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科幻 > 机智笨探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建文大帝(四)

第一百六十四章 建文大帝(四)

    第一百六十四章 建文大帝(四)
    看到是未成年的小孩,又看到不远处的死尸。一切我都明白了。这些人全部都是黄河水灾的难民。
    我赶忙下马,李豫阻拦道:“靠山公,此地荒芜,恐防有诈!”
    “不得胡言!”
    人心都是肉长的,看到面前的几个孩子,面黄肌瘦,眼神中也透露出了绝望。我心里特别的不舒服。
    一下子就让我想到了原本的世界。在我的那个世界,在和平的发展下,人们努力的生活,追求着名利。可曾想到,在几百年前的世界,一个人仅仅就是为了活着,就非常的累,更别说其它。
    我缓慢的走向了那几个孩子,可是李煜、王岧、赵顺三人紧紧跟在我的身后。他们穿着盔甲,腰中还跨有宝剑。几个小孩子自然是害怕的。
    我狠狠的看了李豫等人一眼,喃喃的说道:“退下。”
    “靠山公!”
    “退下!”
    李豫等人看我急眼,不敢多言,连忙后退了好几步。
    我走到了那几个孩子的满前,慈祥的说道:“孩子,你们几天没吃饭了?”
    其中一个岁数最大的孩子,也就是十多岁的男孩,壮着胆子看向我,喃喃的说道:“我、我们三天都没有东西吃了。”
    “你们的父母呢?”
    那个孩子缓缓的低下了头,不由自主的朝着死尸方向望去。
    不用多言,看来他们的父母死在那里。
    我长吸一口气,喃喃的叫道:“内史何在?”
    “易平在!”
    内史易平快速的走出了大队伍,来到了我的面前。
    “易平,这些都是灾民,火速的安排!”
    “是!靠山公!”
    在易平的操作下,这几个孩子第一件事就是得到几个馒头。
    我相信在现实世界,馒头这样的食物,孩子都不喜欢吃。可是几个雪白的馒头放在那几个小孩子的面前,那几个小孩子开始疯狂的抢夺起来,他们黑乎乎的手,让雪白的馒头瞬间变的肮脏。可依旧是这样,他们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
    看到此情此景,我心里特别的难受。
    “易平!你一定要妥善的安排。”
    “靠山公放心,下官知道如何去做。”
    齐泰走到了我的身边,在我耳边低声的说道:“靠山公,灾民众多,我们一定要想到一个妥善的办法,安置这些灾民。要不然,一定会引起大的躁动!”
    我点头说道:“马上出发。”
    “是!”
    大队伍这一路而来,我所看到的皆是一片荒芜。自古有言,水火无情。原本就是在封建制度下,苟延残喘的老百姓,在黄河水灾之下,瞬间犹如蝼蚁一般。
    谁的错?这并不是朝廷的错,更加不是百姓的错。面对着不可抗力的天灾,作为人类的我们,谁都没有办法。而我们能做的就只有两个字,那就是团结。
    没有几日,我们便来到了郑州城。当然在这些日子里,我们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的难民,不过这些难民,我一个都没有放弃,全部都让他们跟随在队伍之中。当到了郑州城之后,我马上安排齐泰和内史易平,对这些灾民妥善的安排。
    虽然古代不比现代,现代的人只要是手里有一个身份证,可以到处旅游,可以去任何的地方。而在明朝,却不是那样。
    士农工商,都有他们一生所要去做的事。士子读书,就是为了参加科考,然后做官,他们这种人一般都不会离开家,更别说离开自己所在的城市。农民一年四季就是种地收粮,离不开的自然是他的徒弟。工人自有他们的世界,也只有商人,为了做买卖,才会在各大城市之间游走。而他们的身上,都会有专门的机构,负责给他们颁发通行证。
    所以每一个城市,都有他们的户籍和存证。为了不影响,各个城市之间的户籍。首要的就是分清楚,这些灾民的家乡何处,有逃难过来远处的灾民,易平在我的安排下,就在郑州城外的一处区域,建立营地,给他们一个妥善的安排。而就在本省的灾民,由于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也暂时在郑州城外的另一处建立营地。
    我们所来之时带有的粮食,也就在这一路上发给了难民,也所剩无几。
    不过我已经安排齐泰和易平,一定安抚难民。
    “郑州知府焦崇山,携带郑州官吏,拜见靠山公!”
    就在郑州南城门外,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率领郑州城里的官员,跪倒了一片。
    “焦知府勉励,我受皇命前来郑州赈灾,希望焦知府全力支持于我,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靠山公!下官遵命!”
    在来到郑州之前,我就已经对于需要去的地方,仔细的排查过。
    焦崇山四十多岁,乃是洪武四年科考高中,在郑州下的一个县城为官,十多年来,焦崇山兢兢业业,深的郑州一代百姓的称赞。一点一点做到了郑州知府。可以说焦崇山是一位清官。
    而我也知道,遇到了一个清官,做事也会方便和快捷许多。
    我下马,来到了焦崇山的跟前,喃喃说道:“焦大人,快快请起。”
    焦崇山等人,这才缓缓的站起。
    “焦大人,郑州城的灾民,现在你如何安置?”
    焦崇山连忙回道:“回靠山公!郑州城内的百姓,大部分都受到了黄河水灾的侵袭。不过在各位官员的求助下,郑州城的百姓并没有无家可归。只是粮食方面。”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
    在焦崇山的上书中吗,郑州的粮仓被黄河之水侵袭,十之八九的粮食都已破坏。所以水灾来临之时,根本无法开仓放粮。
    焦崇山说道:“至于郑州管制下的县城就。”
    说着焦崇山脸色一红,尴尬的不敢说下去。
    焦崇山立刻跪在了我的面前,反而把我弄愣住了。
    焦崇山拜道:“靠山公,是焦某无能,陛下让我管制郑州,我却让郑州百姓流离失所,朝不保夕,都是我焦某的罪过,请靠山公责罚!”
    就算焦崇山不说,这一路而来,我也知道结果。最重要的就是黄河水灾,这与人无关,不可抗力的事情,其实人类所能控制的?
    我来忙说道:“焦知府!请起!”
    “靠山公!”焦崇山愧疚的说道。
    我喃喃的说道:“焦知府请放心!我等前来,就是为了解决黄河水灾,解救难民。陛下早已下旨,在南五省调集存粮,焦知府放心!用不了几日,粮食即可运到!”
    我发现在焦崇山在听我说完话之后,脸上并没有喜悦。而在焦崇山身后的那些官员,依旧也是愁眉不展。
    我的耳朵非常的犀利,也听到在焦崇山背后的几个官员窃窃私语。
    “还需要等几日啊。”
    “哎!我还以为靠山公来到郑州,会带来一些粮食!”
    “算了吧,京都能派来靠山公,就说明陛下重视我等。我看还是在等等吧。”
    “等?我们能等?还是老百姓能等,我都两天都没有进食了。”
    焦崇山就在我的身边,也听到了那几个官员的窃窃私语。焦崇山狠狠的朝着那几个窃窃私语的人瞪了一眼,吓得那几个人瞬间用手悟了悟嘴巴。
    这样尴尬的场面,我又不是不明白。
    我尴尬的一笑,大声的说道:“焦知府,各位大人!黄河水灾,并非人力所能控制,不过请各位大人放心!天朝马上就会派发粮食和救灾银两,到那时,一切定有结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允炆这才刚刚登基为帝,就遇到这种不吉利的事。确实很丧气。
    所以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在这一次的救灾之中,好好的宣扬朱允炆的仁德。
    在焦崇山的安排下,我们这一行人来到了行馆。而这一路上,我清楚的看到,郑州!这个千年古城,如此的破败不堪。
    很多房子,倒塌了许多,很多窗户纸,也都是破败的。很明显,在我来之前,焦崇山已经派人安排过。要不然死尸也会随处可见。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整个郑州城无粮。城内的树木,都可以清楚的看见没有树木。很明显,那些百姓饥饿的程度,竟然偷偷的把树皮刮下来,以吃树皮为生。
    在行馆之中,我们这一行人,也只能吃粗粮度日。
    三日后,魏国公徐辉祖麾下将官封可言带队,来到了郑州城。
    “末将封可言拜见靠山公!”
    “封将军,你来了可太好了,快快请起!”
    “靠山公!末将奉魏国公之命,先将南五省的救济粮晕了过来,魏国公说,由于救灾刻不容缓。而收集粮食,需要时间!魏国公命我,先将这十万石粮食,先行送到郑州!至于其他救灾粮!魏国公说,请靠山公放心!魏国公一定会在几批的运过来!”
    “好!”我兴奋的说道。
    只要是有粮食,那就是好事。十万石的食量,确实不高,不过足以拯救以郑州为中心的灾民!
    “焦知府!”
    “在!”
    “焦知府,马上通知各地官员,集合所有的灾民,在郑州各地建立放粮站!马上记录成册!”
    “是!靠山公!”
    在我的安排下,焦崇山马上派人在郑州城内建立六个发粮驿站,率先给城内的百姓发粮。又在郑州城外建立三个驿站发粮。
    短短不到两日,十万石的粮食,被发空。
    又在四日之后,魏国公徐辉祖又派遣人员送来了八万石粮食。依旧是不到两天的时间,发放完毕。
    尤其是郑州这里发粮之事,犹如瘟疫传播的速度,就是那么快。
    在郑州附近的,乃至比较远的城市灾民,纷纷涌入郑州地界。
    无奈之下,就在郑州地界的灾民也开始越来越多。
    不过这些也都是暂时的混乱。
    连续两个月的救灾,瞬间黄河水灾也逐步得到了控制。
    “靠山公!魏国公到!”
    “是吗?快!带我前去。”
    我率领人马,马上走出了行馆!
    在行馆的大门外,只见徐辉祖刚刚下马,徐辉祖在看到我之后,连忙拜道:“徐辉祖岂敢让靠山公出来迎接,万罪!万罪!徐辉祖拜见靠山公!”
    其实在爵位上,我和徐辉祖是一个等级,不过朱元璋和朱允炆也都多次下旨,我乃百官之首,所以在除去皇帝之外,我在任何人的面前,都是高人一等。
    我连忙拉起了徐辉祖,连忙说道:“魏国公玩笑了。快起来!”
    徐辉祖缓缓的站起,连忙说道:“靠山公,徐某不才,不辱使命!粮食两百万石,白银三千万两,运到郑州!请靠山公查收!”
    听到这几个数字,我心头特别的震撼!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拉着徐辉祖的手说道:“魏国公,你乃这一次救灾的第一人。我李昊替那些百姓,谢过你了。”
    徐辉祖连忙说道:“靠山公说笑了。徐某之时奉靠山公之命完成救灾使命,岂敢谈功。”
    徐辉祖所率领的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来到郑州城。这对人保护着粮食和银子,实属难得。
    我拉着徐辉祖的手,进入到行馆之中。
    我朝着齐泰说道:“齐大人,交接的功夫,就交给你、易内史、焦知府吧!”
    齐泰连忙说道:“是!靠山公!”
    我长出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这一次救灾,定然能赶快结束。”
    徐辉祖也说道:“是啊!陛下与靠山公都心系百姓。此次救灾,若不是得到靠山公的办法,也不会如此的顺利。”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暗道:当初我打算找一个能人,前去南五省推行养老金的政策。一时间无人可选,在齐泰的推荐下,徐辉祖果然是可以胜任。
    而且也仅仅就是两月的时间,徐辉祖就搞定了南五省的那些商贾。
    由此可见,徐辉祖并非只是靠在徐达的福荫生活,徐辉祖内心也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的好官!
    毕竟粮食和白银数量巨大,齐泰等人审查就需要几日的时间。
    齐泰等人返回行馆,齐泰道:“靠山公!我等已经核对所有粮食、银两。数目正确。”
    我缓缓的点头说道:“很好!那就从明日!不!明日发榜,后日发粮,且每家每户都会得到天朝下发的救灾银!”
    齐泰连忙回道:“齐泰明白!请靠山公放心!”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的这些官员。我心里特别的安慰。
    从我来到郑州之后,有几日都是没有东西吃,到现在灾情得到了控制,这与在场的诸位都有很大的关系。
    我喃喃的说道:“等到灾情结束,我一定上书陛下,表彰各位大人之功!”
    “多谢!靠山公!”众人齐声拜道。
    而此时,也只有一个人在弯腰下拜之时,脸部诡异的笑着。
    “李昊,你的死期将尽!可不要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