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高干文 > 枉生录—艳歌何尝行_御宅屋 > 分卷阅读406
    枉生录—艳歌何尝行_ 作者:砌花凌乱红深浅

    枉生录—艳歌何尝行_ 作者:砌花凌乱红深浅

    十日后。

    光线晦暗,怪石嶙峋的河滩前,冰雪渐渐融化,素白色的雪斑斑驳驳的流入墨色的河水中,一身与世无争的洁白也化为污浊,与那墨染的河流一同朝着阴暗潮湿的山林流淌而去。

    石滩上,一身暗青色道袍的男人静静端坐着,清瘦苍白的面容一片沉寂,宛若黑琉璃似的眸子微微垂着,点点水光涌过他乌黑的眼眸,宛若夜空中的流星一闪而过。

    轻轻地脚步声从他身后响起,淡红色绣着金丝雀羽的衣裙缓缓出现在他身后,身后的人沉默了一会,才很小声很小声的唤道,

    “樨雪师叔……”

    见他不应,只是背脊挺得宛若雪地青竹,又提高了几分嗓门,在他背后又唤了一声。

    “樨雪师叔……”

    “你还回来做什么?!”

    雪地上的男人嗖然睁开眸子,那双宛若黑色琉璃的眸子似寒霜般冰凉,身前的杂乱石滩因为浓浓怒气而崩裂四溅,团团碎石滚落在水中,发出扑通扑通的巨大声响。

    “……樨雪……师叔……”漫相思看着崩碎的乱石,脸色发白的想要说什么,却忽觉一阵寒风扫过,下一瞬间一只冰冷至极的手已狠狠扼在她的脖子上,越收越紧,

    “你知不知十业莲花倾注了我多少心血?!你就这样毁了它??你真不怕我杀了你么?!!”木樨雪目光冰凉的掐着她雪白的脖子,那双琉璃般流光闪烁,绝美至极的眸子里是怒不可遏的危险气息,充满了浓浓的杀气和邪气。

    那样的木樨雪对她来说是这么陌生,陌生到似乎完全不认识,她从未见过他这般动怒的神色,她看着他那生冷的神色,有一种错觉,仿佛下一秒钟他便真的会毫不留情的将她的头颅拧下来。

    随着他的手在自己脖颈上渐渐施力,一阵窒息的痛苦让她的呼吸越来越艰难,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她抬眸朝着那个眷恋不已愿意为之粉身碎骨的面容又看了一眼,缓缓闭上眼睛,任由泪水爬满她空灵的小脸。

    能死在他手中……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然而,那双紧掐在她脖颈上的手却终是缓缓松了力,从她肩上滑落下来。

    她不解的睁开眸子,眼睫上还沾着晶莹泪水,木樨雪已偏过身去,残阳的余晖落在他宁静幽柔的面容上,让他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疲态,仿佛那一瞬间,他已苍老了许多,

    “你走吧………别再回来……”他发出一声宛若暮鼓晨钟的低叹,目光幽幽凉凉,黯淡冰寒、决绝至极。

    “樨雪师……”漫相思神色一慌,她紧紧抓着他的衣袖,还想说什么,却觉一个黑影从别处飞掠过来,下一瞬间胸口已又挨了重重一掌!

    那一掌力道很大,漫相思被那一掌震的直飞出去,撞在身后的墙壁上,她只觉五脏五脏俱裂,浑身整个骨架似都被敲碎的痛苦让她无力的栽倒在地上,‘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

    然而来人似还不满意,又是一掌再次向着漫相思拍过来,似要直取她性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暗青色身影挡在她面前,将那毙命的一掌抵了回去!

    “你拦着我做什么?!背叛的下场便该以死谢罪!”浑厚阴险的声音从那个红色面具中传了出来,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她是我的人,自有我亲自教训,不牢魔主费心”木樨雪淡淡看着戴着红色恶鬼面具的男人,神态不卑不亢,淡漠如水。

    “呵呵,恐怕没这么容易!”

    戴着红色恶鬼面具的男人冷笑一声,暗红色的衣袖猛然一甩,一束强烈的妖光从墙壁上迸发出来,那墙壁上忽而生出无数妖异藤蔓,如人手一般无声无息缠绕上漫相思的身体,将她捆的动弹不得,紧接着一个银色的笼子从天而降,将她整个人都关锁在了笼中。

    “你干什么!放我出去!”漫相思在笼子里挣扎着叫道。

    木樨雪目色一紧,脸上寒若冰窖,怒气翻涌。乌黑发丝无法自动,在暗青色衣袍上幽幽飞扬。

    “放开她!”

    “哈哈哈哈哈,你终是心疼了……”戴着红色恶鬼面具的男人阴沉沉的放手大笑起来,目光则阴沉沉的散发着寒光,深不可测,

    “先别着急,听完我的计划你再决定是否与我合作!”

    ps:下一章就是大战了!最后一战!

    PO18  .po18.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