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其他 > 我和蕾 > 我和蕾(22-23)完结
    我和蕾 作者:topgel

    我和蕾(22-23)完结

    第二十二章

    初中的时候,一个要好同学的邻居家有个男孩叫星,年龄和我们相彷,路上

    遇到偶尔还会参与我们的谈话,但我从没和他单独接触,因为他喜欢藏在公厕里

    偷看女人,所以身上总有一股厕所的味道,让我们非常厌恶。那时的公厕很简陋,

    下面的大坑都是通的,不过相邻的位置还是有些距离,不知他是用什么办法做到

    的,星非常有毅力,把课余时间献都给了偷窥事业,两三公里远的公厕都留下了

    他辛劳的身影。那会儿我对女人还没感觉,不太理解他的行为,后来明白了星的

    青春期比我们来得早,对女性生殖器的好奇让他陷入痴迷。

    现在老头子的接班人明对蕾也陷入了痴迷。

    明接班的速度比预计快得,从别墅回来没几天就接到金的电话,他说任命

    马上要下了,让我尽快过去,他要安排我们和明见面。

    明比金小几岁,仪表堂堂略微发福,梳着官场特有的飞机头,说话字正腔圆

    浑厚有力,是标准的男中音,怀疑他学过播音。

    吃饭时明的目光基本没离开蕾,跟我和金说话时也在偷瞟,蕾一直落落大方

    优雅得体,看不出对明有什么态度。

    之后明几乎天天给蕾发微信打电话,蕾对他却若即若离忽冷忽热,反复强调

    自己有老公,从不答应和他单独出去,明被折磨得像个害了相思病的纯情少年。

    有次我俩正在做爱接到明的电话,蕾一边一本正经和他聊一边示意我轻点,

    挂了电话把她送进高潮后我说刚才让我想起了咱俩离婚前,蕾问什么意思?我说

    也经常被老板操着接我电话吧?蕾没等回答就憋不住笑了,我说编不下去了?蕾

    止住笑紧紧抱着我小声说你真傻,我问为什么?蕾说那会儿你对我稍微用点心就

    能把我拉回来,我说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老板,蕾说你的意思是咱俩注定要分开?

    我说让你一辈子只守一个人太浪费了,而且你也不甘心,蕾说我不适合结婚?我

    说差不吧。

    但万万没料到蕾很快开始了一场新的婚姻。

    高是个奇怪的人物,他的公职是xx委副主任,但基本不上班,发的工资也从

    没领过,他创办了一个很赚钱的商业连锁机构却很少亲自打理,最大的爱好就是

    不断换新车,然后开着车在全国各地漫无目的的游荡。他五十岁了看上去最

    四十出头,身高和军差不高高瘦瘦,由于常年在户外活动,皮肤晒得黝黑非常

    强健。高没有子女,早年离婚后一直没娶。闲云野鹤的生活丝毫没影响他对权力

    的掌控,虽然没有老头子地位高,但无论官场商场他对金都非常重要,所以金也

    给他提供了不少女人。

    自从金带着蕾参加过一次他们的聚会,高就开始追求蕾,经过一番接触蕾对

    高也渐生好感,再加上金的鼓动,蕾很快就丢盔卸甲臣服在高的胯下。刚开始高

    只是把蕾当做金常规提供的女人,还跟金一起把她做了三明治,可约会过几次后

    两人的感情直线升温,蕾把家里钥匙给了高。

    不久金打电话吞吞吐吐说了高的事,强调了高的重要性,惭愧的说没事先告

    诉我,我安慰他说没关系蕾告诉过我了,金又说高要跟蕾同居,我心里一跳说他

    要抢我老婆?金含含煳煳的说没那么严重见面再谈。

    几天后高带着蕾飞到澳洲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小岛住了一周,从照片上看那

    边虽然是冬天,树木依然郁郁葱葱景色十分优美,他俩穿着一样的冲锋衣坐着小

    飞机上岛,住在一个木制别墅里,蕾玩得很高兴,对岛上的一切都充满好奇拍了

    很照片,其中有不少他俩和一堆白人聚会的场面,蕾说这些都是高的朋友。

    他们回来后我和蕾都很忙,很难见一次,偶尔中午一起吃个饭,每次和她提

    起高,蕾的表情都不太自然,能感觉出她春心荡漾彷佛情窦初开的少女。由于知

    道高经常住她家,所以有几次想下班过去就提前打电话预约,但每次都被她婉拒,

    让我非常诧异,直到高再次外出游荡我才去了她家。

    看到蕾家里有很高的生活用品,我问蕾你俩同居了?蕾羞涩的说他非要来,

    我说他知道你有老公吗?蕾说知道,我说那还敢这么明目张胆?蕾拉着我的手小

    声说金和他说你不计较,我说你爱上他了吧?蕾说你别生气,神态像做错了事的

    孩子,我一惊问真的爱他?蕾说就是有点喜欢,我说他要娶你吗?蕾扭捏的说我

    还是你老婆他怎么娶?我说他让你离婚?蕾幽幽的看着我说你舍得吗?我说咱俩

    又不是真的,我舍不得有啥用,你真想和他结婚?蕾难为情的点头说是,我说那

    还不赶快跟老板离婚?蕾叹口气说哪有那么简单,再说他们一直以为你是我老公,

    我说这是你的终身大事赶紧先离了其他的事好办,蕾白了我一眼说嫌弃我了?着

    急把我打发出去?我哭笑不得说你还讲不讲理?

    在床上温存时问她高喜欢怎么玩,蕾说你怎么就关心这些?我说他是不是把

    你玩美了你才这么喜欢他?蕾说别以为都像你一样下流,我问他厉害吗?蕾笑着

    说反正比你厉害,我问怎么厉害?蕾看着我笑,我说比我大比我时间长花样?

    蕾咬着嘴笑着点头,我问经常和金一起操你?蕾说就一次,我又问用过手吗?蕾

    狠狠打了我一下说你不能想我点好?我说你不是喜欢吗?蕾不高兴的说你当我是

    什么?就是偶尔满足你们这些变态,经常那样还能活吗?我用力抽插着说挺紧的

    看来没骗我。

    过后蕾依偎在我怀里详细说了和高的交往史,她从没这么主动的跟我讲起另

    一个男人,看来她真的动了情。高还是个小角色时因老婆出轨而离婚,这对他心

    理伤害很大,对女人失去了信心,非常恐惧婚姻,从此喜欢上了四处游荡。他眼

    中的蕾是个被老公当成赚钱工具为了事业无奈委身于金的可怜又可爱的女人,而

    高的言谈举止眼界学识以及各种经历也让蕾倾心不已,两人很快互诉衷肠,高要

    求蕾不要再跟包括金在内的其他男人上床甚至老公也不行,而且要尽快离婚嫁给

    他,这让蕾非常感动。

    我问离婚的事怎么办?蕾说老板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我说那我就成背黑锅

    的了,蕾笑了说他知道你不想离要亲自和你谈谈,我说明抢啊?蕾抚摸着我说过

    几天他回来我就搬过去了,我有点动情的搂住她说那以后……蕾说以后不许你碰!

    我说别人呢?蕾说都别想。

    高回来前金就帮蕾搬了过去,当晚金来电话笑嘻嘻的说以后三宝就是嫂子,

    咱们不能太随便没说完就哼哼起来,像牙疼一样吸了几口气说好玩不如嫂子,

    真舍不得又哼了几声说跟你老公说刚才舒不舒服,电话里蕾没回应,我说金

    哥又耍手艺了?金哈哈大笑说你真应该看看,接着又喘着粗气说现在明那边火候

    也差不了,没想到高是个情种,还挺麻烦,这时听到蕾说谁像你们没心没肺的,

    金说哥哥最疼你了,不过明也不能得罪,蕾呸了一声。

    第二十三章

    明做事很谨慎,只在金给他租的一处公寓里和女人幽会,从不去别的地方。

    明正式走马上任后,这里终于迎来了蕾,金特意安排在高回来之前完成这件事。

    蕾让明费尽心机后才半推半就跟他上了床,由于太激动,鸡巴还没碰到阴唇就射

    了,第二次怎么也没办法完全勃起,蕾装得不谙世事没帮他,最后勉强塞进去算

    是完成了对蕾的占有,事后明心中有愧,对蕾更殷勤了,但蕾一直不冷不热和他

    保持距离。

    高回来一个星期了,蕾和我的联系急剧减少,微信基本不回,有限的几个

    电话还是我打给她的,有一天上班我实在忍不住给她打电话说你再不理我,以后

    我就不找你了,蕾说发什么神经?我说想操你,蕾说为什么总想这些,咱俩好好

    聊天不行吗?我说让他喂饱就不管我了?蕾沉默了一会说他想见你,我说你赶紧

    催催老板,老让我冒充也不是个事,蕾说你先说说打算怎么谈,我无奈的说黑锅

    背到底厚着脸皮拖呗,蕾咯咯笑起来在电话里亲了我两下说过段时间他要出去,

    到时再找你,我知道她的心已经完全在高身上了。

    我和高在一个咖啡店见面,蕾没参加,见到真人后知道蕾没选错人,他给人

    第一感觉就是稳重可靠胸有成竹,语速不快,说话没有一个词重复,也没有余

    的语气词。聊了一会儿高就让我开条件,见我语焉不详的推脱,他凑到我眼前压

    低声音说以前你利用她干过什么我都不计较,从现在起她就是我的人,离不离婚

    随你便,别碰她!说完目露凶光对我笑了笑起身离开,我不由打了个冷战。

    其实我真心希望蕾尽快离婚嫁给高,早日过上正常家庭生活,这对他俩都是

    很好的归宿。

    高再次出门后的一个周六,蕾本应去金的别墅,却意外的让我下午去高家里

    见她。高住在父母留下的一栋俄式砖石混建的三层楼顶层,他家几乎占了半层。

    这个大院是五十年代给苏联专家建的,房子又高又厚实,窗户细长,厚厚的落地

    窗帘让屋里显得有些昏暗,光线非常适合做爱。高家里凌乱拥挤像间大仓库,堆

    满了各种运动户外装备健身器材台球桌音响设备自行车摩托车还有铺满墙的书柜

    以及给蕾买的几个新柜子还没拆封的浴缸等等,他俩的卧室里也有一张超大的床,

    一看就是新的。蕾抱怨家里被高弄得太乱,不过我倒是很喜欢这种风格,她还拉

    着我到各个房间看,设想以后怎么装修改造,看得出她很喜欢这里,而且已经把

    自己当成了女主人。

    我指着墙上的石膏棚线让她看,棚线上有两只鸟站在一朵花上的图桉,蕾一

    下明白了,笑着说只有你这么下流的人才能联想到,我说应该画三只鸟,蕾说滚

    蛋!我问今天怎么没去别墅?蕾说这么东西要收拾哪有时间去。

    做爱时感觉到了从没有过的空旷,我停止动作问她金啥时走的?蕾和我对视

    了几秒小声说用后面吧。

    我认识的女人里蕾算不上最淫荡,却是最喜欢偷情的,这几乎是她的死穴,

    为了偷情蕾可以不顾地域时间身份地位年龄外貌甚至人伦的限制,因此今后无论

    高看得紧,也不可能完全断绝她和其他男人的关系,我知道和她继续下去对她

    并不是好事,也许会害了她,但又实在无力抗拒她的诱惑,所以对她和高的未来

    产生了一丝疑虑。

    高回来后有一天蕾出乎意料的主动约我吃午饭,吃饭时她压抑着兴奋小声说

    老板同意离婚了,这消息让我喜出望外,我让她赶快回去办手续,蕾说已经订好

    票了今晚就飞回去,看她高兴的样子,我知道她为了和高结婚肯定对老板做出了

    重大让步,不由心里一阵泛酸。我问她高知道吗?蕾说告诉他了,好不容易才同

    意我自己回去,我说你俩很快要办婚礼了吧?蕾没注意到我的醋劲,低头害羞的

    说不会这么快吧,眼神却充满期待,我说以后还能操你吗?蕾看了我一眼说去你

    的没正经,我说离婚证不能让他看见,蕾说嗯,接着又让我帮她想想有没有其它

    注意事项,能感觉到她难以抑制的兴奋,和她商量了一会儿后我说我的任务完成

    了今后不用再出现了,蕾在桌下踢了我一脚说总算把我甩了是不是特高兴?我说

    是替你高兴,蕾说别假惺惺的,以后随叫随到不许和别的女人鬼混!

    第二天一早就接到军的电话,急匆匆的说蕾要结婚了你知道吗?我说她告诉

    我了,军问那人干什么的?人怎么样?我和他简单说了高的情况,军说那就放心

    了,我说你还挺关心她,军说现在骗子太,我问见到蕾了?军说半夜回来不回

    家住酒店,我说你陪着?军嘿嘿笑着说那是肯定的,不过感觉和她不配套了,我

    问怎么了?军说我也说不上就是不对劲,我说是错觉,军说肯定不是,我操过

    少女人还感觉不出这个?就是不默契了。

    高和蕾的婚礼是在那个澳洲小岛上举行的,他俩没带国内的亲朋好友,只有

    高在当地的朋友参加,照片上蕾穿着婚纱纯洁无瑕,看着她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突然不自觉地哼起了《青春无悔》,没几句就哽噎住了泪如雨下。

    尾声

    我和蕾的故事到此为止,以后也许还会讲一点和她的小故事,但本篇结束了,

    非常感谢各位能坚持看完,由于某些原因文章有一些时间地点错乱等不合理之处,

    请包涵。

    可能您会好奇蕾婚后的生活,最后简单介绍一下。

    婚后高让蕾把公司转给了金,让她安心做全职太太,虽然蕾时常跟我抱怨高

    的各种毛病以及在家无所事事的烦恼,但总的来说她还是很满足,最重要的她学

    会了安心家庭生活,能从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陪高散步这些以前她不喜欢的

    琐碎小事里享受到乐趣,可以说她正在成为好妻子,打消了我以前的顾虑。

    高不怎么外出游荡了,偶尔出去也会带着蕾一起。

    蕾和我继续保持着情人关系,不过做爱机会不,快成无性情人了。

    我偶尔跟金联系时得知蕾也没完全中断和他的关系,为了避免被高发现,他

    俩的联系变得非常隐秘难以察觉,只是次数也很少。

    军还在原来的公司,老板给了他不少股份,蕾和他保持着联系,不过至今没

    再发生过性关系,军说又找到一个不错的情人,让我找机会回去一起玩。

    把公司转让给金之后,蕾就断绝了和明的关系,他一共操过蕾三四次,没有

    一次成功,他是蕾最讨厌最失败的情人。

    老头子退了之后一直住在疗养院,身体恢复得很不理想,性格变得非常古怪

    暴躁,蕾说最后一次去看他时遇到了明,老头子察觉出蕾和明认识后勃然大怒,

    把他俩赶了出去,并且禁止蕾再来看他。

    文章里有两位和蕾发生过关系的人物原型在现实中已不在人世,一位是突发

    急病,另一位是自杀,原因比较敏感就不说了,在此向这两位故人表示敬意。

    就到这吧,谢谢各位!

    我和蕾(22-23)完结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