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高辣文 > 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 > νǐργzщ.cOм 何娇娇受刑(上)·我们受

νǐργzщ.cOм 何娇娇受刑(上)·我们受

    “啊?”倪若愣住,没有想到夏侯空会问她。
    “你们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夏侯空也看了邢露一眼。
    何娇娇陷害的是她们,让她们来出些惩罚的点子,自然是最让她们解气的。
    倪若和邢露对视一眼,邢露虽有想法,却不太敢表示,倪若便回头朝夏侯空道,“出逃女奴要受的罚,还有我和露露受过哪些罚,让她也全受一遍吧!”
    何娇娇在她们被送往调教部的路上就对她和邢露抱有敌意,入部后被司以扬等人调弄过后性子里的戾气表面上看似没了,实则心思变得更加歹毒,由此可见她从未真正改变过,还一心想置她们于死地,那就怪不得她无情了!
    夏侯空颔首,又加上一条,“罚完了,逐出部去。”
    他只要想到万一倪若在何娇娇的怂恿下出逃成功,他们彼此就要这么错过,就不想轻饶她,她已是残花败柳,又身无分文,被逐出部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那个……大人,”凤娘恭敬地朝夏侯空请示,“她也是部里花了些银两买来的,就这么逐了未免可惜,不如就送去军营里……”
    凤娘意味深长的尾音让大家心知肚明,夏侯空爽快批准,“你全权处理吧。”
    “是!”凤娘得了准信,朝何娇娇道,“贱奴何娇娇,怂恿、陷害女……同伴出逃,触犯部规,多罪并罚,即刻拉到前院去受刑!”
    凤娘说话间硬生生将“女奴”的“奴”字咽了回去,改成“同伴”。夏侯空都出面替倪若做主了,倪若现在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她又怎敢继续称倪若为女奴?
    “还有你!”凤娘朝膳房女工道,“有眼无珠,罚你磕头道歉!”
    “是!是!”女工赶忙面朝倪若和邢露,把头磕得“咚咚”响,“小的愚钝,小的有眼无珠差点害了两位姑娘,求姑娘原谅!”
    她其实和孙嵋是朋友,孙嵋看不惯自负的何娇娇,得知何娇娇要陷害两人后便顺水推舟,让她见机行事,等待机会,以唯一的证人身份把何娇娇彻底扳倒。
    至于她为何没有阻止两个女奴出逃,孙嵋没有让她阻止,加上她本身也不喜欢那些女奴们,自是不会阻止她们自讨苦吃了。每日更新通知:作者微博面粉在找水。
    孙嵋这一计果然妙,她是为调教部树立威严的立场办事,就算告发错了人,也还是会得到谅解,区区磕头道歉,她磕就是了,最重要的是何娇娇被成功扳倒,简直大快人心!
    夏侯空觉得只磕头道歉还是轻了,追加了扣女工两个月俸禄,女工脸色一变,但也不敢有任何怨言,只得乖乖领罚。
    “我没有陷害她们!”何娇娇被两名女官架着往外拖,双腿疯狂乱蹬,不甘心的抓狂大喊,“是她们自己要逃的!贱货!!你.们都是贱货!!贱奴倪若邢露不得好死!啊啊啊——”
    随着她被拖出夏侯院,难听的叫嚷声也逐渐远逝,夏侯空对凤娘淡淡的吩咐,“追加一条,掌嘴五百。”
    “是!”凤娘福身领命,也追出了夏侯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若若说让何娇娇全部受一遍的时候是不是大快人心←←
    赎身·何娇娇受刑(下)珍珠13400加更
    算完何娇娇的账,夏侯空拿着银票到账房去替倪若和邢露赎了身,命手下备了马车来接她们去自己的王府,还把王府的婢女家丁也派过来,把夏侯院里属于他的物件全搬回王府去。
    倪若和邢露身着长至脚踝的大披风跟着夏侯空出调教部时,何娇娇已经在前院受刑,调教部特地搭了个刑台,让她在台上受刑,如此就是围观的人再多也不怕看不见她受刑的过程。
    何娇娇被剥了个精光,双手被反绑着跪在刑台上,被两名女官把嘴掴得“啪啪”响,五百个耳光打完,她已是满面红肿,头晕眼花。
    3W·PO-18·て0m几乎全院的教官女奴们都在前院里围观,刑台周边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倪若和邢露在不远处的走廊里,见状也忍不住驻足观望。
    五百个耳光打完,何娇娇被挪到调教椅上固定好,花户大开,位于正面的人甚至能清楚瞧见她的骚洞。
    接下来,两名女官上前为她穿乳环和阴环。这一项惩罚是凤娘加的,部内需要培养更多熟悉穿环之技的女官,正好趁此机会拿何娇娇的身子来练手。
    负责穿乳环的女官今日是第一次动手,捏着乳环上尖细的银针往何娇娇一边奶头里扎入,由于经验不足,一次没穿透,捏着针又随意使力一扎,这才把奶头穿透,刻有贱奴字样的乳环成功戴在了她开始发红的奶头上。
    “啊!”
    经过这一折腾,何娇娇自是痛得尖叫不止,然而她嘴里早就被撑入一个矩形的木块,让她无法言语,只得大张着嘴痛叫。
    凤娘吩咐要让何娇娇每个奶头上都穿两个环,所以女官继续用尖针刺何娇娇的奶头,同时,负责穿阴环的女官正在掌掴何娇娇的私处,边咒骂她是贱奴,边把她花户打得一片通红,阴蒂阴唇充血肿胀。
    待何娇娇两个奶头都被穿了两个乳环后,女官开始给她穿阴环。每日更新通知:作者微博面粉在找水。
    一左一右两名女官拉扯着她被打肿的阴唇,由上至下,每片阴唇共穿了五个小巧的小银环,穿阴环虽没有乳环痛,这么多环同时穿刺,何娇娇还是不住两股发颤,带动阴环也不住摆动,活像两条飘摇的柳枝。
    穿完阴唇的小环,女官取来最后一个稍微大一点的环来,捏住何娇娇红肿凸起的阴蒂,针尖对准那最娇弱的小嫩粒穿刺过去——
    “啊啊啊——”
    何娇娇弓身尖叫,私处喷射出黄色的水液——
    她被扎失禁了。
    “哇——”
    “咦——”
    围观的众人见她喷尿,起哄之余,在她正前方不远处围观的人急忙嫌弃地散开闪躲。
    何娇娇羞愤难当,耻辱和疼痛让她下体不断收缩,这时女官抓来一条黑不溜秋的鲶鱼给何娇娇看,生猛的鱼在她面前不断甩尾,腥臭的水溅了她一脸。
    她起初还不明白这是何意,当—女官握着鱼往她大张的双腿间去时,一股恐惧才从心底升腾,疯狂扭动屁股想躲避,但被另一名女官坐在肚子上,牢牢压制住了下体,紧接着,一个粗大冷硬、滑不溜秋的东西硬是挤进她穴内。
    何娇娇一阵恶心绝望,几欲想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只不断发出干呕声。
    鲶鱼入了这么个紧窄之处,不适的想逃离,鱼身剧烈扭动,钻得何娇娇恶心不止,大口喘着气,终流下不知是恐惧还是愤恨的泪水。
    女官一手在何娇娇穴外托着,防止鱼身滑出,另一手揉捏何娇娇被穿了环的阴蒂,何娇娇受痛将阴穴缩得更紧,鲶鱼就更加难受,挣扎更为剧烈,一个劲的往她肚子里钻,钻得她小腹一鼓一鼓蠕动不已。
    _____________________
    彩蛋——
    鲶鱼:我又尼玛的有什么错???
    粉粉(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_____________________
    被木驴操坏肚子·苦尽甘来终入府
    围观人群目不转睛的盯着何娇娇那露出一小节甩动鱼尾的穴儿,有人同情,有人唏嘘,也有人幸灾乐祸。
    倪若默默望着被活鱼塞穴的何娇娇,心中五味杂陈。同是触犯了部规,跟何娇娇相比,她是幸运的,夏侯空因对她有情,那晚哪怕是在盛怒之下也还是叫停了,否则那晚的她就会是现在的何娇娇。
    夏侯空见倪若脸色不是很好,想来是看了这种残忍的场面导致了不适,开口转移她的注意,“还看吗?”
    倪若摇头,朝夏侯空笑了笑,“走吧。”
    已经确认何娇娇受了罚,剩下的也没什么好看的了。
    ……
    待三人出部上马车离开后,何娇娇穴内的鲶鱼也已累得停止动弹,被从她一片狼藉的肉穴里取出。
    何娇娇也被折磨得浑身无力,眼泪口水横流。
    3W·PO-18·て0m很快,她被放下调教椅,双手反绑在身后,脖子上也缠了一根锦绳,人被搬上装有一根七号玉势的机关木驴上,被鲶鱼染得满是腥臭的下体对准玉势,身躯被重重按下,玉势从穴口直捅进子宫内。
    “啊啊啊啊——”
    何娇娇凄厉的哀嚎响彻前院上空,身躯因剧痛而僵直,此时机关木驴被开启,很快就一前一后的剧烈晃动起来,粗硬的玉势在她穴内无情地捅来捅去,很快有鲜血顺着她私处流出,从木驴背上淌下。
    “凤娘,此番会不会太激烈了?她那肚子怕是要坏了……”一名女官在凤娘耳边悄悄提醒。
    “她反正是要去军营被男人操的,肚子坏了才好!省得入了军营没多久就被操怀孕,届时再被操落胎,又是好几日伺候不了军爷们!”凤娘喝了一口茶,对着围观的女奴们,尤其是初来乍到的初女们说教,“都瞧好了,违反部规就是这个下场!”
    ——
    璟安王府外,夏侯空、倪若和邢露从马车上下来,倪若抬头望着王府高高的牌匾,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倪若止步不前,拉了拉夏侯空的衣角,“大人……”
    每日更新通知:作者微博面粉在找水。夏侯空的额娘皇太妃就在府中吧,她还没准备好要如何面对皇太妃,若皇太妃嫌弃她的出身,不喜欢她怎么办?
    夏侯空正要问倪若怎么了,一旁的邢露忽的就在两人面前跪下叩头,“民女邢露感谢王爷和倪姐姐的再造之恩,邢露愿在王府做丫鬟,做牛做马,以报王爷和倪姐姐大恩大德!”
    夏侯空和倪若一个替她赎身,一个待她如亲妹妹般照顾,她不止一次感叹,被卖来调教部的路上若是没有遇见倪若,她这一辈子就毁了。
    倪若赶紧也蹲下拉邢露,见邢露稚嫩的脸上已满是泪痕,她也忍不住落泪,“我们怎么会让你做丫鬟呢?”
    她没有弟弟妹妹,邢露比她小三岁,又乖巧单纯,生得也水灵可爱,所以她一直把邢露当作自己的亲妹妹般怜爱。
    她们在千里迢迢被送往调教部的日子里就已相依为命,入部后更是互相扶持,若是没有邢露,她在怕是连个能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如今共苦完了,又怎会让她当丫鬟呢?
    νíργzщ.cΟ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