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历史 > 你别这么喜欢我(强取豪夺 1V1 H 简) > 01 你掐我g嘛?!
    你别这么喜欢我(强取豪夺 1V1 H 简) 作者:剪我玫瑰

    01 你掐我g嘛?!

    ************

    ——“今天一起回家。”

    楚朦的屏幕一亮,弹出了微信,她扫了一眼,是蒋立寒的微信。

    今天周五了,照例回家过周末。

    楚朦的指点在屏幕上,正想回复他,说今晚她不回去的,住宿舍,踌躇了一会,默默摁灭了屏幕。

    “啊啊啊啊!朦朦……”杨桃扯了扯身边的楚朦的衣摆,“快看快看,那就是我和你说过那个物院的汪学弟!!”

    篮球场上酣战淋漓,楚朦兴趣缺缺的抬起眼p,却被场上的另一个人夺去了目光,他穿着灰se的裁判f,吹着口哨,隔着奔来跑去的球员,望了她一眼,朝她挥。

    楚朦低下头,抿着唇窃喜,心花怒放。

    回去的一路上,杨桃心情雀跃,拉着楚朦一直说那个汪姓小学弟的事情,突然问她,“你怎么了?”

    楚朦心不在焉,摆摆,“没事。”

    “我知道你在想谁。”杨桃揶揄的撞了撞楚朦,一脸心知肚明,“在想刚刚场上的那个裁判员是不是?”

    楚朦见瞒不过杨桃,点了点头。

    杨桃开始滔滔不绝了,搂着楚朦的肩膀,边走边说,“喜欢就去追啊,很少有人能把那么挫的polo穿的那么帅,去追去追。”

    就在说话间,身后有人咳嗽了一声,她们显然挡路了,两人侧身让路。

    来人身形高大,气场凛冽,让人难以忽视。

    楚朦看了一眼来人,目光由下至上,紧实的大腿,短袖短k,脖子上搭着一条ao巾,唇线紧抿着,很是不悦的模样。

    他额头搭啦下来的碎发汗s,星目剑眉,英挺的鼻梁,居高临下的睨了她一眼。

    然后,和她擦身而过。

    身旁的杨桃还在鼓动着楚朦勇敢追ai,“朦朦,那个学长我听说不错哦,等我去给你打听打听。”

    天啊!

    她忘记篮球场旁边就是蒋立寒常来的健身房了,他一定是听到了!

    “哎呀!你怎么了!怎么一脸丧气!”杨桃瞪大了眼睛。

    “……”

    楚朦这下子简直yu哭无泪了。

    ************

    平常的周五,她和蒋立寒就是在小西门碰头,他顺道载上她一起回家的。

    日落傍晚,楚朦拖着行李箱刚走到小西门,刚站定,就看见蒋立寒常开的那辆福特野马呼啸而过,擦过她,扬尘而去。

    至于吗?!

    楚朦拂了拂被吹起的长发,心里像是一面墙,瞬间钉上好j百张字条,至于吗?至于吗?蒋立寒你至于吗?

    他生气?她还生气呢!

    楚朦乖乖拉起行李箱去学校附近的地铁站。

    南市的富人区远离喧嚣的闹市,毗邻着随江山水,临江而望,随江在月se下波光粼粼,岸边灌木小白花在风间轻晃。

    到了家,楚朦的妈妈正在后厨和j个洗碗的阿姨闲聊,显然她连后厨的晚饭都没赶上。

    楚朦的妈妈是蒋家的管家,做事得t又认真,脑后的发包盘得一丝不苟,一板一眼,深得蒋夫人的喜欢。

    她见楚朦回来了,朝着屋内努努嘴,“少爷让你回来了,去找他。”

    楚朦跟瘪了的气球一样,又g瘪上j分,“我还没吃饭呢。”

    楚妈妈正在检查铮光瓦亮的瓷盘,挑出不g净的让阿姨重洗,头都没抬,“乖~朦朦听话,先去。”

    ************

    虚掩着的卧室门,传来浴室里淅沥淅沥的水声,楚朦清了清嗓,毕恭毕敬的语调,“少爷,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浴室门一开,水雾萦绕之间,蒋立寒身下裹着一条ao巾就出来了,紧实的大腿,楚朦有意不去看他胯下可疑的凸起,劲窄的腰身上人鱼线明显,跟别提他小麦se的x膛上点点水珠缓缓滑下来。

    他真的是……一举一动都惹人犯罪。

    蒋立寒往床上一坐,嗓音像是大提琴低沉有质感的尾调,“帮我擦头发。”

    一句“自己不会擦吗?”到了嘴边,楚朦终究咽了下去,去柜子上取了g燥的ao巾,搭在他的黑发上,来回擦拭。

    房间里,身形高大的男人坐着,窈窕的nv人站在他的身边,给他擦头发,两人的投影被映在深se的地板上。

    两人都没有说话,楚朦很是享受这样的沉默,心里琢磨现在后厨还有什么吃的。

    擦罢,楚朦正yu走开,就被揽着腰带过去,整个人站不稳,倒在了柔软的床垫上。

    “你!”楚朦还未说话,就看见蒋立寒的俊脸渐渐的靠近她,脸se晦暗难明,他的指节擦过她的脸颊,一字一句,“楚朦,你胆子肥了是不是?”

    敢情是某人下午的脾气大爆发了?

    楚朦移开眼,心里乱糟糟的,闷闷的憋出一句话,“不关你的事。”

    下一秒,蒋立寒的大便握住了楚朦的颈子,她的颈子修欣纤细,他只要稍稍使力……

    楚朦微张着嘴,“诶诶诶……蒋立寒!你有病吧?你掐我g嘛……诶!”

    纤细的腕被摁在床上,她挣扎不得,蒋立寒的吻已经落了下来,楚朦瞬间被封缄住了呼吸,她瞪大了眼睛,他洗过澡,身上是浅浅的橘花香。

    蒋立寒的唇在辗转间,用力的吻住她,t舐啃咬着。

    狂风骤雨的接吻间,蒋立寒的也没闲着,隔着衬衫揉弄着楚朦的n子,她的内衣很薄,隔着内衣就能感受到男人正在拧弄着两个敏感的小点,轻而易举将她击溃。

    “你的波都是我揉大的。”蒋立寒邪肆的一笑,掂了掂她日益丰满的ru房,“嗯?你想去追谁?”

    察觉到他的已经掰开了她的腿,楚朦哼哼唧唧的挣扎,牛仔短裙的裙摆往上卷,露出了底下的小内k。

    蒋立寒的长指已经在内k上来回撩拨、摁压了。

    楚朦觉得今天,她完了。

    一个吃醋的男人。

    一个吃醋还小心眼的男人。

    啧啧啧。

    ~

    汪同学客串23333

    01 你掐我g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