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科幻 > 机智笨探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建文大帝(三)

第一百六十三章 建文大帝(三)

    第一百六十三章 建文大帝(三)
    “陛下,臣以为还是不要触动老百姓的利益。万一老百姓吃不上饭,轻则会对天朝存疑,重则会爆发农民起义。”
    我的回答,也正是朱允炆所担忧的。
    朱允炆眉头紧锁,喃喃的说道:“老师,那你说应当如何呢?”
    我摸着下巴,沉思了许久,就在麟德殿内走来走去。
    差不多花费了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我喃喃的说道:“陛下,您看这样如何?”
    朱允炆、方孝孺等人都把目光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自从先帝建国以来,主张务农经商。粮食和赋税都是国家的根本,但粮食更是老百姓的根本。所以务农者不可添加赋税。陛下以为如何?”
    朱允炆沉思片刻没有说话。
    方孝孺说道:“民以食为天,没错!自古以来,老百姓吃不上饭,自然就会爆发起义。所以靠山公所言,方某以为正确。”
    黄子澄说道:“既然不收老百姓的赋税,靠山公的意思是,收取商贾的赋税?”
    我点头说道:“没错,自从先帝建国以来,农商都是在先帝的鼓励下,得到了大量的发展。以前士农工商,以商人最为低下。可天朝却和前朝远远不同。”
    说着我拿出了大明的地图,指着浙江、湖广两省,我喃喃的说道:“根据多年来的税收,以湖广、浙江这两省为主的中五省最为富裕。根据臣与几位大人多年来的观察。中五省的商人最多。其次为以广东、福建为主的南五省,以北直隶、陕西为首的北五省。这三个区域,商贾发展的最富强大。”
    黄子澄喃喃的说道:“靠山公的意思,是让这十五个省的商贾多交税款?”
    “我有这方面的意思吧。不过不是让他们多缴税。而是让他们多交养老金!”
    一瞬间在场的人都蒙圈了。
    我连忙解释道:“所有经商的人都清楚,做买卖没有稳赚不赔的。所以商人通商,也会经历一些不可抗力的变故。臣以为,不如天朝第一步发布养老金的政策,先传达到各省的布政司,由各省的布政司传达到各地的商贾。第二,内容之中明确指出,养老金,一来用于救灾。可以增加各个商贾在天朝中的诚信,诚信的多少是以捐赠的金银为主,来决定等级。二来,商贾所捐出的金银,更是他们商贾买卖的保证。比方说,商贾买卖赔钱了,那么国家就会出资帮助商贾,进行理赔。期限是十年、二十年。也是由商贾捐出的金银决定。当然了,更多的细节,臣还没有想到最后,方大人、黄大人、齐大人都是大才,不如咱们一起想想器重内容,然后发布到各省之中。”
    黄子澄仔细的聆听了我所讲的话,连忙说道:“靠山公,您的想法确实新颖。不过这里有很多的弊病。”
    “是吗?愿黄大人指教。”
    黄子澄摸着胡须,侃侃而谈:“靠山公,您的意思黄某明白,是让他们商贾看到,天朝事打算与这些商人做生意。一方面可以让那些商人知道,只要多捐钱,就会得到相应的爵位。这一点黄某赞同。毕竟爵位有名无实,对天朝伤害不大。只不过倘若商贾利用理赔之事,故意作假,那么对于天朝来说,何以制止?”
    我点头说道:“黄大人,您放心!商贾通商,都是希望可以一次赚到最大的利益。当然,也不乏那些投机取巧之人。倘若发现,有一些商贾,利用养老金的政策,弄虚作假,骗取天朝的理赔,那么顺势抓捕,查抄和计算商贾财产,多倍处罚,商贾一家五年的牢狱之灾。你还认为那些商贾会冒险吗?”
    “这个!”黄子澄摸着胡须沉思了片刻,连忙说道:“此言不虚。只不过黄某以为,这件事太过于冒险。还望陛下与靠山公三思。”
    我回道:“黄大人说的在理。不过你可以这么想想。如果这一次的难关度过,我相信国库势必会充盈先帝之时数倍。而且只要不是所有商贾一同理赔,那么天朝自然不会担忧。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在遇到天灾人祸。此一时、彼一时。黄大人怎会知道,那时候的国库还会没钱吗?”
    这一次的国库缺钱,主要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朱允炆一意孤行,打算大肆建造明孝陵。这就导致了国库三人之一的钱,都花在了明孝陵上。
    朱允炆知道,方孝孺等人知道,我更加的知道。
    所以当我提出这个计划之后,朱允炆是率先赞同的。
    “老师讲的果真在理,朕以为老师的办法可行!”
    一旁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齐泰,连忙施礼道:“陛下,臣以为靠山公的办法可行。只不过在细节上,还需要商议。”
    方孝孺点头说道:“臣附议,臣以为靠山公的办法可行,齐侍郎所言正确。”
    此时此刻黄子澄看到朱允炆、方孝孺和齐泰都赞同了。黄子澄也不好坚持。
    黄子澄也点头说道:“靠山公深思熟虑,高瞻远瞩!黄某不及也。希望靠山公不要怪罪!”
    “哪里的话,黄大人你平日里小心谨慎,大家都熟知。我看既然如此,不如现在我等就好好研究其中细节。”
    既然所有人都赞同了,黄河水灾又刻不容缓。所以我们直接就在麟德殿商议此事。一直到第二天的早朝。
    早朝的时候,方孝孺提出我们修改后的方案。当提出之后,朝堂之上的大臣皆惊。
    毕竟这个想法,实在是太靠前了。所有人也都没有说话,目光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或许所有人也都知道,也就是我能想出这些稀奇古怪,又最直接可以解决问题的办法。
    “陛下,臣以为此时可行!黄河水灾刻不容缓。此时此刻,可先由国库拨出银两,先行救灾。”
    我的话,朱允炆非常的相信。
    朱允炆点头朝着大殿之下的所有人问道:“诸位爱卿,你们感觉如何?”
    庞义率先说道:“臣复议,靠山公所提意见可行!”
    “臣附议!”“臣附议!”
    在大殿之上,清一色的人都支持了我的想法。都感觉到可行!
    此时齐泰走上前,连忙施礼道:“启禀陛下,此次黄河水灾,失态严重。臣以为,这一次的赈灾,理应由靠山公主持。臣愿意跟随在靠山公身边,辅佐其右。”
    齐泰这么一说,朱允炆点头说道:“齐侍郎所言不假,当年四川发生旱灾,也正是靠山公前去赈灾。此时朕也以为,非靠山公不可胜任。”
    当齐泰和朱允炆这么一说,我心头咯噔一下。
    不过我也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我身处高位,并不是只动动嘴而已。现在对于朱允炆登基之后,朱允炆最依靠的人就是我。所以有事也是我第一个上。
    我连忙上前一步,施礼道:“臣必不辱使命!完成陛下重托。”
    “好!既然如此!”说着朱允炆朝着傅上佐说道:“傅尚书,你现在马上查点国库之金银,下达各省之布政司,准备开仓放粮。”
    傅上佐连忙上前拜道:“臣!遵旨!”
    自从燕通,也就是陈明善失败被抓之后。户部侍郎的位置,一直就在空缺。原本朱允炆想要让傅上佐接替户部尚书,兵部尚书由齐泰继任。
    不过朱允炆这才刚刚坐上了帝位,明目张胆的提拔自己人,这就太过于明显。
    所以朱允炆安排了齐泰先坐兵部侍郎,只待明年,齐泰自然也就会顺理成章的成为尚书。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我也只能接受。
    下朝之后,我就开始准备,黄河水灾最严重的就是河南省,所以我的第一站,就得先去河南。
    河南在中国自古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所谓的中原,指的也就是河南。河南省也是大明王朝的一个大省。很多书香门第,富商齐聚之地。
    朱苓知道我要离开京都,虽然对我依依不舍。可有无可奈何。毕竟我是靠山公,国家有难,我势必要出动。
    或许我和朱苓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分开,竟然是永别。
    深夜,两个穿着黑衣头蓬的人,再一次集合。
    “你可真是厉害,没有想到,李昊竟然也中了你的计谋。”
    “当然了,我可以保证,这一次李昊绝对没有命返回京都。”
    “你就这么有把握?”
    “当然!”沉思片刻,那人继续说道:“我现在需要你帮忙!”
    “没有问题。”
    “我可告诉你,不可有一点偏差,否则计划就会失败。李昊是何等人,我与他交手了这么多年,我深知他的可怕。所以我接下来所讲的,你都要听仔细了。”
    “好!你说!”
    两个人就在黑夜之中,开始商议着对付我的计谋。两个人交谈了将近两个多小时。这才把所有的计划最终落实。
    “我可真是佩服你。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想到这么厉害的计谋。”
    “我不在京都,所以这一切都要交给你。我告诉你,机会只有这一次。只要能成功,那么李昊势必败亡。”
    “好吧,你就放心吧!不会出错的。”
    “那就好!我们报仇的机会来了。”
    “哈哈!哈哈!”“李昊你的死期终于到了!哈哈!”
    三日后,我率领齐泰、李豫、赵顺、王岧等大量兵马,从北门金川门缓缓而行。目标河南省。
    我原本打算叫上查理霸,毕竟查理霸的功夫超群。我们又多年未见,在我得知要去赈灾。我第一时间就是派人去寻找查理霸。
    可结果依旧还是那样,查理霸就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在应天城内外找寻了很多次,都找寻不到。
    无奈之下,我也只能带着李豫、赵顺等人赶往河南。
    当我们大队走出了应天城,就在不远处的山丘之上。查理霸正在偷偷的观察着我们。
    微风一吹,查理霸所留的长头发飘舞着。
    查理霸手握宝剑,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山丘之上。
    话说我们这边,平日里话就多的王岧,这一次离开了应天城,最开心的人,莫过于他。
    “嘿嘿!这都好几年没有离开过京都了。现在可好了。咱们能去河南喽!”
    赵顺连忙说道:“王岧,你高兴个什么劲,咱们是跟随靠山公出去赈灾的。你可不要给靠山公惹麻烦啊。”
    “惹麻烦?你当我老王是傻子吗?我能惹什么麻烦?”
    实在忍不住的李豫说道:“兄弟,你就管好你的嘴就行!咱们这是跟随靠山公出来,可不比在靠山公府里,从今日起,你少说话。”
    不耐烦的王岧,摇头说道:“得!得!你们两个就会欺负我。”
    原本一路上所有人都是安安静静的。王岧这个大嗓门,在前队的我都听的清清楚楚。
    我猛然间转头,朝着王岧等人看去,狠狠的瞪了王岧一眼。吓得王岧瞬间就吐出了舌头。
    赵顺还在一边奚落着王岧。
    “怎么样?我就知道你这个大嘴巴,准得惹靠山公生气。”
    “赵顺,你闭上你的臭嘴。”
    “得!我可不跟你争辩,就你这个大嗓门子,一会在惹靠山公生气,靠山公要是发火,我可不愿意跟你一起受罚。”
    王岧虽然很想反驳,但是王岧他自己也知道,他的嗓门确实大。所以也无法反驳。只有忍耐。
    这一路上,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算是出行顺利。
    但走了几天之后,进入到了黄河的范围内。那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路过的村庄,早已经被黄河之水破坏,可见的田地也已经被黄河之水淹没。甚至在比较大的湖泊上,还能清除的看到有死尸。
    我心里暗道:这也太惨了。
    都说水火无情。确实是至理名言。这还没到河南省的郑州,我们就已经看到了破堪的景象。或许到了最严重的郑州,我们内心的善良都会被震撼到。
    “给点饭吃吧。给点饭吃吧!”
    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间冒出来的几个十多岁的小孩子,瞬间阻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而就在那几个十多岁小孩子跑出来的地方,我竟然能看到有大量的人躺在地上,仔细一看,竟然都是死尸。
    我心头一震,连忙暗道:这也太惨了。
    “尔等站住!你可知这是何人所统领的队伍?”
    在最前方的护卫阻挡住了那几个人。
    我连忙叫道:“住手,不可伤害他们。”说着我摆手,大声叫道:“所有人都停下。不可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