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其他 > 高考母子(番外篇) > 高考母子(番外篇)第4章

高考母子(番外篇)第4章

    高考母子(番外篇) 作者:zicx99

    高考母子(番外篇)第4章

    作者:icx99

    2018年/6月/23日

    字数:5191

    第四章鸳鸯浴

    下了这场雨之后,天空逐渐放晴,潮湿的空气也一点点散去,天气逐渐变得

    干爽怡人起来。

    我和妈妈待在帐篷里,享受着片刻的宁静。

    妈妈说自己的身上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

    我关切的上前去看,囊包的位置在妈妈的大腿内侧,由于比较痒痒,所以妈

    妈不断的用自己的右手去挠那个位置。

    由于那个包在妈妈的大腿上,所以我看的时候就稍微掀起了妈妈的碎花短裙

    ,这样妈妈的内裤就露了出来,今天妈妈穿了一件有些类似情趣内裤样式的小内

    内。

    两条细细的系带围在腰间,内裤的布料很少,几乎就把妈妈整个白花花的大

    屁股显现了出来。

    只见妈妈的屁股软软的,柔柔的,除了有砰砰的弹性之外,也有着上了年纪

    的熟女的那种微微的褶皱,不过妈妈似乎保养的很好,只要不过分的动作,基本

    不会看出有太多的纹路。

    看着妈妈性感的屁屁,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就摸了上去。

    妈妈的屁屁似乎有一种香味,一种脂香四溢的感觉,手摸上去的同时,鼻子

    也禁不住闻了上去。

    那是一种熟脂般的体香加上沐浴液的味道,这种刺激的香味使我的鸡鸡一下

    子就立了起来。

    顶在了自己的内裤上。

    妈妈见我这样,也没说话,用她的右手推着我,就好像在示意我收回动作。

    我摸的正爽,哪里肯罢手,于是继续在妈妈屁股上上下求索。

    这终于引起了她的重视,她看着我,说:「哎呀,干嘛呀?」

    「妈,你早上洗澡了啊,身上好香啊!」

    我对她说。

    「对啊,早上起来冲了冲身子。」

    妈妈见我的手还在动作,接着说:「手在那干嘛呢?一会来人了,也不怕被

    人看到?」

    「这里这么静,来人了就会有动静,怕什么啊!我又不是傻子,要是来人了

    ,我还摸?」

    我反问起来。

    「别摸了!」

    妈妈直接拒绝道。

    又推开了我的手。

    「再摸摸呗!没事的!」

    我说。

    「不行!」

    妈妈说。

    「为什么啊?」

    我问道。

    「我怕你一会再控制不住。」

    妈妈说出了心里话。

    不过还真是这样,我现在鸡巴就有点忍不住了,好想插进妈妈的逼逼里面。

    「那又怎么了?大不了在这做一次呗,反正有帐篷挡着,别人也看不到。」

    我面无表情,平静的说道。

    「你疯了啊!在这?」

    妈妈这时摇了摇头,一副无奈又觉得不可思议的表情。

    「对啊!」

    我继续很平静的说。

    然后将旁边的书包拿过来。

    把昨天放进去的避孕套拿了出来,给妈妈看:「当当当当!妈,你看!这是

    什么?我都准备好了呢?」

    我兴高采烈的说。

    本以为妈妈看到我拿的避孕套会夸我想的周全,没想到妈妈接下来的话,却

    让我立刻感到羞愧难当。

    妈妈这时表情逐渐严肃起来,近乎威严的两手扶住我的肩膀,对我说:「君

    君,看来你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你别忘了,我们是母子,是娘俩啊!这要

    是被人看到,让人说出去,我想我都不活了!」

    一听到妈妈说到不活了,我立刻就开始反应过来,其实设身处地的在妈妈的

    角度想一想,如果我们母子乱伦的事被任意一个第三者知道了,并且说了出去,

    那后果都是很严重的,妈妈是个很保守的女人,除了平时做事很严谨,作风也很

    正派,在外人面前,也没有什么闲话。

    可要是因为和儿子乱伦而被人们在背后说坏话,妈妈肯定心里接受不了这个

    现实,面子上也挂不住,去寻死也是一个很正常的后果了。

    想到这,我不禁后脖子一阵发凉,裤裆里的鸡巴也立刻软了下去。

    这件事的确很严重啊!不过听到妈妈这样说,我还是觉得晦气和反常,于是

    对妈妈说。

    「妈,你说什么呢?竟说些不吉利的话。怎么还不活了啊,你要是不活了,

    我也不活了。」

    「呸呸呸!不许说那样的话!」

    妈妈见我也说了晦气的话,变得紧张起来。

    接着解释着说:「这地方人多,难免会遇到认识人啊,即使没遇到熟人,碰

    到个陌生的,把咱们说出去,那还不臊死了!」

    「妈,我知道你说的意思。可你也别说死啊!你这样说,我好害怕的!」

    我说的都是实话,妈妈一说到不活了,我的后背都像出了一身冷汗那样。

    「妈妈错了,都怪妈妈不好!妈妈以后不说那样的话了。」

    见我这样说,妈妈也紧张了起来。

    开始又安慰起我来。

    「其实妈也是有点担心,你居然能想出这样的点子,这就证明你胆子越来越

    大了,我真怕哪一天你会控制不住啊!再说,就今天这个场合,你认为妈妈会和

    你做那种事吗?你总以为你自己长大了,可有些事就是考虑的不周全,比如今天

    ,你还拿什么避孕套啊,干脆连这个想都不要想!你还是小,不懂事。你说妈妈

    能不担心吗?我们可是亲娘俩,你是我的亲儿子,这件事情要是被人抓住说闲话

    ,我的老脸可往哪搁,更别说这荒郊野外的,就是有一个外人,也不能让他知道

    ,咱俩的事应该就是咱俩知道,烂在肚子里,明白吗?」

    被妈妈这样教训着,又回到了小时候的熟悉感觉。

    记得小时候我犯了错误,妈妈经常这么说我,举事实,讲道理。

    掰开了揉碎了跟我说明。

    也许也是因为这样的教育方式,一离开妈妈的说教,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如

    何安全的自处了。

    就像今天这样,好悬没犯了一个大错,虽然成不成事实暂且不谈,就这种冒

    险的做事方式来说,还是有欠稳妥。

    如今妈妈的一番详细教导,如同一个指路明灯,瞬间将我拉回现实,也让我

    看清了自己的处境。

    我顿时老实了起来。

    转过头,看着帐篷外的蓝天,静静的发呆。

    「说话呀!怎么还沉默了呢?」

    妈妈看我并不回应,似乎看不清我的心理想法,着急的问了起来。

    「哦!我听着呢!你说的都对,母亲大人!」

    我转过头,表情里全是顺从,认真的说。

    母亲见我的这幅反应,好像开始放下心来。

    继续说道:「嗯!这才对嘛!我大儿子最乖啦。」

    接着开始用手抚摸着我的头。

    虽然母亲说的是对的,可我这次和母亲外出郊游,什么都没发生,也是很失

    落和惆怅的,于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两只手架在两只腿的膝盖上,静静的看着天

    空上的澹云,一句话也不说了。

    过了一会,母亲似乎察觉到了某些异样,对我说:「君君,想什么呢?」

    「没什么啊!」

    我面无表情的回着。

    「有什么心事吗?」

    母亲关切的问。

    「没有啊!」

    我依旧毫无感情的说。

    过了一会,大概是我这幅模样使母亲又担心了起来,母亲靠了靠我这边坐下

    来,抓住我的左手,在她的大腿上停了下来,说道:「君君,我想到了一个好主

    意,你要是实在想摸妈妈,就拿这个书包盖上,这样摸好不?」

    看来母亲看到我这幅模样,似乎是有些心疼了,也心软了,不过我并不想让

    母亲为难,于是对她说:「不用了,妈!我听你的话,不摸了。」

    听到我说了这话,母亲似乎反倒不忍心了,接着她说道:「只要不让人看到

    就没事,咱们在这里肯定是不能做那事,不过你要是实在想摸妈妈,妈妈就让你

    摸,好吗?」

    母亲反倒哄起我来。

    被妈妈哄的不好意思,再说也比较想摸了,虽然不能和妈妈在这里做爱,但

    是光是摸摸妈妈的下体也是很刺激的。

    于是我转过身,笑着对妈妈说:「那我摸啦,妈。」

    妈妈见我笑了,似乎放心了下来。

    表情也变得轻松,回道:「嗯!摸吧。」

    说着拿起我的左手,主动的放到了她的大腿内侧,接着,将我的书包还有一

    条餐巾拿过来,放到了她的大腿和我的手上面,这样从外面看,妈妈的大腿根处

    就被书包和餐巾挡着,看不到我的手在里面做着什么。

    此时妈妈正盘腿坐着,我也稍微在妈妈的旁边靠近坐了下来,将手伸进遮挡

    物的下面,手从妈妈裙子向里面开始探去。

    不一会,就找到了那条小内裤,我将内裤扯了下来,伸进去,就摸到了妈妈

    的逼毛,毛毛很柔顺,就像刚洗过一样,事实上妈妈早上也刚洗完了澡。

    摸了一会毛毛,就往下,摸到了两片小阴唇,这会小阴唇有些干干的,我在

    上面来回摩擦着抚摸,竟有一些涩涩的感觉,妈妈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抚摸,身

    体开始抖动了一下,并小声喘息着,由于怕有人听到,妈妈也没有呻吟,只是在

    不规则的喘着粗气。

    摸了一会,似乎妈妈也兴奋了,小阴唇那里就有些湿湿的了,不得不说,野

    外的环境还真是刺激,一来怕外人突然看到,二来在这绿油油的草地上,树木环

    绕,蓝天白云,好像又回归了大自然,有一种原始的野性在里面。

    我的鸡巴也再一次向这种感觉致敬起来,开始硬硬的顶着裤子。

    母亲的阴部有些湿湿了,除了湿湿的感觉,还有一种黏黏的感觉。

    那是母亲的爱液分泌出来了。

    不一会就觉得母亲的内裤也湿了起来,因为我的手背处也沾着母亲的内裤上

    的淫水了。

    母亲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强烈,只是始终不敢出声。

    突然,在我们的西边传来一阵谈笑声,我和母亲听到,互相看了看,我赶紧

    将手从母亲的下体处抽了出来。

    母亲也赶紧整理了一下衣裙,那帮人的谈笑声越来越近,只一会的功夫,就

    来到我们所在的帐篷附近了。

    我的心不由得砰砰跳了起来,心想,刚才还好听了母亲的意见,如果我们这

    会要是真做爱了,恐怕也来不及回归正常体态,那样说不定还真让人看出来点什

    么问题,从而说起一些闲话来。

    这样想着,心里不禁一阵后怕。

    而那帮人到了我们帐篷附近,只听得一个女声说道:「你看,他们吃烧烤呢!真爽啊!咱们下回也带个炉子烤呗!」

    只听得旁边一个男声附和道:「嗯!咱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他们一说一笑的,不时向我们的帐篷里面看,此时我和妈妈已经假装在里面

    收拾东西了,他们几个人又说了一会,便走近了那条小河,去看里面的小鱼去了。

    「你看,君君,我说的对吧,这要是来人了,你躲都来不及。」

    妈妈说。

    「还真是啊!还好听妈你的话了,不然真是丑大了!」

    我奉承起妈妈来。

    只见妈妈这会得意了起来:「所以嘛,你得听我的就对了!」

    「是是是!一切都听母亲大人的!你以后指哪我就打哪!」

    我有些调皮的回道。

    「切!臭贫!」

    妈妈轻声说。

    我们又假装的收拾了一下,见那几个人走远了,就又坐回了地上,不过经过

    刚才的心惊动魄,我和母亲都没有了兴致,我也便不再摸了。

    拉着母亲站了起来,在附近走了走,一会看看树上的小虫子,一会看看河里

    的小鱼,就到了下午三点钟,此时太阳西照,更显闷热,我和妈妈的身上都出了

    不少汗水。

    「还玩吗?回家去冲个澡吧!怪热的。」

    妈妈说。

    我也觉得好像玩的差不多了,就说:「嗯!那咱们回去吧!」

    于是,跟着妈妈收拾了帐篷和草地上的羊肉串炉子,就开车往回走了,由于

    刚才摸了妈妈,虽然后来被人打扰了,但是鸡巴还是有些难受,听妈妈说要回家

    冲澡,不禁又来了兴趣,开始盼着回家可以和妈妈一起洗鸳鸯浴。

    这么幻想着,坐在车上的时候,鸡巴不自觉的又翘了起来。

    开了没一会,车子就到了我家的小区,将车子停了车库里,我和妈妈就开始

    往楼上搬东西。

    等我们都收拾利索之后,在屋子里已经满头大汗了。

    一方面天热,一方面上下楼也确实折腾人。

    妈妈将热水器通了电,就等着洗澡了。

    妈妈这会也没闲着,将搬上来的东西都收拾了一下,该归位的归位,该擦干

    净的擦干净。

    而我则坐在我卧室的课桌前,拿起手机,玩起了游戏。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妈妈从厨房喊过来:「君君,淋浴器好像热了,你先洗

    我先洗啊?」

    听到这,我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和妈妈一起洗的画面,于是说道:「妈,咱

    俩一起呗!」……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高考母子(番外篇)第4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