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历史 > 你别这么喜欢我(强取豪夺 1V1 H 简) > 02 【重修】【甜文】哼哼哼。生气了。(高h

02 【重修】【甜文】哼哼哼。生气了。(高h

    你别这么喜欢我(强取豪夺 1V1 H 简) 作者:剪我玫瑰

    02 【重修】【甜文】哼哼哼。生气了。(高hhhh)

    ************

    楚朦张着小嘴细细密密的喘x,鼻子尖上一点红红的,即使双腿被蒋立寒制住,她还是大动了j下,挣扎着,“别……少爷……你别碰我……”

    百褶的裙摆下,她的小内k是深蓝se的,勒的有点紧,两p厚厚的花唇形状在男人眼里毕露无遗,内k间隐隐约约发深。

    很满意的蒋立寒唇角轻勾,指腹磨蹭着那深se的一滩,她哼哼唧唧的叫,指腹上沾得有些粘稠,“真s。还没怎么你呢,水就越流越多。”

    眼角含泪,楚朦的大腿被蒋立寒强制打开,挣扎不得,裙子下的春光一览无遗。

    以前,第一次听见他说荤话,楚朦自己也吃惊了一把。

    怎么这么清俊又高贵的人会说出这种话呢?

    可是,蒋立寒说的次数那么多了,楚朦自己也渐渐不那么讶异了。

    她只是暗戳戳想着,你们是不知道传说的蒋家的少爷s底下流氓得不要不要的巴拉巴拉。

    想到这里,认命的楚朦的小渐渐往下,他腹间的ao巾掩盖着庞然大物,虽说不情愿,但是也没有别的方法了,哆哆嗦嗦的小,“少爷……我、我给你t出来……”

    她对上了蒋立寒的眼睛,平静的黑眸里淡然无波,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楚朦登时觉得有些委屈,她饿得前x贴后背就算了,还要‘伺候’他。

    天知道帮他口一回,她的小嘴都酸了。

    蒋立寒没多做反应,身下紧紧的压着自己的小猎物,他的指拂过她的脸颊,气定神闲的语调,“现在就不想让我碰,是要给别的男人守身?”

    他果然还是在为下午的事情小心眼。

    楚朦伸出臂环住了蒋立寒的脖子,他沐浴后身上清浅的香氛,不知道是不是荷尔蒙的味道,很是好闻,再配上他精壮的身材,简直就是人间的行走春y。

    她狗腿兮兮的,“我饿了……我还没吃饭呢。”

    蒋立寒凑上去,攫住她的唇,艳若桃花,他的理另一只的握住了她的一只ru房,就能感觉到,隔着薄薄的布料,她的ru头y了,他恶声恶气的,“就该把你关在家里。”

    楚朦被他撩拨的厉害,内k又s了j分,仰起头来回应他的吻,醉人的逗弄缠绵之间,她简直软成了一滩春水在蒋立寒的身下。

    蒋立寒的摸着楚朦的小内k,用拨开她的内k,柔n的娇x,s热的xr软软的,像是一张缠人的小嘴。

    倒在床上被吻得意乱情迷的楚朦被握着腰往下,男人劲窄的腰身一挺,娇n的小x就被狠狠的贯穿了!

    “啊……你……好大……啊……真的好大……”楚朦叫了一声,揪着身下的薄被,承受着蒋立寒在她t内深深浅浅的律动。

    “忍忍。”蒋立寒的薄唇贴着楚朦的颈子,暧昧的t吻,身下却用力地挞伐着她的娇x,卖力的顶弄。

    他的双揉弄着她雪白的ru房,如同白兔一般蹦跳着,他看得眼热,“又不是第一次被我c了,放松点。”

    又不是第一次做了。

    可是楚朦还是觉得好胀,像是小x被满满的撑开,t内是蒋立寒难以言喻的存在感,“啊……啊哈……真的好大……要死了……”

    说话间,楚朦的腿挣扎了j下,身下的床单已经s的一塌糊涂了。

    蒋立寒凑近她,他的脸上笑着,眼睛很亮,有种大男孩稚气感,“爽的水一直流。你要不要看看你流了多少水?”

    他的在两人的j合处一抹,展示给楚朦看,她羞耻的红了脸。

    楚朦的身下,他的rb牢牢占着柔n的花x,x口被难以形容的撑大了一圈,裹着粗壮的rb,春水连连。

    蒋立寒的持久度和chag的力度都是惊人的。

    楚朦嘤嘤嘤的把脸埋在臂里,被他折腾了好j个姿势,x前雪白的n子跳动不已,被他的指覆住,肆意的揉搓成各种暧昧的形状。

    不到十五分钟,楚朦已经高c了好j回,喉咙都喊哑了,蒋立寒却愈战愈勇,没有疲se。

    “sb再夹紧一点,我就s出来。”蒋立寒拍了拍她的小pg,声线紧绷,夹带着浓浓的yuse。

    楚朦听话的蠕动着xr,往里收缩,裹得cha着小x呢rb更紧更窒,“嘤嘤嘤……撑不住了……啊……要死了……”

    柔若无骨的小攀上他的脖子,楚朦t着他的脖子,蒋立寒的耳后有颗细细的小黑痣,哑着声音,“少爷cha的小sx好爽,又要丢了……”

    浊白的精y直浇在子宫深处,丰沛高热的精y堵得花壶鼓鼓的。

    楚朦的n子轻颤,整个人神情涣散的嗯嗯啊啊叫了j声,浑身痉挛着,被g的好爽。

    蒋立寒把楚朦抱起来,给她垫上枕头,顺便擦g净一p黏稠的下t,又给她赤l的胴t盖上被子,拍了拍她的脑袋,眼底一p温柔之se,“你先睡一会儿,我给你找点吃的。”

    下身隐隐约约的胀痛,不用想都知道花唇被c的一定合都不合上,一时生气,楚朦转过头去,委屈得安安静静。

    蒋立寒觉得有些好笑,和她在一起,挪动一下都不想,他抚了抚她的长发,在上面虔诚的烙下一吻,“等我们一毕业,我就把你给娶了。别整天看着别的男人流哈喇子,能把你艹的一直高c吗?”

    楚朦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却对上了蒋立寒的眼睛,他的眼睛随了他的母亲,睫ao长卷,眼睛像是一泓清泉,深不见底,隽永神秘。

    其实,她还在生气的。

    “你以后别那样了……”楚朦小小声的。

    蒋立寒明知故问,“我怎么样?”

    他!

    他!

    他还好意思说?!

    蒋立寒上个月要去美国竞赛的时候,心眼简直坏透了,坏得透透的!

    掰开她的大腿,就往她的小x里塞跳蛋,还开到最高的频率,他还振振有词,“我要走半个月,小x空虚的直流水怎么办?先提前给小sb止止痒。”

    这人简直恬不知耻嘛!

    ~

    我重修了第二章。

    这是一篇甜啊嘤嘤嘤。

    (*/w\*)还是写到跳蛋,觉得好羞涩。

    嘤嘤嘤。

    02 【重修】【甜文】哼哼哼。生气了。(高hhh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