能随心所欲吗?怎么傅馨还有什么自由时间?
    真是长见识了,原来神君还有休沐的时间!
    他本是不信,但苍穹别说霹雷了,就连一片乌云都没有,可见天道是真的不管这事。
    耿长山赶紧稳住心神,道:“怎么着?你一个小小杂种神君踏足魔域就算了,还敢在此叫嚣,真是不知死活!”
    他拂袖,威胁道:“瞧瞧我昇阳部的士兵,你能应付得了几个?!”
    傅馨没有半点慌张。
    只因为……
    后头又来了几人。
    正正是楚炀、云俞白和慈念三人。
    “加上我们,应该能与你们一战吧?”云俞白拔剑。
    “耿长山,敢暗算我们,我今日一定要好好跟你算清这笔账!”楚炀浑身杀气。
    “阿弥陀佛,老衲不杀生,只会将你们打残。”慈念行了个佛礼。
    耿长山此刻的脸比锅底还要黑。
    慈念这家伙修为最低可忽略不计。
    但云俞白如今用的是修罗形态,竟是已到魔煞境界!
    再加上个火云真君楚炀,昇阳部就算能赢,也不知道要折损多少人手。
    如此,其他部族就会趁机对昇阳部发起进攻!
    耿长山想到这,哈哈一笑:“误会,都是误会!我这不是怕玉林部的老弱病残无人照料,所以才过来瞧瞧。既然傅族长回归,那我就放心了。”
    他大手一挥:“退兵!”
    傅馨紧握拳头:“慢着,玉林部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耿长山面色发僵,暗骂傅馨这小屁孩不饶人,嘴上却说:“那傅族长想如何?真要开战吗?我们皆是魔族人,真要互相残杀?待会一个不小心,伤了你玉林部的孩子可就不好了。”
    傅馨还真想开战,毕竟她现在拥有神力,无所畏惧!
    云俞白却将她摁住,开口道:“耿族长如此关心玉林部,应该能送上点粮食什么的吧?”
    傅馨眨眨眼,“什么粮食……”
    云俞白示意她别说话。
    耿长山轻哼一声,道:“看来你也颇为了解玉林部的情况,傅族长不知道吧,当初玄祯屠戮玉林部,可是将你玉林部好些粮仓给烧毁了。能修行的魔族人还能辟谷,可你们当中也有好些不能修行的魔族人,他们可是要吃饭填饱肚子的。”
    傅馨愣了愣,她倒是没想到这点。
    她干脆不说话了,让云俞白进行交涉。
    云俞白道:“那耿族长是送还是不送?”
    玉林部大部分地界都在屠戮之时被焚烧过,短期内都没法产出来粮食的,而且玉林部现在能干活的族人太少,想要种出粮食很是艰难。
    耿长山是不想受这窝囊气的,但一想到自己的伤尚未痊愈,只好忍了这口气,道:“行,我就多送一些。傅族长,你可要好好守住玉林部,护好你的族人啊,毕竟你要长居神界,也就干完活了才能下界来。”
    他让下属操办此事,转身就走。
    在回程途中,耿长山因太过愤怒,伤口再次裂开。
    下属见伤口渗出血来,赶紧劝道:“族长,你保重身子!”
    耿长山坐在车上。
    他紧蹙眉头,一边处理着伤口,一边说道:“查清那仙人的底细了吗?”
    他刚才不敢贸然出手,也是怕那人在暗中。
    若是普通的伤口,他稍稍用用丹药就能痊愈,可那仙人的灵力着实厉害,竟让伤口愈合得极慢,连他的魔力都受到影响。
    “已经有了消息。”下属说道,“她叫清涯,如今住在玄明山,境界不详。”
    “玄明山?”耿长山愣了愣,随后抬手祭出一样法宝,眼前就显现出了九州六界的地图。
    他很快将目光落在了那玄明山的地界之上。
    他牵扯了一下嘴角,冷笑起来:“有点意思,她的仙府正正是九州中心。”
    “她这是……”
    “毕竟南璃先前那道结界已经破开,她这是想树立一点威慑吧。”耿长山说着,“她真是想多了,经玄祯这么一折腾,魔域更加四分五裂,势力大不如前,我们部族之间都打个不停,哪里还有力气去他们修仙界和凡界搞事。”
    下属心中难过。
    耿长山再次念叨:“若是有王族血脉就好了……”
    下属道:“司珩那两个儿子已经被带回迦兰仙山,我们倒是可以偷偷去抢。”
    耿长山轻轻摇头:“他们身上已下了禁制,又有无数人保护,硬要去抢不划算,还不如多费点心思和人手,查出老三的下落。”
    “凡界各方势力都在找,他们都没有半点线索。”下属想了想,压低声音,“可能老三早就死了。”
    耿长山也这么认为,说道:“不管如何,尽力去找。如果找到了,我昇阳部复兴有望!到时候整个魔族都得听我号令!”
    下属赶紧拍马屁:“族长英明!”
    玉林部。
    温璟的伤势刚被处理好,他还是混混沌沌的,就听见傅馨说要走了。
    他一个激灵,想要起身,但身体又疼得厉害。
    “二……二小姐!”他只能躺着。
    傅馨转过头,纠正道:“叫族长。”
    “……”温璟抿抿嘴,“族长。”
    傅馨咧嘴一笑,好不灿烂,“乖哈!”
    她第一次守护了玉林部和族人,现在觉得无比的骄傲。
    温璟问道:“你……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见傅馨眼神疑惑,他又赶紧解释道:“你若是一直不在,别的部族以为我们玉林部无人守护好欺负呢。”
    傅馨道:“我可忙了,也不能随随便便下界。我此次前来,可是跟天道讨价还价了许久。”
    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接下来要干多少活。
    真是欲哭无泪。
    不过也罢,她现在得来的神力大部分都是靠天道赐予,多干点活也是应该的。
    接着,她就拉着云俞白过来,道:“不过你们都不用担心,我方才已经与云峰主谈好了,就由他来做玉林部的副族长!他会偶尔住在玉林部,大家有什么麻烦尽管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