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耽美 > 搞定体育生(H) > 分卷阅读20
    搞定体育生(H) 作者:运动酷

    分卷阅读20

    搞定体育生(H) 作者:运动酷

    分卷阅读20

    接过这包东西的时候,我的手有些颤抖。

    回到住处,觉得心里释然了许多。是因为和小磊了却了一桩心事呢?还是因为小白的衣物“回”到了我的怀抱?应该都有吧。

    一进门,我就迫不及待地打开那包衣物——里面是一件灰色的运动短袖衫,和一条上次小白穿到我家来的篮球短裤,还有一条是那种很短的深灰色运动短裤,一般练田径的人穿它居多,穿在身上也显得很性感。 我把脸埋在小白的衣物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白那遥远而熟悉的气息再次扑鼻而来。我的眼眶又湿润了。

    我站起来,把全身的衣服都脱光,然后穿上小白的短裤和短袖衫,走到镜子前。

    镜子中的我有些陌生,不知道是因为穿着小白衣服的缘故,还是因为我的表情。但现在穿着小白运动衣裤的我,已经感觉小白在我的身体里与我合二为一了。

    或者,这就是那种我和小白紧紧拥抱的感觉。

    正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我打开门,张哲站在门口。看着我穿着小白的短袖短裤,他的表情有些吃惊。

    我一句话没说把他让进了屋。

    “哥,你好些了吗?来看看你,有些担心。”张哲一向是个很有灵性的孩子,做他的爱人一定很幸福。

    “还好了,男子汉大夫,这点皮肉伤算什么。”我用一种没什么大不了的语气说道。

    “那你心里还难受吗?”聪明的张哲一语道破了天机。

    我没有说话。张哲指了指我身上小白的衣服,又说道,“我看得出来,大哥很喜欢小白。但人死了也不能活过来了,以后大哥要是想小白的话,我来陪陪你好吗?只要大哥你不嫌弃。”

    我看了他一眼,张哲连忙解释,“大哥你不要误解啊,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大哥是个好人,一个人也怪寂寞的,有个小弟陪在身边,总比没有好。”

    “走,我现在教你练散打去!”我抓起运动外套和长裤就套在了小白的衣服外面。

    张哲看着我,笑了。

    冬日的黄昏,两个身影相互依偎着,朝学校的运动馆走去。

    冬天的体育馆,比平常冷清了不少。除了几个校外来租场地打羽毛球的球友以外,便没什么人了。我和张哲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

    体育馆里暖气特别足,我们俩把外套脱了,只剩短袖短裤——我身上是小白的。

    简单地做了做热身活动,我开始教张哲做一些基本的散打拳法和步伐,在告诉他基本要领后,我开始在前面做示范。

    像正规训练那样,我身体灵活地左右晃动,迷惑着前面的假想敌,时而出前手拳时而出后手拳,时而进攻时而防守,脚下的步伐则灵活配合着前行。

    张哲的确是个聪明的男生,跟在我身后练习了几个回合过后,他已经有点像模像样了。

    然后我开始让他跟我面对面地练习进攻和防守,这样我们双方就有了实战的感觉,气氛也像真正比赛那样有些许紧张了。

    为了让他对散打有个真实体验,我开始越来越快地进攻,只是在力道上给他手下留了点情——我突然一个前手拳对着他的右脸迅速直攻过去,张哲明显一惊,马上举起双手格挡,其实我的拳只是虚晃一枪,这时我一个低鞭腿攻上他的下盘,张哲身体整个失去平衡,往后跌去。就在他身体即将接触地面的一刹那,我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张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散打真是太厉害了,过瘾!”

    这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电话那头是妈妈的声音,问我这个周末说回家的怎么没回去。

    “张哲,陪我回趟家好吗?我脸上这个样子,家里肯定知道我是打架了,你去也好帮我做个证,说是路滑不小心摔的。”

    “好啊,没问题。”

    我们坐上公共汽车,才发现肚子真地有点饿了,何况刚才还运动了半天。

    家永远是温暖的,得知我马上回来,爹妈奇迹般地弄出了几个好菜,吃得我和张哲那叫一个香。

    有了张哲帮我圆谎,爹妈真地相信我脸上的伤是那天下雪时滑倒摔的。吃完饭陪他们聊了会儿天,看着父母都很健康,精神头也足,我心里踏实了许多。

    到了晚上九点多,我借口第二天有课,所以晚上得回学校,他们也就没多挽留。临走之前,我把以前我用过的几本散打教材翻出来给了张哲,他接过书的时候,很兴奋。

    回校的公共汽车上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我和张哲坐在最后一排,望着窗外繁华的街灯,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你在想什么呢?”我终于开口问他。

    张哲笑了笑,“以前没接触大哥你之前,觉得…这种人挺可怕的,遇到了一定逃走。但现在感觉大哥挺好的,比好多人还要好。”

    我也笑了笑,“今晚陪我喝酒好吗?”

    我们又来到了楼下的那家小吃店,没等老板娘开口尖叫,我就主动地掏出二百块钱递给她, “上次是我们不对,这二百块钱是赔给您的,希望您别介意。”

    小吃店里没有其他人,我和张哲还是坐在角落里那张小桌上,要了点凉菜,喝起酒来。只不过这次,我们喝的是二锅头。

    酒一下肚,话便多了起来。张哲跟我讲了好多他过去的事,讲他在东北老家的体校时,跟同学去偷别人的苹果吃,讲他第一次被一个比他大的女人勾引上床的糗事,还讲这事被家里发现后是如何被爆打了一顿三天都起不了床。最后他问我,“哥,有没有女人勾引过你啊?”

    我脑海里一瞬间冒出了几个女孩的样子,回想起自己拒绝她们时,她们脸上那伤心欲绝的表情,我心里不禁也涌起一丝苦涩。家里的衣柜里,还深藏着她们给我织的毛衣、围巾。

    “没有,没有女人勾引过我。”我说。

    是的,她们都是好女孩,她们要的是我的心,而不是我的人。她们最大胆的举动,也只是主动吻我而已。

    “不能吧?大哥你这么优秀,人又长得帅。怎么可能没有女人想要呢?”张哲好奇地问。

    坏女人根本近不了我的身,我心想。

    电话铃响了,是亮子打来的,问我伤恢复得怎么样了,还问我情绪好些没,需不需要来陪我。

    亮子就是这样,明察秋毫。而且在我需要他的时候不用我说,他一定出现。

    我告诉亮子我很好,只是在外面和同学喝酒,不用担心。 我一改平日的节制,这晚喝得很多,最后还是张哲把我搀回到屋里的,到底是东北人,酒量大。

    回到家里我全身已经瘫软,张哲把我扶进里屋我就像是全身被抽掉了骨头一样,瘫倒在床上。

    他费力地帮我脱掉外套,又帮我把鞋袜脱掉。

    “我要喝水。”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

    张哲倒来一杯温水,小心

    分卷阅读20

    分卷阅读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