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玄幻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十八章 黑羽决定去闯荡世界

第十八章 黑羽决定去闯荡世界

    黑羽听到了黑灵的话语后,眼神也略显坚定了起来,只见她单手一挥,大阵渐渐的开始崩塌了起来,一丝丝的黑色脉力渐渐的飘散开来。
    老旧的庄园开始变得腐败,慢慢的变成了一座纯粹的残骸,只有被烧毁的痕迹。
    黑羽的家人们,也一个个面带着慈祥的笑容对着黑羽和黑灵挥着手。嘴唇上下开合着,应该是在与黑羽和黑灵做最后的告别。
    一直到最后一个笑容飘散成黑烟消失在空气中后,黑羽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双手掩面哭的令人心碎,黑灵也是跪在地上脑袋一直磕在地上。
    林雨萱和李默这时候很是识趣的没有去打扰黑羽和黑灵。
    过了很久,黑羽终于没再哭泣的时候,将跪在别墅大厅里的脑袋一直挨在地板上的黑灵拉了起来,牵着手走出了这座已经被眼光照的透亮的别墅。
    走出别墅后,李默站在庄园外看着这已经是断壁残垣的别墅,到处都有着被烧焦的痕迹,那满是焦黑的墙面以及倒塌的楼梯,都证实了这座别墅曾经存在过,曾经辉煌过。
    不过现在的这幅模样,才是这别墅真正的样子。逝者已逝,唯有继续坚持活下去,这个世界上才能有人记住他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黑羽看了下身旁的黑灵,紧紧的握了一下,抬头望着天空。
    “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就一直还活着。在我心里……”
    万事屋事务所内
    黑灵早已被黑羽收进了死灵契约物里,而黑羽的死灵契约物就是那个小女孩最后送给黑灵的那个烧焦的蝴蝶结,黑羽用这个烧焦的蝴蝶结将自己那柔顺的黑发捆了起来,梳理成一个马尾垂在身后。
    而黑羽此时脸上的黑丝也是减少了很多,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了,只是想完全弥补起受损的灵魂还需要很多时间。
    不过,这一些黑丝,并不能将黑羽那倾国倾城的面容给掩饰住。反而使得黑羽更多了几丝妖媚。
    黑羽穿着一身黑衣坐在椅子上,将自己所剩的唯一一点积蓄全部拿了出来放在了那张老旧的办公桌上推给了坐在对面的李默。
    而李默却是笑了笑,将这些钱重新推回到了黑羽的面前,对着她轻声的说道。
    “你现在比我更需要它们。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还没想好,但是我会和妹妹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黑羽的轻声回答着,并伸出玉手摸了摸那被烧焦的蝴蝶结。那被烧焦的蝴蝶结轻轻的颤动了一下,像是回应着黑羽一般。
    就在这时林雨萱却是开口对着黑羽说道。
    “黑羽姐姐,要不你就留在我们事务所。和我们一起生活吧。”
    黑羽听林雨萱这么说,抬头望了望一脸希冀的林雨萱再瞅了眼同样一脸希冀的李默,轻声的说了句。
    “对不起,雨萱,我想去世界上走走,我想要变得强大起来,我想和你们一样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提供援助。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说完黑羽缓缓的站起了身,双手交叉着对着李默和林雨萱行了一个贵族礼,推开了万事屋的大门,走出了万事屋事务所。
    阳光肆无忌惮的洒在了黑羽的脸上,黑羽回头看了看门外的万事屋招牌,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小声的呢喃着:“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那时候我会变得比现在更强大,强大到可以帮到你们。”
    说完,黑羽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城市的夕阳中。
    黑羽走后,此时的李默却是犯起了愁,本以为这次可以将赤字危机摆脱了,再不济还可以找到一个不要钱的劳力嘛,结果人家黑羽一句,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这算神马事嘛,虽然没有解决赤字危机,李默却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么做。
    自己做的很多事情都没有得到理应得到的报酬,但是李默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做了。
    因为以前有个人对他说过。
    “当这个世界都陷入危机的时候,很多人第一反应是逃,而且是不顾一切的逃,即便是有小孩摔倒,他们可能都不会去搀扶一下。每个人在乎的都是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利益。”
    “也许当他们被问及的时候,他们会问心无愧的说道:‘别人都没有去帮忙,为什么自己要去帮忙。’这种堂而皇之的理由来逃避自己良心的拷问。但是,我不能用他们那种理由来说服我自己,这个世界还需要更多的英雄,哪怕我只是一个已经一无所有的女人。。。”
    而说这句话的女人就是李默的前任万事屋主人,也可以说是李默的师傅,其实李默的师傅当时的年纪比李默还小上一点。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女孩是李默一辈子的恩人,在李默最悲惨的时候,这个小女孩救了他,还教会了他如何反抗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但是却死在了一场恢弘的浩劫中,那是一场席卷世界的浩劫。
    而浩劫的起源是来自于一个叫做“血月教”的黑暗组织,而这个组织的主宰,名为血修罗。
    李默永远不会忘记的一个名字,就是血修罗让他最敬爱的师傅,变成了那副如魔鬼一般的样子,而且还让蛇皇直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
    距离黑羽闯荡世界已经大概半个多月后了,李默和林雨萱都回归到了之前的那种无所事事的生活节奏,赤字危机依然继续着。
    但是这半个月以来都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就一些勉强能够万事屋基本活动的委托。
    但是即便是这样,对于李默来说,晨练计划也是不可中断的,怎么能有始无终,那是懦弱的表现。
    虽然每天早上去嘉禾公园都会看一早上的毛绒绒的猫尾巴,李默却是依然抱着希望。这样的悠闲日子,让李默觉得很是平静,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果然,这份平静并没有能保持下去,就被一声嘶哑的门铃给打破了。李默立马站起身来走到那略显老旧的大门处,伸出手打开门。
    可是,却没有看见任何人,李默伸出头向着四周张望了一翻,确定是没有人了。心里不禁腹诽道:“大白天的见鬼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