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耽美 > 搞定体育生(H) > 分卷阅读14
    搞定体育生(H) 作者:运动酷

    分卷阅读14

    搞定体育生(H) 作者:运动酷

    分卷阅读14

    ,自从高中毕业我考上大学,他被河北散打队挑走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刚开始还偶尔联系,听他说专业队训练非常苦,有时还要拉到外地去集训,经常是春节都不能回家。

    还好我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我很快地把对亮子的思念之情化解到其他地方,比如球场,或者网络游戏。

    但今天才发现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放下过亮子。我禁不住拿起手机给亮子发了条短信“最近好吗?”原本以为他不会很快回短信,哪知很快就接到了他的回信——“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我说“先听坏消息吧!”答曰“我膝盖受伤了。”

    我又问“那好消息呢?”答曰“我回北京休一段时间。”

    当天傍晚,我们就在展览馆的kfbsp;

    我刚走到餐厅门口时,就远远看见他已经坐在窗边的一个桌子旁等我了。看样子他还是老习惯,到哪里都喜欢坐窗边,美其名曰是观察生活。而我到什么地方都喜欢坐在角落里——他老说我喜欢偷偷摸摸,其实我和他一样喜欢观察,只是我喜欢坐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观察别人罢了。

    亮子看到我走过来时会心地一笑,那笑容我永远读得懂。

    和几年前相比,亮子变得成熟多了,这从眼神中就看得出来。他脱下的运动外套就放在边上的椅子上,里面只穿了一伯宽松垮垮的运动短袖。我知道,这是好多运动员的习惯,因为常训练的关系,他们一般都穿得尽可能的简单,冬天也不例外。

    专业队的训练量和训练强度比业余体校肯定是大得非常多,这一点从亮子的身板上就看得出来:他现在身体的每个部分看起来都像铁打的一样,不用摸就知道坚硬无比。没办法,谁叫散打是项搏击运动呢?何况专业队训练运动员的方式简直就是魔鬼训练。

    我刚坐下,亮子就习惯性地把手伸过来想揉揉我的头发,以前他常说我的头发很软,摸起来很舒服,所以就养成了一个随时随地揉我头发的习惯。而他的头发又硬又短,我是从来不敢去揉的——扎手。

    可是今天我偏偏喷了定型水,头发有些硬,所以他的手刚碰到我头发就缩回去了。“小子懂得爱漂亮了啊!”他调侃道。

    “当然了,俺现在可是即将走向社会的大学生了,谁像你们一帮武夫啊!”我毫不示弱地回敬他。其实每次见面必斗嘴已经成了我们的一种习惯,其实我自己也同样是一武夫。

    等我坐定时发现他已经帮我点好了,嗬!鸡米花、腿堡、鸡肉卷什么的摆了一满桌。我喜欢吃什么他居然都还记得这么清楚,我的眼眶突然有点酸涩。

    亮子就是这样,很会照顾人。在他眼里我总是他弟,其实他只比我大一岁而已,个子也只比我高一公分。可他永远总显得比我成熟。

    “吃吧!还讲客气啊!”亮子说道,双手交叉放在后脑上(这是他最帅气的姿势之一)。

    “你不吃啊!”我有点诧异,kfc不也是他的最爱吗?

    “我现在戒了!别问了,快吃吧!以后你会知道的。”我知道他的脾气,不想说的事情打死他也不会说的,就没再追问,我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等我把桌子上的东西全填进肚子才想起他膝盖受伤的事。在他面前,我总是没心没肺的,也许是被照顾习惯了吧。

    “没事,半月板伤了,还好不是特别厉害。医生说暂时不用动手术,先物理治疗,养养再说。”“哦,这样就好。”

    突然亮子拍拍我指向窗外,“快看!下雪了!”

    我往窗外望去,只见鹅毛大的雪花一片又一片从深邃的夜空上飘下来,这可是北京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啊!看样子我和亮子的重聚是个好兆头。

    五分钟后,亮子和我已经在漫天的大雪中散步了,西外大街繁华的灯光映照着我俩的脸,配合着这漫天飞舞的雪花,构成了一幅浪漫的画面。

    我们没有打车也没有坐车,只是在这雪花中信步走去,聊着彼此近几年的一些事情。

    恍惚中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亮子的家还是住在展览馆附近,一直没搬。

    我们很默契地一直走到他家,没有邀请也没有询问,晚上肯定是住他家了,像过去一样。

    他爹妈已经睡了。我跟着他走进大门,发现他家里的摆设一点都没变,我们轻手轻脚地穿过客厅溜进他的房间。

    他的房间也还和过去一样:一张大大的床,一个旧旧的书桌和一个古老的衣柜——那是他爷爷留下来的。

    “快!脱衣服上床,上床再聊!”亮子说。

    亮子家是老式单元楼,大概是八十年代建的,并且属于暖气不足的那种。所以刚把外套脱下我就打了个哆嗦,。

    亮子的衣服比我穿得少,他很快就脱下外套钻进了被子。这样倒好,他可以帮我先暖会儿被子。

    等我爬上床钻进去,果然被子里面已经有点热气了。我以前就送给亮子一个绰号,叫“热得快”,不过那时在队里,除了我,谁都不敢这么叫他。

    我像过去一样,进了被子就搂住他,但身子还是有点冷,所以微微地抖着。

    “好啦!有那么夸张吗?”亮子笑道,他习惯性地抓起我右手放在他小腹上。

    他的腹部和以前明显不同了,以前的虽然结实,但还有一定的弹性。而现在,我使劲按,都觉得硬硬的。他感觉我在按他肚子,问道,“你干嘛?”

    “完了!你已经被折磨得硬得像石头了!以前还不是这样的。” 我说道,“全身都硬,除了那里。”

    “哪里?”黑暗中我只听到他的声音,却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里。”我轻拍了一下他的裆部,果然软软的。

    他猛地一翻身把我压在身下,使劲掐着我的脑袋,“你这小子!几年不见都学坏了!告诉你,我是铁打的大老爷们,哪里都硬!”他一边说一边使劲拿下体去蹭我的下面,果然,他很快硬了起来。

    “好,好!”我被他折磨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只好告饶,“你哪里都硬,行了吧?肝最硬!”

    他这下才从我身上翻下来,最后还拍了一下我脑袋,“叫你贫!”

    “哎哟!”他一下拍在了我的旧伤口上,疼得我大叫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没事吧?”他一边抚摸着我的伤口处,一边哄小孩似地说道。

    好久了吧,我都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段往事。

    那是我初中刚进少体校散打队不久,有一次我们全队十来号人在操场上练体能,田径队的一帮正好也在那里训练。可不知谁和他们闹了几句口角,结果就干起仗来,最后演变成两个队之间的一场群架。

    结果有一个小子拿起半块砖就朝我头上砸,当时血就流了下来,那小子还

    分卷阅读14

    分卷阅读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