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郎君系列之玉女山庄(全) 作者:玉面郎君

    分卷阅读2

    玉面郎君系列之玉女山庄(全) 作者:玉面郎君

    分卷阅读2

    当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在快刀阿三身后出现时,众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裤裆底下不由自主就翘了起来。

    只见殷夫人一身红色套裙,云鬟高竖,显得雍容华贵,艳光逼人,最难得的是,殷夫人已生育了三个子女,除了身子略略有些丰腴、乳房有些肥大之外,却依然肌肤细腻白嫩,和十几岁的妙龄少女没什么分别,难怪八王爷把她发配到玉女山庄来,真不知道她平时是如何保养的。

    再看殷素素,一身白衣白裙,更衬得肌肤胜雪,胸前隐隐见双峰怒挺,走路若柔柳拂风,轻盈婀娜,脸上泛着如莲花般的淡淡微笑,举止优雅,仿佛天上的仙女来到人间,实在是美艳不可方物。

    玉面郎君和王都尉都暗自叹息,如此美女,如能与其共度一宵,真是死也值得。

    殷月月穿一袭淡黄短裙,露出一大截雪白小腿,显得活泼俏皮,十分可爱,只是略显瘦削,还处在发育阶段。

    玉面郎君连忙将三人让入座位,转头对快刀阿三说:“挑一个养眼的主材,让纯大师做一桌可口的饭菜,款待王都尉及殷夫人。

    ”快刀阿三道:“刚才弟兄们来报,采购部刚从香山淫客那儿买了一个小妞,只花了三十两银子,据说长得很是标致,是不是弄来看看?”玉面郎君寻思:这种非常规手段买回来的小妞可留不得,如果寻死觅活或绝食什么的就不好了,再说,香山淫客眼光很高的,寻常女子他不会看在眼里,被他瞄上的小妞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于是说:“好吧,把她弄来瞧瞧,通知纯大师过来!”

    不消片刻功夫,就见快刀阿三带路,两个彪形大汉托着一个姑娘走了进来。

    两个大汉将姑娘往地上一放,姑娘的身子失去依持,便软软的歪倒在地,只见这姑娘一身布衣布裤,估计是哪个山里的妹子,布衣布裤都皱皱巴巴的,衣服上的纽扣还扣错了位,一看就知是完事后被套上的,但看身段,却玲珑有致,圆润饱满,体形不错,一头乌黑的长发遮住了脸庞。

    玉面郎君上前拨开头发,立时露出一张精美绝伦的脸来,虽然称不上极品,但也算国色天香,美艳之极,看年纪大概在十五六岁的样子,和殷素素差不多。

    玉面郎君慢慢解开衣服纽扣,将衣服向两边拨开,只见少女圆润饱满的胸脯一点点显露出来,一双玉乳,如两座山峰,高高耸立,胸脯嫩白晶莹,玉面郎君用手摸了摸,感觉细腻柔滑,绵软舒服,不禁赞道:“不错,算得上极品,这个香山淫客可真会享受啊!”又用左手托起姑娘的腰,右手慢慢解开姑娘的腰扣,将裤子往下一拉,露出下体,但见会阴处芳草萋萋,浓黑细密,轻轻地拨开双腿,幽谷深深,水汪汪一片,王都尉和众押解兵校看得眼珠都直了。

    殷素素和殷月月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只觉娇羞难当,脸上红通通一片,只有殷夫人虽面泛微红,倒还稳得住,因为她早在出席刘爱妃的生日宴会宰杀罗巧巧时就见过这一幕,知道这样的事情在玉女山庄每天不知要发生多少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试想想,人都杀了,何况看看密穴呢?

    二、且看大师手中刀,如何消解玉女身

    这时,楼梯声响,走上一个约二十七八岁的风骚女人来,穿着一件无袖短装,领口很低,两个硕大的乳房似乎快束缚不住而要蹦出来,下穿一条短裤裙,露着两条粗壮的腿。

    她走上来,见男人们一个个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不禁哈哈哈浪笑起来,空气中登时充满了淫荡而妖冶的意味。

    玉面郎君呵呵笑道:“纯大师来啦,你看这个小姑娘能算上几品?”

    原来这个女子居然就是迎宾楼的主厨纯大师。

    其实纯大师兄妹三人,老大仁大师,主管天香楼厨艺;老二忍大师,主管食凤楼厨艺;这个纯大师是最小的,平日里在食凤楼帮差,若来了客人,就负责迎宾楼的厨艺。

    纯大师的父亲就是天下人肉菜制作排行第一的无忧老人,一生不知吃了多少女人,有各种各样的吃法,后来被江湖大侠青龙剑客斩杀于黄河岸边。

    无忧老人可能也意识到自己吃人无数有碍天命,给自己子女取名仁、忍、纯,希望他们能走善道,可惜仁大师不仁,忍大师残忍,纯大师也不单纯,都走上了父亲的老路,杀人如麻,其残忍度犹在无忧老人之上。

    纯大师闻言仔细瞧了眼姑娘,道:“算个一品应该没问题吧。

    ”玉面郎君道:“等会又得劳烦纯大师一展精彩厨艺了。

    ”纯大师笑道:“放心吧,一定让你们满意!”玉面郎君拿出个小瓶,揭开盖子,在姑娘的鼻子前晃晃,就听姑娘嘤咛一声,悠悠醒转过来。

    这时,玉面郎君早就将姑娘的衣服尽数除去了,可怜的姑娘变得一丝不挂,雪白的身子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姑娘缓缓睁开眼睛,只见一张英俊优雅的笑脸正看着她,不禁问了声:“啊,这是哪里?”玉面郎君笑眯眯地说:“这里是玉女山庄。

    ”“玉女山庄?”姑娘似乎有些茫然,迟疑了片刻,忽然悚然一惊:“啊,玉女山庄?哦,不!”姑娘猛然挣扎起来,可两个彪形大汉把持着她,又哪里动得分毫。

    玉面郎君又笑呵呵地说:“恭喜姑娘,你已成为我们今天中午的主菜了,待会就会将你开膛剖肚,制成可口的美味。

    ”姑娘脸上惨然变色,哀呼道:“求求你,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啊!”一低头,看见自己全身赤裸,又啊地一声:“我的衣服,我的衣服!

    ”

    玉面郎君拍拍姑娘的脸,呵呵道:“马上就要开膛剖肚了,还要衣服干嘛呀?”忽地右手一挥,连封了她几处穴道,姑娘挣扎的身子立刻软了下来。

    玉面郎君用手捏住姑娘的下巴,笑吟吟地说:“姑娘,叫什么名字啊?”姑娘欲待挣扎,却浑身无力,不得不把眼光投向玉面郎君,一接触玉面郎君的眼神,忽然大脑一阵眩晕,只觉玉面郎君的眼睛似乎发出一种奇异的魅力,让人心甘情愿地屈服,听从摆布,不由说道:“我叫阿彩。

    ”

    “阿彩?呵呵,好名字啊,阿彩姑娘,我们这就去先享受享受鱼水之欢吧,等会就进入制作程序了,想享受也不行啰!”玉面郎君从姑娘胯下一把抄过去,把姑娘抱起来就向那边操作间方向走去,王都尉一行忙呼地一下全跟在后面。

    纯大师见殷素素满脸羞红坐着不动,不由呵呵笑道:“怎么啦,小美人,还害羞啊,以后害羞的事多着呢,走,瞧瞧去,这是日常程序,多看看,见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说着就伸手来拉殷素素,殷素素欲待抗拒,却发现纯大师好大的力道,根本抗拒不了,只得随她站起来,向操作间方向走去,殷夫人和月月也被她拉了起来。

    殷素素扶着栏杆,俯视一楼的操作间,发现操作间并不大,估摸只有两个房间大小,四周是一围水沟,上面铺着铁网子,既可行走,也利于排水。

    中间平地都用青石板铺成,光洁锃亮,平地正中是一张很大的操作台,隔操作台约三米处,有一排约两米高的横杠,上面挂满了铁钩,靠横杠有一张小桌,上面摆满各式各样的刀具和一些其他的用具。

    紧挨小桌,放有四五个圆桶和一个大盆。

    这时玉面郎君抱着阿彩已走下楼梯,穿过操作间,进了其中一个门,通过开门的瞬间,殷素素看见里面有一张床,铺着雪白的被褥。

    只过了片刻,房子里面就传来阿彩激情难抑的呻吟和娇喘,这时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里面在发生着什么.王都尉呵呵笑道:“这阿彩临死前还销魂一把,也不算委屈她了。

    ”殷素素和殷月月则羞得狠不找个地方躲起来,纯大师笑道:“小美人,这是正常程序,食材在屠宰之前必须先吸干她的元阴,这样才能保证肉质鲜嫩、美味,否则就会有点涩,有点苦,我们玉女山庄之所以能在人肉大餐中独占鳌头,奥妙全在这里呢,这可是玉女山庄的秘密呢!”

    说完又指着操作台说:“你看,我们的操作台全是镀黄金的,屠宰用的刀子也都镀了金,只有黄金才能让肉质不变味。

    ”殷素素嗫嚅道:“可一个鲜活的生命却这样被活生生的宰杀,多残忍啊!”纯大师呵呵笑道:“我们平时吃的鸡鸭鱼肉哪一样不是被活生生宰杀的,我们不是也吃得很欢快吗?何曾想过这样很残忍?其实人和动物并没有什么区别,都不过一具肉身而已。

    ”殷素素一愣,暗想:是啊,人和鸡鸭鱼都是动物,只不过人的思想高明一些而已,但本质上并无不同,都是大自然生灵中的一员,鸡鸭鱼能杀了吃,为什么人就不行呢?居然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纯大师拍拍殷素素的屁股,笑道:“美人儿,等会你尝了她的肉就不会再这样说了,那肉鲜嫩着呢,比那些鸡鸭鱼肉可强多了,包保你回味无穷,再不会问这傻傻的问题。

    ”殷素素又问:“凡是进入玉女山庄的漂亮女孩子都会被杀掉吗?”纯大师看了殷素素一眼,呵呵道:“那当然,这里是玉女山庄,专门制作人肉菜的,在这里,越是漂亮的女孩子越容易被客人看中而吃掉,尤其象素素小姐这样的,能呆上个两三天简直是奇迹,除非排上了其他用途,成为非卖品!”正说着,只见那道小门打开了,玉面郎君抱着阿彩走了出来,阿彩软软地趴在玉面郎君身上,似乎连动的力气也没有了。

    纯大师对殷素素说:“美人儿继续观看,我要下去工作了!”说着从楼梯走下去,从玉面郎君手里接过阿彩,仰放在操作台上,一招手,立时有四个彪形大汉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穿着一色的白色服饰,估计是厨师。

    阿彩躺在操作台上,只能微微动一下,想爬起来,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原来被采阴补阳神功吸干元阴的人,就失去了生命的精华,不但丧失全身气力,而且孤阳不长,绝对活不了三天,所以必须立即宰杀。

    一个厨师牵过一根水管,在阿彩身上淋了一遍水,纯大师取了一点什么液体在阿彩身上涂沫起来,立时阿彩身上出现了许多可爱的小泡泡,纯大师将阿彩玉颈、胳膊、小腹、大腿、小腿一直到玉足都沫了个遍,再将阿彩翻身将后背从上至下也清洗了遍。

    这时玉面郎君已回到楼上,站到殷素素身边,呵呵笑道:“这是人肉菜制作前的必备程序,须得将全身体毛全部清除了,免得影响肉味。

    ”果然,只见纯大师从一个厨师手里接过一把剃刀,在阿彩身上唰唰唰地运动起来,包括腋窝、阴阜、肛门这些隐蔽的地方都不放过,不一会儿阿彩全身就洁白地跟婴儿一样,就连两片阴唇处也白嫩白嫩的。

    然后一个厨师又牵过水管,向阿彩身上淋水,另一个厨师开始清洗起来,这次清洗十分仔细,甚至连小阴唇、肛门都翻开来洗得干干净净,阿彩无力挣扎,只能任由摆布。

    清洗完毕,纯大师问玉面郎君:“庄主,可以宰杀了吗?”玉面郎君道:“好,开刀!”“好咧!”纯大师走到小桌前,取出一把细长细长的尖刀。

    这时四个厨师已将阿彩翻身向下,脑袋伸出到操作台外,紧紧地压住阿彩四肢,纯大师将那只大盆放在阿彩脖子下面。

    阿彩可能也知道最后时刻要来临了,开始死命地挣扎起来,哭喊着:“不要啊,不要杀我!”她拼命扭动着身子。

    可四个厨师身强力壮,又是身有武功的人,再加上她本就被吸干了元阴,力气微弱,所以虽然死命挣扎,却动弹不得。

    纯大师扎好阿彩乌黑的长发,然后一只手轻轻托起了她精致的下巴,掬了点清水在阿彩白嫩的颈脖上抹了抹,呵呵笑道:“宝贝,不要害怕,等会你就是他们口中最美味的食物啦!”说着将刀尖指上阿彩的颈窝,猛地将刀一推,那细长锋利的尖刀一下子就钻了进去,直没至柄,居然一点声音也没发出,就象切豆腐一般容易。

    “啊—”阿彩痛苦地惨叫一声,浑身骤然一紧,与此同时她两条大腿猛地往外一蹬。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纯大师将刀把一拧迅速抽出尖刀,顿时,阿彩的鲜血狂喷而出,就如决堤的水,很快就接了半盆。

    纯大师刀插盆里,用手死死扳住阿彩的头,让鲜血汩汩地直喷进盆里,在盆里溅出无数鲜红的血泡。

    阿彩的身子开始剧烈地抽搐,呼吸也显得异常急促,她那两条大腿还在不停地踢蹬,力度却越来越弱。

    又过了会,她颈窝处的血流慢慢地不再汹涌,她的身子也渐渐安静下来,但两只玉足间或还抽搐一下,终于最后双腿死劲蹬了两下不动了!四位厨师将阿彩仰面翻过来,阿彩四肢伸展,软软地瘫在操作台上,那白嫩健美的胴体依旧那样完美迷人,却已经彻底地变成了一具美丽的女尸。

    殷素素和殷月月虽然早就听说玉女山庄宰杀活人制作人肉大餐,但一直只是听说,从没亲眼所见,倒也想不到有什么可怕之处,现在亲眼见到了阿彩被活生生屠宰的过程,直吓得面色惨白,浑身颤栗,差点晕过去。

    玉面郎君忙伸出手挽住殷素素,安慰道:“别怕,小美人,好戏还在后头呢!”殷素素忙斜身倚在玉面郎君身上,心里才踏实些,但想到一个如花似玉的人儿就这么死了,不禁惋惜不已。

    这时四位厨师拿出两根橡皮软索,系在阿彩的脚跟上,抬起阿彩呈丫字型倒挂在旁边的横杠上,两腿成四十五度角张开,中间那神秘的幽穴无比清晰地展现在众人眼前。

    纯大师又把一只大盆放在阿彩身下,取过一把略微宽一些的刀,左手扶住阿彩的阴阜,右手的尖刀直顶到亚美子的小腹底部,就见纯大师手腕稍动,那锋利的刀尖便无声地嵌进阿彩那细嫩的皮肉,尖刀沿着那条淡淡的腹线

    分卷阅读2

    -

    分卷阅读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