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穴少女和她的触手男友 作者:biucj

    16

    当。

    第二天去学校的路上,娇娇一直在想如何拒绝小白,她现在很后悔昨晚上课的时候给小白希望,今天又拒绝,小白肯定很失

    望。

    然而还没到学校,就出了事,一辆面包车忽然在她和张皓旁边停下,车门打开,四个黑衣大汉跳了下来,将她们两个抓住丢了

    上去。

    而后,面包车开动了。

    娇娇趴在地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这个时候她的身上多了一条绳子,将她紧紧缠住,同时还有一把刀横在她的

    脖子上,一个黑衣男人阴冷道:“别动,否则我杀了她。”

    他这么一说,旁边原本打算反抗的张皓放下了手,只是紧张地盯着娇娇。

    娇娇也看着他,脸色很苍白,她胸口在那里不停地起伏,心脏怦怦狂跳,在想一件事:这些人是谁派来的?该不会是那个杨伟

    吧?

    她的猜测很快被否定。

    “你们是张昕派来的对吧?”张皓在那里问黑衣男人。

    张昕?娇娇听到这个名字愣了愣,很快想到这个张昕会不会是他的那个姐姐,之前在桥上碰到的那个。

    黑衣男人咧嘴一笑,“你说是就是吧,反正等下你就会见到她,没必要瞒你。”

    张皓的姐姐居然派人抓她们!娇娇很震惊,这个张昕看起来挺漂亮的,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来。

    那么张昕抓她们是要干什么?难道是要把张皓从她身边带走?

    想到这里,娇娇整颗心提了起来,她很喜欢张皓,这个时候把他从她身边带走,她恐怕会疯掉。

    那么,这件事还有转机吗?张皓有没有可能……

    很快她们便被带到目的地,是郊外的一个大仓库,她们两个被那四个黑衣男人押了进去。

    里面除了放有很多杂物之外,居然还放了一张大床还有一张椅子,张皓的姐姐

    roushuwu.

    张昕衣着极为清凉地坐在椅子上,她丰满的乳房足足展露出来三分之一,雪白圆润。

    她身上那件鹅黄色的连衣裙裙摆很短,勉强遮住内裤,没穿丝袜的双腿展露无遗,白花花的,很是晃眼。

    娇娇深吸一口气,觉得这样性感的一个女人,是个男人都顶不住,张皓会不会跟她走啊?

    不过这个担心一闪而逝,她相信张皓,他不会就这么离开自己的。

    正想着,张昕从椅子上站起,优雅走了过来,没怎么看娇娇,有些深情地注视地张皓,“张皓,我们已经有……三天不见了

    吧?三天不见,如隔三秋,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张皓眉头紧锁,沉声问:“你想干什么?快把娇娇放了。”

    “原来她叫娇娇吗?”张昕这才看向娇娇,而后不屑地收回视线,“张皓,你之前不是很喜欢我吗?那时候我不懂你,现在懂

    了,你跟我走,如何?”

    娇娇脸色白一阵红一阵,紧张地盯着张皓,生怕他点头同意。

    所幸张皓并没有,而是冷冷回道:“再说一次,那一次完全是身体的自然反应,还有,你是我姐姐,你能不能有点羞耻心?”

    “又不是亲姐姐,就算亲姐姐,我也想被你……干啊!”说到最后,张昕逼近张皓,那饱满的胸肉想要压在他身上,张皓却是

    后退几步,和她拉开距离。

    “我不想那么做,放开娇娇,让我们走。”张皓说。

    张昕闻言胸口一阵剧烈起伏,那两只大白兔都快跳出来了,她看了看娇娇又看向张皓,“你留下来,她就能走,否则,我就让

    他们轮了她!”

    话音刚落,那四个黑衣男人就围向娇娇,娇娇想逃开,但身上缠着绳子,根本就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逼近,他们目光

    中的淫邪,让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丝不挂站在那里被他们看一样。

    而接下来,恐怕就不是看那么简单了……

    难道,她真的要被他们轮了吗?

    娇娇绝望地想着,忽然,那边张皓动了,几步冲了过来,将娇娇护在身后,而后几根触手杀出,往那四个男人身上甩去。

    原本经常操娇娇的触手,现在非常残暴,不过几下,便将他们打得倒地不起,一个个痛叫不已。

    至于他的那根阴茎,标枪一样立在他身上,粗长又狰狞。

    搞定了他们,张皓看也不看张昕,便将娇娇抱起要带她走,见此情形,原本看呆了的张昕立即反应过来,娇声叫他名字。

    而后当着仓库这么多人的面,将连衣裙脱了下去,白花花的娇躯完全暴露出来,哪怕那些倒在地上的黑衣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甚至有的还在流口水。

    “张皓,姐姐这么诱人的身体,你真的不想上吗?”张昕扬了扬下巴,有些骄傲地问。

    张皓却是看了她一眼就将视线收回,抱紧怀中的娇娇,说了三个字没兴趣,便大步离去。

    27、老公我好想要

    张昕没有再留张皓,恐怕以后也不会再找他了,也是,脱得一干二净让张皓上,张皓却那么不给面子地走了,这什么意思就算

    她是三岁小孩也该明白。

    张皓将娇娇身上的绳子解了,拦车将她送回学校,然后他才去上班。

    虽然因为刚才的事娇娇现在颇为不平静,但碰到小白,她还是立即想起昨晚两人聊的那件事。

    小白更是挂在心上,看到她便问:“娇娇,那个秘方你带来了吗?我真的很想试试胸口有几两肉的感觉!”

    娇娇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回答:“我昨晚回去去问,人家已经没有那个东西了。”

    她最终决定自私一点,不给小白弄张皓的甜液。

    小白闻言,在那里盯了娇娇好一阵,而后才很无奈地说:“哦好吧,那以后你再帮我留意就是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小白的语气平淡了许多,让娇娇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过她并没有多想,只当是错觉。

    上了两节课,去食堂的路上,小白竟然说要找男朋友,并且已经有目标了,班上的王坚。

    “怎么这么突然?”娇娇很意外。

    小白撅了撅嘴,“怎么突然了?我一直觉得王坚不错啊,相比较而言,娇娇你谈男朋友才很突然好吗?忽然就把男朋友带班上

    了,啧啧,太厉害了。”

    娇娇被她说的有些害臊,抬脚轻轻踹了她一下,说:“好吧,那你加油,早点把他拿下。”

    “嗯!”小白看起来干劲儿满满。

    结果到了晚上,小白和王坚都没有来上课,娇娇没有给小白发短信,因为已经猜到她们去干什么,肯定是约会去了,吃饭看电

    影,甚至可能去开房……

    虽然老师在上面讲课,娇娇却是很心不在焉,想完了小白,又想起早上发生的那件事,她看了坐在旁边的张皓一眼,拿起笔,

    写了一个小纸条给张皓。

    你姐姐那么性感,你……真的一点都不想?

    娇娇写完,小嘴咬了好几次才将小纸条递给他,很快他便回复,没想到他的字很好看,就像书法家写的似的,至于写的内容,

    却让娇娇面红耳赤。

    在我眼里,娇娇你才性感,浑身上下无处不吸引我。

    油嘴滑舌!尽管娇娇回了他这四个字,心里却是美滋滋。

    张皓没再写小纸条给她,而是将手摸进她的裤子,覆在她的双穴上。

    这个混蛋!娇娇吓死了,虽然旁边没人,她还是低着头红透了脸,伸手想将他的手拉开,张皓却是不肯,坚持将手指摸进她的

    小穴,在那里捣弄。

    流氓!色狼!淫棍!娇娇心里这么偷偷喊他,却是不再拉他的手了,只是双腿将他的手紧紧夹住,好让他在她小穴里温柔一

    些。

    她的小穴很敏感,早就被他弄得在那里流淫水,这个情况下她还怎么好好上课?只能低着头默默感受那手的动作,尽管很舒

    服,小嘴却是紧紧咬住,不敢发出哪怕一丝声音。

    这节课结束的时候,娇娇的下面已经成汪洋,她甚至都站不起来了,只能等到同学都走掉的时候,让张皓搀扶起来。

    “都怪你,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娇娇嗔怪地看着张皓。

    张皓温柔一笑,“那怎么办?我背你回家?”

    “嗯……”在娇娇看来,只能这样了。

    娇娇让张皓背了出去,她们这样,自然被学校很多人围观,她害羞得早将小脸埋在张皓肩上,脸颊很烫。

    而回到家,张皓刚把她放下来,她就从后面抱住张皓,小手摸进他的裤子,抚摸他的阴茎。

    “老公,我好想要……”之前上课被张皓的手指弄得实在是舒服,她已经隐忍好久了,回来的路上她甚至感觉压在他后背上的

    乳房都是坚挺的,更不要说双腿之间的湿润。

    她现在只想让张皓的阴茎操她,不,不光阴茎,还有粗糙又

    roushuwu.

    粗长的触手!

    现在只有她们两个人,张皓那四根触手很快便冒了出来,还有那根阴茎,在她娇嫩的小手里坚硬狰狞。

    张皓没有说话,而是行动起来,将她摁在门板上,裤子才扯到膝盖上,他就迫不及待抓着阴茎磨蹭她前方的小穴,另外还有一

    根触手在蹭后方的那个,另外三根则在她身体各处缠绕。

    他的一只手摸进她的上衣,钻进文胸,覆在她的一只乳房上,温柔揉弄。

    娇娇正享受这一切,忽然身体里的空虚被填住了一些,是那一阴茎一触手顶了进去。

    娇娇舒服地娇吟,而后将下体迎向那两根东西,它们很明白她想要什么,抽插着深入,因为它们现在的状态极好,比以往还要

    粗,将她那两个小穴塞得甚至将连淫水都流不出来。

    张皓将她抓紧,开始狠操起来,两人下体一次次碰撞在一起,啪啪连响,她们身后的门也是一阵阵闷响,不是门太脆弱,而是

    张皓很大力。

    张皓的力量让娇娇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畅,她的娇躯被操得软绵绵的,在那里一个劲儿摇曳,白里泛红,还一阵发热。

    张皓似乎很喜欢这样的她,将她在门上操了一会儿后,将她抱入怀里,抓着她的大腿和屁股活动着下体尽情操她,操得她在他

    怀里不停晃动,那双早已展露在外的软嫩乳房一下又一下地蹭着他的胸膛。

    28、边口边被手指操

    阴茎和触手从下往上操她的两个小穴,娇娇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坐在这两根东西上面一样,既舒服又害怕,因为它们很长,怕

    身体被它们贯穿了。

    然而她又很想让它们贯穿,情不自禁地往上面坐去,但还没坐到底,身体便被它们操了起来,紧接着又坐下去。

    一次次地起落中,娇娇尝到了极致的欢愉,尽管它们将小穴堵了个差不多,淫水还是喷了起来。

    淫水让她的小穴更加湿滑,那两根东西的势头便更猛烈了,娇娇一边高潮一边被它们操,她的小嘴根本就合不拢,“老公……

    老公好舒服啊……我……我爱你……啊啊啊啊……”

    张皓没有回答,只是将她抱得更紧,让她那对乳房贴得他更厉害了,那两根东西也在她身体里更加猛烈。

    阴茎硕大的龟头还有触手很有感觉的粗糙纹路,令娇娇深陷进去,尽管没什么力气了,还是努力扭动着身子,小穴一个劲儿地

    吸咬。

    就这样,娇娇很快又高潮了,张皓也即将抵达终点,两只有力的大手死死抓着她那两瓣雪白的屁股肉,三根触手将她窈窕的身

    体缠绕,小穴里面的阴茎和触手开始最后的冲刺。

    十几下后,他的体液如喷泉一般喷了出去,量很大,温热又粘稠,娇娇忍不住又是一阵娇吟,两个小穴将它们死死咬住,鼓励

    它们再多喷一些。

    客厅操完之后,两人又转战浴室,刚刚洗干净,两人就在洗手池上干了起来。

    娇娇坐在上面,张皓站在她的身前,两根触手刚掰开她的大腿,阴茎和触手便顶了过去,不过这次阴茎换了一个小穴,触手也

    不是刚才那一根。

    后来娇娇后背贴在镜子上让张皓操,他狠操她的同时,两只大手爱不释手地在她乳房上揉弄,一只手一只乳房,让它们在他手

    中变形被挤压。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