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郎君系列之玉女山庄(全) 作者:玉面郎君

    分卷阅读12

    玉面郎君系列之玉女山庄(全) 作者:玉面郎君

    分卷阅读12

    ,让它吸收一些人的养分,到时候我们只要掐捏素素小姐的肥臀,鲜汤就会从她那小巧的后庭花流出。

    她的子宫、卵巢也会全部保留,然后再在子宫里塞入以阳澄湖大闸蟹蟹肉膏烹制的人籽酱、玉米、香菇、板栗、花生等,这些东西在清蒸时充分吸收了人肉油脂,吃起来非常爽口。

    这些汤、菜再配上滑嫩鲜美的嫩肉,实在是食中极品,绝对是天下无双,世间少有啊!”接着是八王爷和众位大人的赞誉和笑声。

    殷素素听得心内暗暗颤栗,殷素素自小就害怕老鼠,现在听说将会有小老鼠钻入体内,更是吓得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正恐惧间,忽然胯间传来一阵阵清凉和酥麻,勉力一看,原来一位厨师正用一根孔雀翎,不知沾了什么液体,开始在自己的阴户和下腹部缓缓刷动,那细软的翎毛不时钻入微微张开的阴唇内,麻痒难耐。

    纯大师一手捏着那颗金色小球,一手在殷素素身上连连轻点,殷素素只觉玉指过处,身体一阵阵酥麻和燥热,不由自主就有一股欲望冉冉升起,阴道深处更是痒得厉害,狠不得立刻有一根软乎乎的肉棒塞进去,原来纯大师正以其独特手法挑起殷素素的情欲。

    殷素素经过和八王爷和玉面郎君连番大战,本已精疲力尽,情欲消退,此刻却情不自禁的再度情欲炽热,渐渐呻吟出声,身子象蛇一样的扭动起来,纤细的腰和修长的腿不断在光滑的台子上挪动,身体也渐渐的变成了s型,喉头处也不断的做着吞咽动作,两条玉腿不断的相互摩擦着,双峰也渐渐坚挺起来,乳晕也比开始扩大了数倍,可见纯大师的挑情手法是多么高明。

    殷素素完全陷入了高炽的情欲里,脸上潮红,星眸半闭,根本没看见一位厨师从操作台下取出一个小笼,小笼里一只活蹦乱跳的金毛鼠。

    厨师把小笼举到殷素素小脸前,慢慢的抽开笼门,只见纯大师把殷素素偏到一旁的头转过来,扶住殷素素的下颌张开了红润的小嘴,而此时殷素素已经在一浪一浪的高潮中对其他的事情全然不知。

    纯大师把小球向殷素素的嘴里一弹,那只小鼠嗖的一下跟着小球也跳进了素素的嘴里。

    纯大师把殷素素扶着坐起来,在殷素素的前胸用手轻轻的震颤,引得素素两个高耸的乳房也一跳一跳的颤动起来,就如在跳舞一般。

    接着纯大师又在殷素素的上腹开始轻轻敲动,等到纯大师的手敲到肚脐眼的时候,殷素素的头渐渐偏在一旁,长发散落在胸前,双腿之间渐渐的流出鲜血来,红色的鲜血和雪白的大腿相辉映,就如雪原上盛开的牡丹,格外让人触目惊心。

    这时,两名厨师走过来从殷素素的腋下握住殷素素将殷素素举起,只那么一抖,那个小球就从殷素素的后庭菊花门掉落出来,在操作台上叮叮当当地滚动着,发出美妙的音乐,跟着那只小鼠也满身血淋淋的从里面钻了出来。

    在厨师眼里似乎殷素素和半扇生猪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将殷素素倒着提起,一人牵住殷素素的一只腿,反复的做劈叉运动,每劈一下,殷素素的口中就会吐出一些破碎的内脏和血液,原来那只小鼠在殷素素的肚子里已经咬碎了殷素素的所有脏器。

    可外表一看,殷素素身上丝毫没有一点伤痕,甚至连一个出血点都没有。

    反复十来下以后,一个厨师拿过一根水管,将喷头从殷素素的屁眼里插了进去,哗哗哗,粉红色的血水从殷素素的口中不断流出,直到后来变成了清水。

    厨师拔出水管,又插入了殷素素的阴门,也哗哗的冲了起来。

    殷素素修长的双臂双腿随着厨师的动作前后摆动,软绵绵的,就如迎风晾着的衣衫,在风中狂乱的摇曳。

    然后,两名厨师将殷素素放回操作台,在水管的冲涮下仔细清洗,甚至连阴唇和屁眼都又翻开洗了一遍,才将殷素素抬起放到托盘里。

    殷素素安静的躺在托盘里,皮肤晶莹发亮,白晃晃如雪一般耀眼,只有小腹下那一片依然黑得纯净,由于是在纯大师独特的挑情手法和孔雀翎弄出的高潮中突然遭小鼠钻腹猝死的,所以丝毫没有感到疼痛,脸上依然保持着高潮迭起时的那种笑容。

    纯大师就着水管的水洗净了手,轻抚着殷素素白玉无瑕的身子,呵呵道:“美人儿,配合得不错,天女淫梦,你是最棒的,再没有哪个比你更好了!”这时,主持人老王的声音又象往常一样响起:“各位朋友,屠宰过程已经结束,请大家到位上小坐,再过半个时辰大家就能吃上素素小姐滑嫩的美肉了。

    ”众人似乎意犹未尽,直到眼看着殷素素白嫩的身子消失在厨房里,才恋恋不舍的重回座位,但言语间都离不开刚才那一幕。

    众人坐下没多久,忽然旁边一扇门打开,一个金色的大盘子被推到了大厅中央,旁边还有很多托着各种佳肴的美女也随着大盘子走进大厅,人群一通骚动,原来红烧美人已制作好,宴会可以开始了。

    八王爷呵呵笑道:“刚才咱们只顾着欣赏和谈论素素小姐,差点忘了殷夫人已在厨房变成美食了呢!殷夫人在我们官宦妻妾中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平日里经常见面,今日能吃上她的肉也可算是一种福分啊!”众大人忙拱手笑道:“这都全托八王爷的福啊,不然殷夫人哪有机会将自己白花花的身子奉献出来,我们也没机会吃上她一身嫩肉啊!”玉面郎君道:“如此,我们就恭请八王爷为我们揭盅开宴吧!”八王爷也不推辞,站起身走到餐车前,玉面郎君等人也连忙围过去。

    八王爷揭开上面的钟型罩子,只见一股热气忽地腾起,肉香扑鼻,在热气氤氲中,我们的殷夫人正面色安祥的向右侧睡在托盘里,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用钗子束在一些,双手自然的垂在胸前,右腿直伸,左腿向前蜷缩着,使得撅着的屁股正好展现在众人眼前,众人可以清晰地看见两爿圆鼓鼓的屁股中间那精美的的菊穴及大腿根部那紧紧地抿在一起的细细的凹缝,那里正有热腾腾的水气散发出来,两只原本就很丰满的乳房烧制后显得更加肥硕,此刻很安静的沉睡在胸部和两手之间。

    殷夫人全身肌肤都呈现一种微微的酱红色,从上往下还流淌着红色酱汁,明显是被红烧的,那些酱汁在她身上流淌着,竟然显出一种别样的美丽。

    托盘底还铺了一层青菜叶,红绿相配,清爽夺目,更加刺激人的食欲。

    玉面郎君轻抬起殷夫人那向前弯曲的左腿,完全露出被剔净了体毛后的肥嫩的阴部,只见那条凹缝处水汽氤氲、波光溢荡,连衬底的青菜叶上都流满了油脂.众人都看得心动神摇,痒痒的狠不得立刻就大快朵颐,八王爷叹道:“刚才看到殷夫人赤裸的身子,觉得很是好看,没想到她被做成菜后,居然更加美丽动人!”这时邀月格格取过一只筷子,在殷夫人撅起的屁股上轻轻一戳,筷子立刻陷了进去,冒出一股浓稠的油脂来,可见殷夫人已被烧得酥烂,完全熟透了。

    众人都连声赞叹,玉面郎君将殷夫人翻过来仰面朝天,取过一把亮晶晶的银色餐刀,从她那油汪汪的凹缝里插进去,往上一划,一下就将女姓那完美的阴阜剖成了两半。

    刀锋继续向上划去,如划布帛一般,酱红色的肌肉向两边滑开,一阵热气喷出,香味飘散,一直划到咽喉处方才停止。

    然后又把殷夫人翻过来臀部向上,顺着美臀的缝隙向腰部切过去,也一直切到颈部为止。

    这样,漂亮的殷夫人除了头部还连着,已被均匀的分成了两半,玉面郎君又取过一把砍刀,咔嚓一下,殷夫人的脑袋便与身子分了家。

    玉面郎君换了一把薄片小刀,将殷夫人那丰满、肥硕的大乳房和屁股蛋剜下来,捧在手中,一刀刀削去,就像山西的刀削面一般,薄薄肉片一片一片飞落到碟子里,每只乳房和屁股蛋都足足削了五、六十刀,有服务员忙把装好的碟盘端向各个餐桌。

    然后玉面郎君把刀交给服务员,说:“剩下的工作就交给你们啦!”

    八王爷用筷子夹起一块肉片,肉片切的薄薄的,夹起来,仿佛可以透过光亮,沾了些调料放进嘴里,滋味微辣,但是入口极脆,脆中带香辣,香辣里略有一点麻,嚼在嘴里越嚼越有味道,越嚼越香鲜,然后顺着喉咙流下去,整个喉咙都沉浸在浓浓的味道中。

    哇!太美味了!八王爷幸福得呻吟起来,红烧肉能做到这个火候真的没什么可挑剔了,忙不迭再去夹第二块。

    见八王爷一片一片吃得极为开心,玉面郎君呵呵道:“八王爷可要悠着点啊,还有素素小姐的天女淫梦还没上呢!”八王爷才很不情愿的放下筷子。

    约摸又等了一小会儿,终于见方才那道门又打开了,一个金色的大盘子被推了过来。

    “天女淫梦!”不少人激动的叫嚷起来,这时殷夫人一身丰腴的嫩肉早就被服务员们剔得干干净净送到了各餐桌,托盘里只剩下了一堆骨头,有很多餐桌早就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正等着殷素素的这道天女淫梦呢!玉面郎君道:“这次还是八王爷来揭盅吧!”八王爷呵呵道:“此次还是让小女来吧,必竟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再说了,她平时对素素小姐很是崇拜,很想找素素小姐探讨一下琴棋书画方面的知识,只苦于没找到机会,前几天听说大喜之日居然是用素素小姐宴客,欣喜不已,那就让她亲自为素素小姐揭开罩在身上的钟罩吧!”众人起身来到餐车前,只见钟罩内蒸气翻滚,景像十分模糊,只能隐隐约约看见里面有一个乳白的人影。

    邀月格格伸出纤纤玉手,慢慢揭开钟罩,一股白色的水蒸气从里面冲出来,夹带着阵阵浓郁的肉香。

    当蒸气渐渐散尽,慢慢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托盘中的清蒸美女:殷素素小姐。

    盛在托盘里的殷素素全身都在冒着蒸气,特别在鼻孔、樱唇、阴户这三处的蒸气尤其浓郁。

    殷素素跪趴着,长发盘在脑后,双目微合,脸上依然保持着高潮迭起那种笑容,头枕在双臂上,放低腰,身体整个一个开口向上的月牙型,两条雪白的皓臂连着纤美的小手向前伸出,尖尖如玉葱般手指无力的搭在托盘的边沿上,一对娇巧的嫩乳无助地垂在胸前,象奶豆腐一样吹弹即破。

    两个乳头如同樱桃一样鲜艳可人,乳头下还挂着清亮的小水珠,欲滴还留。

    蜷着修长丰腴的玉腿,一双盈盈一握的小脚蹄柔若无骨,可爱的玉趾搭着托盘的另一边沿。

    圆跷白嫩的小屁股高高地撅着,劈开双腿尽可能的暴露着后庭菊花之门和两片阴唇,阴唇微微向外轻翻,菊花门略微松弛,两胯之间,芳草萋萋,一根根阴毛或长或短,分外清晰,有的直立,有的弯曲,上面挂满了晶莹的小水珠。

    蒸煮过的娇躯更显洁白细嫩,皮肤上泛着被蒸出的乳白色肉露,薄细的玉肤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光泽,晶莹剔透,散发着让人陶醉的奇妙肉香。

    啊……围观的众人都禁不住发出惊叹声:太漂亮了,真是美丽的食物。

    八王爷、张大人、林大人、肖大人、邀月格格等都惊呆了,刚才殷素素裸身走向操作间时人们都是色授魂予,不能自持,没想到做成菜后依然勾魂夺魄,让人几欲疯狂。

    八王爷想起半个时辰前殷素素还在自己胯下婉转承欢,让自己享受着有生以来最惬意最快活的一次床第之欢,此刻却已变成美食,静静地趴在托盘里等待着被分食享用,也不知是该欢喜还是该惋惜。

    就连玉面郎君也忍不住暗叹了口气。

    还是玉面郎君先回过神来,问了一句:“八王爷,可以开始了么!”才将众人从震憾中惊醒过来。

    八王爷讪讪道:“好,开始吧!”这时一个服务员小姐过来,将一只玉碗放在殷素素后庭菊花门下,玉面郎君握住殷素素两爿屁股轻轻一掰,从菊穴里立刻汩汩地流出鲜浓的汤来。

    服务员用双手托起殷素素的肚腹,直至菊穴里再无浓汤流出,才松了双手。

    这时,一只硕大的玉碗已盛得满满,但见一碗汤香香浓浓地,色白似奶,上面还漂浮着一层油花。

    八王爷取过勺子,尝了一口,但觉汤味浓厚鲜香,滋味妙不可言,不禁露出陶醉的表情。

    服务员将鲜汤端下,用小碗分装,送到各个餐桌,众人喝了都赞不绝口。

    玉面郎君将殷素素翻过来,用刀划开肚皮,轻轻剥开,露出里面的香菇、玉米、板栗等物,这些肚中物因吸收了油脂而变的油光闪闪的,八王爷尝了一下,弹性好,嚼头足,口感细腻,混合着油脂的清香,吃起来真过瘾,忙不迭叫好。

    当下有服务员小姐过来,用盘装了,也分送到各个餐桌。

    玉面郎君继续挥动银刀,切下一只乳房,一爿肥臀,一只玉手,一只玉足,又把胯下那肥嫩的一坨剜了,命人端到八王爷桌上,才吩咐服务员把剩下的部分切了分到各个餐桌。

    八王爷、张大人、林大人、肖大人、玉面郎君及邀月格格等人重回座位,玉面郎君道:“在女人身上有三宝,玉乳、肥臀、香穴,这三样东西乃极品中的极品,可养人了,沈某特意将这三样东西都切了一样来,再配以玉手和玉足,王爷和各位大人慢慢品尝吧!”众人细细审视这几道特意从殷素素身上取来的极品美肉,只见高耸的乳房经过蒸煮後看起来格外透明发亮,就象刚剥了皮的新鲜荔枝肉一样晶莹诱人,似乎吹弹即碎,粉肥的密桃里灼热的汤汁不停地涌流出来,两个乳头象两个红色的蜜枣一样在乳房的尖部轻轻发颤。

    肥臀细白的皮肤依旧像丝绸般的滑嫩,美臀的切口处可以清楚的看见雪白的皮肤下有一层薄薄的玉色肉脂,然后就是美味得诱人的臀肉,从臀肉里奔泄出来的脂肪汁以及肉汁,散

    分卷阅读12

    -

    分卷阅读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