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其他 > 无垢痴女 > 无垢痴女(完结)
    无垢痴女 作者:Neroia

    无垢痴女(完结)

    【觉醒】

    自那一晚之后,那个人消失了。

    已经三个星期了……或者更准确的说,是778个小时又33分钟了。

    而且不只那个人,还有他的猪朋狗友,甚至那一晚在ktv裡第一次碰面的两个男人

    ,所有人全都突然销声匿迹了。那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电话没了他的来电,没了他的

    讯息,巴士上不见他的踪影,甚至他家楼下也等不到他的出现……他,就是这样子毫无先

    兆的从我的舞台上退出了,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而我就像一个被掳待戮的战俘般,战争已经悄然结束,但我还浑然不知自己从此回复

    自由身……哪管已经逃脱了魔爪,哪管已经没有敌人,哪管再度获得自由,但身心已适应

    不了和平国度,进退失据。一方面,武装起来的身体面对没有敌人的窘境;另一方面,呼

    吸着自由空气却惦记牢笼裡滋生的仇恨。

    但,自从脱离那个人的魔爪之后,不得不承认,这段日子裡我过得很好,生活渐渐重

    返正轨,渐渐回复了遇上那个人之前的样子。

    每天上学,学习,温习,回家,吃饭,洗澡,温习,睡觉。然后另一天开始,上学,

    学习,温习,回家,吃饭,洗澡,温习,睡觉。然后,又是新的一天,上学,学习,温习

    ,课后温习,回家,吃饭,洗澡,温习,温习,温习,睡觉。然后又再是新的一天,同样

    的上学,同样的学习,同样的温习,然后又是走着同一条路回家,吃饭,洗澡,继续温习

    ,继续温习,继续温习,睡觉。再然后,又是新的一天,上学上学,学习学习,温习温习

    ,回家,吃饭,洗澡,温习,温习,温习,睡觉……

    然后,已经是778个小时又4分钟了。

    ———————————————————————————————————————

    直至今天,从爸爸才刚阅毕放下的报纸上,我似乎等到了一个答桉——疑犯畏罪自杀

    不遂!内文说,早前于巴士上狎玩未成年少女,及搜出藏有违禁药品的三名男子,其中一

    名疑犯在今晨七时左右,于关押所内试图以衣服上吊自缢。稍候立即被关押所人员发现及

    进行抢救,送院治理后暂没生命危险,但目前情况仍然危殆。由于发现时间迟缓,恐对脑

    部造成永久损害。

    简短的内文之下,还有一帧相片,别注了那些人被拘捕时的样子——虽然头戴黑套,

    虽然手繫铐镣,虽然模模煳煳,但那个被警察提在手上的公事包却触动了我的清晰记忆!

    这一瞬间,不知怎的,我已百分百肯定相片裡的就是那个人了!

    没想到,那个人终于受到法律制裁了呢……美好的事情!

    几番重阅整段内文,一次又一次翻看那帧相片,忽尔间,无力感悠然而生。然后,我

    才惊觉自己无法肯定那个人是否就是那个人。甚至到最后,我才意识到自己从没好好瞭解

    那个人的一切——除了他的性器官和污秽的肉慾之外——残缺不全的诨号,年龄和外观描

    述,没有为我印象中的那个人加上太别注。

    儘管有一刻,我很想确认这个事情的真确性,但根本无法着手开始……但更令我惊讶

    的是,半刻之后,那个才刚牵起浪花的情绪已经沉寂下来了。如果确认不了也不要紧,反

    正,我自由了!所以说,那些乱七八糟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吗?

    哼,真的太好了!

    ———————————————————————————————————————

    「嗯嗯,好的好的……会很晚吗?喔,嗯嗯……那今晚你回来了,我才把饭菜温热给

    你吧。」说罢,妈妈才把电话放在茶几上,回过头立刻对我发牢骚道「妳们学校呢,真的

    不得了!都快要考试了,每个老师都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还要接待那些整天游手好閒的

    高官来视察这视察那的。」

    「……嗯?」学校的事情,跟我抱怨有什么用?

    「呿——」或许我的反应不好,妈妈抱怨一声后便到厨房裡去,出来的时候提着菜篮

    说「那好了,我到市场买菜了,妳们今晚有没有想吃什么的?」

    「呃……什么都行。」

    「要喝汤吗?妳最近都在熬夜补习,喝汤对身体才好的。」

    「嗯嗯。」我洩气的喃道。

    「妳这……唉,算了!」细细叹气的妈妈,一边提着钱包菜篮,一边鬱卒的离开家门。

    傍晚的家裡,目送妈妈离开家门之后,我才发现家裡除我以外已经别无他人,这个突

    如其来的独处让我有一点措手不及。才刚梳洗好了,换了家居便服,脸上还是湿湿润润的

    ,静静的拿出今天的课本笔记放在茶几上,然后坐到沙发前边的地上开始温习。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

    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环绕着滁州城,滁州?喔,现在安徽省滁

    县……琅琊?琅琊?喔喔,琅琊山喔?滁县西南十里?」

    看了笔记,再上网搜寻后,所以滁州是在南京都市园与合肥经济圈的核心城市?滁州

    得名于滁河,滁河古呈涂水。滁州由古代涂中沿革而来……滁州地名,从涂到滁的演变?

    是古人对客观发展的认识?在造字法上的运用,可以用来解析滁州山水形胜的地理特点?

    呼!好吧……

    「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

    呼!好无聊的感觉……心裡好像有难以说出的鬱闷般。不过,难得明天是假期,难得

    能在家裡独处,我是否应该做些有意义一点的事情吧!例如……算了,反正我也没什么兴

    趣玩意,勉强做些有的没的,还不如收拾心情赶快温习好了!

    「如果把78个小时再加45个小时,是……825个小时,嗯,又26分钟……」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

    「已经一个月了……」

    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所以,自从那个人离开了

    我的小世界以后,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时间过得真快呢!现在回想起来,那些事情都像

    是一晃眼就过去了般。但,对对!如果我从没有遇上那个人的话,如果从不曾有过这些经

    历,我想,我大概从不自觉自由是如此难能可贵,更不懂得爱惜自己呢!

    「呜……」

    我应该更好珍惜眼前的一切,感恩每一天的来临,要好好上学,学习,温习,回家,

    吃饭,洗澡,温习,睡觉。然后另一天开始,上学,学习,温习,回家,吃饭,洗澡,温

    习,睡觉。然后,又是新的一天,上学,学习,温习,课后温习……那个人不会死了吧?

    课后温习,回家,吃饭,洗澡,温习,温习,温习,睡觉。然后又再是新的一天,同样的

    上学,同样的学习,同样的温习,然后又是走着同一条路回家……他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吗?吃饭,洗澡,继续温习,继续温习,继续温习,睡觉。再然后,又是新的一天,上学上

    学,学习学习,温习温习,回家,吃饭,洗澡,温习,温习,温习,睡觉!

    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

    太守自谓也。

    所以,那个人……不会再在我的世界裡出现了吗?这段日子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

    真的被抓了吗?为何他不再来找我了?他真的就此不辞而别了吗?他不想再见到我了吗?

    为何他要突然离开的?为何无论我如何早出晚归,苦苦守候,耐心期盼,那个人亦不再出

    现在我的眼前?

    他就这样消失了吗?

    但,我呢?

    不行不行!先整理一下思绪才再继续吧——呼!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那个人将

    我弄成这个样子,然后突然离我而去,那我要怎么办?我……醉翁之意不在酒!醉翁之意

    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山水之乐!得之心……得之心而?得之心而寓之酒

    也!

    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呼呼——呼呼——呼——」

    不行!完全背不起来呢!只要眼睛一离开笔记,所有东西全都忘得一乾二淨!

    重新背一次吧……不!还是大声唸出来吧!经过嘴巴说了,印象才会深刻「环滁皆山

    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山行?山行六七里!

    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

    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

    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哇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经病!我为何会大喊起来的?

    「嗄嗄……嗄……」

    我发神经了吗?

    「嗄,嗄……」

    随着思绪停顿的瞬间,强烈心跳唤起了我的注意,只是眼下事情都是虚浮飘淼!这种

    感觉,或者应该说,只要稍一放空,我的心思全都回到那个触感之上——像是怀缅,像是

    回味,像是陶醉——再回看眼前,除了落魄失神的身心之外,我一无所有呢!

    而且已经一个月了吗?自从那个人离开之后,这整整一个月裡头,我到底是怎么过

    的?这段日子裡的那些记忆薄弱得我几乎想不起任何一个细节?我有跟谁说过话吗?有跟

    谁对上眼睛吗?有吧!应该有吧!那,我也有跟谁接触过吧?我应该不是如此孤立无援的

    吧?不会因为那个人的消失,所以让我真的回到以前那种毫无存在感的人生吧?

    我的存在是如此薄弱的吗?

    「嗄嗄——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很想被拥抱!不,就算只是被触碰一下也行!就算只是陪伴身旁也行的!我

    只是……不!不对!我不只想有人陪伴左右而已!不只是想被拥抱,我还想要有的事

    情发生!哪管是谁都好!任何人都可以!很想再一次体验经历那些事情!很实在的!很饱

    足的!很真切的!就像那个人在我身上的所作所为,任何形式方法也可以!

    我不要就此结束!我不要再回到以前的生活!我……

    只是……那个人不再出现了。

    我还能怎样?

    还能够怎么办才对?

    ———————————————————————————————————————

    随着那个人在我的世界裡消失,那段荒诞不经的插曲亦应该完结。只是不尽然如此,

    反之,正因为那个人的离开,日子久了,我才察觉得到自己终于被逼到这个境地——这一

    个百无聊赖的晚上,暂时放下一切繁琐,我穿上了纯淨无垢的校服,独自走进这个漆黑一

    片的地方裡。

    这裡地方很大,路很漫长,除了昏黄路灯照出一条蜿蜒小路,四周都是黑压压一片的

    ,伸手不见五指。我不敢肯定此地除了我以外,是否还有别人存在?因为幽幽黑幕为四周

    事情架起一层薄纱,只有小路和灯……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裡还有其他人,只是还没有碰

    到而已。

    没有半点头绪,亦不知被何事驱动,我只能向前走,一直一直的走……直至走了若干

    时间之后,累了,迷茫了,我才慢慢的停下来。这刻我才赫然发现背后有一个身影存在,

    但我还来不及惊讶,那个人迅速靠近来,没说一话迅速从后把我抱住。惊慌失措之间,那

    一双手已经在我的身体上摸索起来,肆无忌惮的把身体的上上下下,颈背、胸部、腹部、

    腰臀,甚至是私处,也被摸了一遍又一遍。

    我想反抗,但力不从心。

    很想挣扎,但瘫软乏力。

    想要叫喊,但气若游丝。

    我的消极只换来了对方更加积极!那一双手甚至把我的衣服都逐一脱光,尽情肆虐、

    游玩、爱抚我赤裸裸的身体。

    然后那个人变本加厉,把我紧紧抱住强要索吻!害怕的感觉叫我努力睁开双眼,只是

    面对面的当下,四目交投,我才清清楚楚看见那个人的嘴脸——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

    —这一刻,站在眼前的人就是另一个我,不同的是,我是被强行脱光了的女生,而她是玲

    珑浮凸、性感惹火、神情妖媚的一个女生。

    是幻觉吗?

    这个人真的是我吗?

    突然间,她就在我的眼前堕进了一团黑压压的烟雾裡,一瞬间,烟雾幻化成一个又一

    个粗壮的身影把她团团围住。这一刻,她向我投来了一个求救的眼神,但我还来不及动作

    ,那些身影已开始肆虐淫玩她的身体,搓揉她的胸部,撩弄她的私处,然后还把她压在地

    上,嘴巴私处都被一根根黑色粗壮的东西侵佔,但……但她没有反抗,反而更形放浪形骸

    ,淫荡不羁。随着那一根根东西的抽动,呻吟声,啧啧声益发而增,甚至更有那些叫人不

    齿的淫秽说话,要求那些黑影再卖力一点。

    她在向我求救吗?

    儘管没有片言隻语,但那个女生,那个我,是在向我发出求救讯号吗?

    眼前的景况让我目瞪口呆,但往前提步的一瞬间,再一恍神,我……我才赫然发现自

    己已经身处在那一团黑影裡头,被他们团团围住,密密麻麻的!儘管我无法明目看清他们

    的嘴脸,但我感受得到他们的不怀好意,就像荒野草原上一头头凶勐野兽,张牙舞爪,气

    势煞人,似要把我这头小动物生吞活剥大快朵颐。

    惶恐之际,我的鼻头竟意外的嗅到了一种既熟识又陌生的气味——还来不及梳理思绪

    ,恍神之间,那些黑影的身下冒出了一根根粗犷壮硕的东西。儘管黝黑,但那个轮廓之分

    明,清楚明白的勾勒出来……很!很很!每一根都朝天直指,笔直刚挺,每一根都

    像冲我而来。

    言不由衷的一瞬间,我觉得很害怕……同时间,也感到成千上万隻蝴蝶在肚子裡乱飞

    乱舞!

    所以,我会被他们蹂躏吗?

    他们越是靠近,那个气味越是浓郁,每吸一口气,污秽的气味在在把身体逐渐填好填

    满,然而……越是感到害怕,越是感到兴奋!

    他们要用这些硬梆梆的东西来弄我吗?

    咕噜——

    他们越是步步进逼,我越是害怕,但身体已经违背了内心的恐惧——心裡想要逃跑,

    两手却在坦然迎接那一根根粗壮的东西。怕得想要闭目,脸颊却恨不得埋首于他们的胯下。身体紧绷得很,但大腿被掰开的一刻,被那根东西插进体内的一瞬间,整个人的身心却

    在紧绷与放鬆之间辗转徘徊了一遍又一遍!

    硕果仅存的理智告诉我知道,我被侵犯了——哪管现实梦幻一线之间——但至少,这

    是我在这段日子裡,虚度空等之后的唯一慰藉!

    放纵身体沉入于黑影的怀抱之中,浸淫于无始无终的肉慾,相濡以沫,巫山云雨,感

    受令人窒息的触感!不只是胸部,不只是私处,不只是嘴巴,享受身上每一分寸都被完完

    全全填满佔据的极緻愉悦……然后,我高潮了!而且那是一旦开始了,便无法抑制终断的

    狂喜愉悦的感觉!

    我还想要!

    全部一起,或是一个接一个来的也好!不要停止!嘴巴好,小穴好,甚至是屁股也可

    以!只要能用得上的地方,请不要吝惜使用!

    然后,请把你们浓郁的精液都射进来!

    我还想要……!!

    ———————————————————————————————————————

    酣睡初醒,惺忪之间,只听见细碎不断的吵闹声一直传进耳内。辗转反侧,半睡半醒

    之间,抬望窗外的炽眼阳光,全身上下都有难耐的温热暖流,被子裡头侷促得很,好不难

    受。

    很累!乍醒之后,只觉得身心俱疲!但我搞不清楚为何整个人累得像被操了一整天般

    的全身痠痛?迷迷煳煳之间,我也忘了昨晚发生什么事情?是否吃得太饱?会否温习得太

    晚?还是昨晚泡了一个热水澡的原故吗?明明昨天没做什么特别事情,但就是有种忙了一

    整天累坏了的感觉?要不然,难道是大姊昨晚……

    啊!

    心裡惊呼之际,脑海忽尔浮现一些零碎片段,没有太注解,状似陌生,但又似曾相

    识。稍一放空,那些如幻似真的画面重临脑海,涌现眼前——我被侵犯了!我很清楚记得

    ,被那些……等等!那些谁?我真的被谁侵犯了吗?还是那些叫不出名字,形容不了的外

    表,全是模煳难分,虚幻飘淼的人而已?我昨晚根本没有离开家门喔!难道说,那只是梦

    境一场而已吗?

    但如果是梦的话,那也太过真实了吧!那些激烈撞击,令人神魂颠倒的澎湃体感,那

    些触摸得了、吃得着、嗅得到的感觉,不是全都真实得很吗?

    「呜——」

    呢喃呜咽的当下,更令我感到恐惧的是,我……这才察觉到自己潮热难耐的身体上,

    私处竟然湿濡一片!掀张被子,快眼一瞥,已能看见粉色裤子被沾染了一大片湿湿的痕迹

    ,色泽特别鲜明,更有一种令人眷念贪恋的气味悠然而起。

    「小唯!」妈妈的声音传来,喊道「要醒了喔!假期也不能睡太晚喔!」

    「……係!」匆忙应话之际,强烈的羞耻心让我把被子再次盖上……直待确认妈妈没

    有打算进来,我才小心奕奕的从被窝裡走下来。

    现在胯下的潮热感觉真的非常糟糕,小短裤的一小部份是湿濡的,的是已经放着

    乾透的、硬硬的,只要稍一动作,立刻传来令人冒起鸡皮疙瘩的怪异触感。虽然都是家人

    ,但我已是十七岁的青春少艾,所以真的不敢贸然离开房间让别人瞧见这个失态模样。为

    此,我只好乾脆换掉身下两件衣物……脱下内裤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惊讶!因为那个敏感

    部位上仍是湿润湿润的,而且,竟然还有一丝丝透明的汁液跟我的私处连着。

    「呼,好了……」换了乾淨衣物,感觉好了,但换下来的衣物也不能随便处置呢!要

    洗要掉,也得要另择时间才行。因此只好先把秽物收藏起来,待选好时机才再发落。

    才刚打开房门,大厅上电视的声音更形嘹亮。

    「气象局已于今晨发报警戒讯号,强烈低气压夏娃正从南海北上,时速为二十公里,

    预料将于今晚登陆,中午过后或有强风暴雨。气象局呼吁市民留意天气情况,作好防风措

    施,如非必要应该留守室内。而需要上班上学的朋友,出门之前千万记得带伞……」清脆

    响亮的女声,正在播报天气消息。

    已经是春末了——四时有序,春夏交替。夏之将来,风雨先至,似在为夏天之重临大

    地,而上演一幕幕惊心动魄的风雨雷电,逼迫众生迎风赶雨,披星戴月的先行体验感受它

    的可敬可畏。天空的颜色灰灰蓝蓝的,云朵转瞬而至,而去。就像有一道力量正在驱赶春

    华离开,把那些雾雨咸集的黏涎感觉除去,再以一场又一场遮天蔽日的倾盆大雨,滋养春

    芽初发的嫩叶幼枝,好使它们能够茁壮成长。

    家中五个成员,当下,我只知道妈妈和爸爸在家而已。大姊和小轩往哪跑了,我不清

    楚,我只看见爸爸坐在沙发上一脸惺忪疲困的看着电视,气色不比我好。倒是妈妈正在厨

    房裡不閒不忙的,哼着不清不楚的曲调,正在准备一些膳食。

    「爸,早喔。」看见爸爸正襟危坐的时候,我不自觉的揪着衣角掩饰身下,犹有羞怯

    的点头道。

    「早。」虽然快要正午了,但爸爸脸上却有一副快要睡下去的倦容。

    妈妈闻言了,回头一声叫喊「阿唯,快点去梳洗一下,我还要妳来帮忙做午饭,好吗?」

    「……嗯!」

    执着衣角碎步逃到洗手间裡后,关了门,坐在马桶上,把憋了一个晚上的秽液排遣出

    来……舒坦了!然后摘了纸巾轻轻一擦。

    呜啊——只不过是擦一下而已,但那个传入心坎的酥麻触感差一点要我叫出声来!当

    下,身体记忆很明白的告诉我,这是每一次被别人侵犯了后的馀悸触感!所以哪管是纸巾

    ,内裤,还是自己的手指,只要私处被一触一碰仍是有种难以言喻的刺激。

    天啊!如此说来,那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只是作梦的话,那为何身体

    感觉是如此真实!

    而且说来不对喔!为何我要作这样的梦……这不是有够丢人的吗?好好一个女生,偶

    有作个花痴的梦,幻想自己跟白马王子共偕连理,朝夕相对之类的也就算了!哪有女生会

    幻想自己被一群不认识的男人侵犯的呢!这不是糟糕透顶的事情吗!

    想法才刚掠过,断片般的画面再次随之浮现脑海——不行!不行!现在不可以想这些

    乱七八糟的事情!要是睡了也算了,清醒的时候绝对不能胡思乱想了!不能一醒来尽想些

    有的没的!这不是我!这不是真正的我!这种感觉太糟糕了吧!

    好好洗一把脸算了!开水!冲洗!洗脸!刷牙!漱口!洗脸!

    君子慎独!对吧?

    为了保持清醒,别让自己的脑海留有太馀白,所以才刚匆忙梳洗完了,我立刻冲门

    而出——我知道最能压抑自我的方法,就是透过别人的存在来监管自己的言行举止,以之

    克制人的本我,以之能够完成私欲以外的一切事情——事实的确如此!走出大厅,再次看

    见爸爸那个虽然慵懒但又严肃的身影,从小至大的敬畏态度悠然而生,思绪也很自然被提

    升起来。

    「妈,我好了。」从洗手间出来以后,思绪绷紧了,我也不敢看望爸爸一眼,迳直

    忽略了他的存在,匆匆走到厨房朝着妈妈的背影问道「要帮什么忙吗?」

    「喔喔,呃……先把餐具摆好,好吗?」闻声似急,她头也不转的嘱吩道。

    「嗯。」应声了后,我孄熟的把厨柜上能用得到的餐具都逐一拿下来。

    「妳要吃个煎蛋什么的吗?好像还有麵包、芝士的。」妈妈一边说一边打开锅子,热

    腾腾的茫白蒸气立刻四处逃逸,同时间,放了一个晚上的肉香菜香似是重生了般的飘散开

    来。她两手垫着抹布,一边把锅子碟子拿出来,一边碎碎的喃道「要吃的话我可以弄……

    因为这些都是昨晚的剩菜而已。」

    「……呃,不用了,这些就行了。」说罢,我把餐具拿到外面——没半刻的时间,刚

    才还是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的爸爸已经耷拉着头,绕着两手的身体渐渐歪到一旁。

    「呼——呼——呼——」只要电视的声音稍一静下,已能听见爸爸那个有节奏的打呼

    声。

    把餐具安置好了,再次回到厨房帮忙,将才刚温热起来的菜餚都拿出去——虽然是昨

    晚的剩菜,但因为保存妥善,所以还是很好保留了色香味美的样子。几番来回折腾之后,

    三菜一汤都端出来了,热腾腾的米饭也在装了,只是爸爸的瞌睡也越来越明显,睡姿也越

    来越放鬆了。

    当我端着米饭再次回来的时候,爸爸整个人都几乎横倒在沙发上睡起来……

    「嗡——」莫名奇妙的一瞬间,耳鸣了,同时间,也嗅到了一点点很微弱的奇怪气味!虽然整个家裡都充盈着令人垂涎的菜餚气味,但那个奇怪气味仍是突围而出——循着那

    个气味,我回到了厨房,带着满脸的怀疑细细打量妈妈手下的活,鼓胀鼻孔尝试寻找源头。

    对于我的怪异举动,妈妈满不在乎的一边抹手一边问道「……妳怎么了?」

    「呃,没……」虽然犹疑,但我还是迳直把话说出来「只是好像有个气味怪怪的。」

    「气味?」说罢,她比我更形于外的扩张鼻孔,神态夸张的到处嗅嗅「没有喔!哪有

    什么奇怪气味?」

    「呃……」

    「该不会是餸菜坏掉了吧?」说罢,妈妈的脸色已经绷紧起来,乾脆走到饭桌前来检

    验。

    跟随其后,看着妈妈把昨晚的剩菜端起来嗅的时候,那个气味更明显了——菜餚香味

    依旧,没有坏掉!但那个奇怪气味比刚才在厨房裡的时候更重!所以,当我从妈妈手中接

    过那碟肉菜,狠狠的吸了一口,我只能明确的说,菜还是那个香味,但奇怪气味也依然存

    在,两者并存,没有冲突。

    「没有什么怪味吧?」嗅着嗅着,妈妈也嚐了一下味道,咀嚼过后便说「是妳的鼻子

    塞了?还是敏感又再发作了吗?」

    「呃……」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妥协「可能是吧。」

    「不管了,总之先把妳爸叫醒起来吃饭吧。」妈妈没好气的总结道,但仍不忘碎碎唸

    的嘱咐道「妳吃饭了后再吃一颗敏感药吧,好吗……上次的药还留着没吃完。」

    「……嗯。」

    虽然才想要把心裡疑问放下,但一走到沙发前,看着老爸的睡姿,才赫然发现那个气

    味更浓烈了——气味涌上鼻腔脑袋的瞬间,也直截了当的唤醒了我的身体记忆!清楚无误

    的!这个奇怪的气味,就是男生裤子裡头的气味!或更准确一点来说,就是体味、尿臊、

    汗水,甚至分泌物混和起来之后一个很複杂的味道!有点腥臊,有点刺涩,呛得让人浑身

    不舒服的!

    而且,气味笼罩之下的是……爸爸身下那个清晰明确撑了起来的小帐篷!

    那是勃起了吗?爸爸的那裡硬了起来吗?这……这不是太噁心了吗?好好的打着瞌睡

    ,为何爸爸的那个东西会硬硬的?他到底在想什么了?该不会是在作什么奇怪的梦吧?这

    个事情太噁心了吧!而且他的裤子撑得那么高,不会觉得难受吗?

    但更让我失措的是,那个气味越接近越是浓郁,越是浓郁越是呛鼻,越是呛鼻越是让

    我浑身不舒服……就好像微微触电的细緻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挑动我的思绪,

    撩拨我的身体,无形逼迫,让我濒临失神忘我的放空起来!

    想动,但举止矛盾的进退失据!想静,却又被一道无形力量推使,要我走近爸爸的身

    体……

    如果我坐下去的话,它……会怎样?

    它会顶着我的私处吧?

    哼?当然不是故意坐下去的呢!

    但如果是不小心坐下来的话,呃……如果裤子也不小心的滑下来了,那,那……咕噜!

    哈!那,这根硬硬的肉棒会否也会滑进我的私处裡头?

    要是这样的话,我应该能够再一次感受那个滋味吧!对吗?

    咕噜——

    这一刻,我已忘了自己有否跨步踰越,只知道,当意识到自己颤抖抖的手已经探了出

    来的时候,那个距离已经差没十个公分而已。

    但在坐下去之前,我想我还是先用手弄一弄它好了……不为别的,只是这个东西被弄

    的模样,真的很让人感到爱不释手吧,不是吗!那个红衮衮的东西不是很惹人疼爱吗?玩

    在指掌之间,晃来晃去,感受它越是坚挺越是温热的触感!

    不!

    除了用手把玩之外,我更想仔细品嚐一下它的味道!我……哈!我很想吃它的分泌物

    呢!我还想……很想再嚐一次精液的味道!那种既是滑熘熘的,而又黏稠黏稠的质感!它

    在嘴巴裡头爆发出来的澎湃冲击力,还有它在喉咙上那种腥臊灼热的回甘滋味!

    咕噜——

    「哎!起来了!要吃饭了!」妈妈的喊声忽而骤至——喊醒了惺忪的爸爸,也唤醒了

    睁眼做梦的我,戳破了这个突如其来又如幻似真的迷濛春梦。

    这一刻的我,呆若木鸡,就像干了坏事被当场抓到的模样,心跳莫名奇妙得很快!只

    是当下,我已经再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眼下放空了,触电的感觉没了,冷却的血液正

    在回流,脑袋裡某个地方似是卡住了!直至瞥见爸爸的身影离开了,直至再嗅不到那个气

    味了,直至虫噬蚁咬的感觉褪了,我才稍稍认清了自己有何感受——我在害怕。

    ———————————————————————————————————————

    如果,当时妈妈没喊出来的话,事情一定会变得很糟糕吧……我不认为这是违心说话

    ,但还是得承认这是一个妥善修饰过的结论。

    作了一个粗糙结论以后,为了圆谎,千万个理由也得找来应付一下——呼!好吧!应

    该是温习太累了吧!是考试的压力吧?因为最近都一直无间断的温习的关係,所以才会出

    现胡思乱想!只要熬过了这段日子,我想应该会回复正常吧!只要不去想它,只要把时间

    都安排好了,只要生活作息都调整回去以前的样子,只要……那个人都不再出现的话,这

    一切都能够变好的!

    不要去想就对了!对吧!

    「嗡——」

    盖上被子,耳朵却又莫名奇妙的来了一下耳鸣……无独有偶的是,也同时嗅到了微弱

    的奇怪气味。这一切一切似曾相识的感受,竟在这个夜深人静,躺在房间床上准备睡觉的

    时间出现。而且,那个气味虽然薄弱,不比今午的强,但只要轻吸一下,我已肯定它们的

    源头都是同一个东西!

    虽然不敢造次,但在自我确认的当下,感觉很複杂!

    那边厢,才找了一堆理由解释自己的失态,这边厢,思绪却又一股劲儿的栽进奇怪事

    情裡——就像下午的时间一样!嗅着那道气味,不知哪裡不对劲了,身体彷彿似有一阵又

    一阵的微弱电流窜逃疾走!呼吸急了,小腹乱了,脑袋也渐渐失控迷乱了!

    这一刻,趁着尚存一点理智,天人交战之际,我以仅存的好奇心驱使自己走下大床!

    轻轻的,以不打扰家人为前提的蹑足离开房间——才刚走上大厅,那个气味强了一点!因

    为有今天下午的经验可循,所以我很乾脆迳直的走到爸妈的房间前,屏息静气的静待确认

    那个气味!

    「呼——」

    狠狠的吸一口气,但不对喔,那个气味根本没想像中的浓郁呢……那个强弱之别,就

    只是吸一口气罢了,已能辨识出来!难道说,这个气味不是爸爸散发出来的吗?不过这个

    确认之后,也只是暂时排除了爸爸的可能性而已!因为我仍是很实实在在的嗅到那个腥臊

    的气味,而且是在这个家裡。

    那,小轩呢?

    他的名字冒出来之际,我也不作想,蹑手蹑脚的朝着他的房间走去……果不其然!

    越是接近,那个气味越是强烈!就像今天下午嗅到的一样!不同的是,那个汗臭味比较浓

    郁!

    「呼——呼——呼呼——呼——」

    当我伫足小轩房前的时候,我已经……几乎忘了自我!哪管隔着一道木门,哪管没能

    确认气味的起因,哪管如何拼命压抑自己的身心!但那个气味之浓郁强烈,那个瞬间走遍

    全身的电流,那个万千小鹿蝴蝶乱飞乱撞的自然反应,已快要把我带到另一个失神放空的

    境地了!

    儘管如何压抑,全身上下仍是没原没因的的不住颤抖抽搐!而且,有那么的一瞬间,

    茫然若失的思绪使唤着手放到自己的身体上,但还是挣扎过来,然后……

    「咯咯——」

    房门敲了,半晌,才传来小轩压抑的声音。

    「……谁?」

    「呃,呃……是我。」

    「二姊?」

    「嗯。」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事情都被确认了吧!那个形容不来的奇怪气味,就像是海啸来袭

    一样,无孔不入!一下子……就只是一下子而已,完完全全的佔据了我的整个思绪!那个

    才刚压抑下来的冲动,也在当下被放大了千百倍!触电的更触电,悸动的更悸动,抽搐的

    更抽搐,兴奋的更兴奋莫名!

    「怎,怎么了吗?」小轩没有完全打开房门,或者该说,他只是开了一道缝隙,除了

    半张脸以外,他的整个身体都躲在这道房门后边。

    「哈?」

    「二姊,妳……妳找我有什么事吗?」结巴搪塞之间,他仍然躲于门后脸有难色的道

    「这,这么晚了,妳是否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

    「哈?」被那个气味笼罩着,我根本没办法专心眼前的事情。

    「什么了?妳好像怪怪的呢……」

    「呃……」如果我的猜想没错的话,那,在这道房门后边的小轩,身下是挺着一根硬

    硬的阳具了吧!

    「……二姊?」

    「啊!」故意放声一喊,藉着喊声好让自己重回现实,匆匆的道「没,没什么事了!」

    话刚说罢,我头也不回的逃离现场!逃进自己的房间裡,被窝上!在紧绷的状态中,以鸵

    鸟心态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再尝试确认什么怪味的起因!不再猜测小轩房间裡的动静!

    也不愿再面对如此荒谬的一切!

    我到底怎么了?

    无垢痴女(完结)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