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历史 > [快穿]万人迷翻车指南(NP) > zρō壹⑧.cōм 瑶阶树 4

zρō壹⑧.cōм 瑶阶树 4

    “苏师弟,那二十四名真鸿派弟子,你何必亲自动手?”
    容翊的目光停留在苏凛钰的前额,一道狰狞的伤口横亘其上,红褐色的血痂被瓷白的肌肤衬得更加刺眼。
    那是被茶盏砸破的。
    “修仙者不得参与凡间俗事,不可滥杀无辜,他们的所作所为,早已犯了大忌。将他们交由各自的宗门处置,后果也不会差多少。”
    容翊语气平淡,目光却不离苏凛钰冷淡的面容。
    他想要问个明白,他知道苏凛钰向来不是冲动鲁莽的人,其中必有苦衷。
    青脂灯烛火幽幽,静默地烧了一寸烛泪。
    “那日我到时,看见那个母亲,她身后藏着一个孩子,她的喉咙明明被刺出一个血洞,却在无声地说着话,我见她反复地说着‘怀瑾,别怕’。”
    苏凛钰垂眸,浓密的眼睫不安地颤抖,像一只翩跹在花丛中的羽蝶,眼角的泪痣殷红如血,给那姝丽的脸更添一分难言的脆弱。
    “我救不了她,但我想要帮帮她。”
    “说来也可笑,那一刻,我突然还她一个公平。”
    乌发仙人半张姝丽的脸掩藏在黑暗中,嘴角勾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中绽放出了璀璨的亮光,让人不免想要晨光将至的启明星。
    “师兄,我当时想的不过是一命偿一命罢了,现在想想真是太天真了,在实力为尊弱肉强食的修仙界中讲公平,真是太可笑了。但是倘若交由宗门处置,那些人也只会被不痛不痒地责罚一番,我并不曾后悔。”
    容翊心中叹息,苏师弟是孤儿,自小体弱多病,被来岚峰峰主抚养长大。即使心中清楚人心险恶,但是心底总是存着一分善意。
    “你没做错,下次注意些,别被人找到了把柄。还有,柳师妹和越师弟他们都很担心你。”
    容翊语气放软了些,心底带着些无可奈何的妥协,微微向前走进了一步,伸出手摸摸了面前人的头顶。
    总归,自己还是护得了他的。
    “师兄,可以帮我个忙吗?我带回了一个孩子,他叫顾怀瑾,帮我照顾一下他,有几句话帮我转述给我师父。”
    ……
    那日顾家灭门,自小生活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社会的苏凛钰表示整个人都裂开了,虽然在电视剧中见过这种血腥的场景,但是看见和亲身经历是全然不同的两件事情。
    好不容易从这种震惊中回过神来的苏凛钰转头就看见半张脸沾满鲜血的顾怀瑾,在火光中折射出亮光的长剑淌着殷红的鲜血,身后冲天的熊熊燃烧似乎要烧尽一切的火焰……
    紧接着,杀千刀的系统愉快上线,丢下了一堆棘手的任务。
    【主线任务触发,剧情“顾氏灭门怀瑾玉”
    任务内容:杀死在场除了任务目标之外所有的活口并灭掉许葛明的元神,保护好任务目标,秘密将之带回沧瓯山。
    备注:苏凛钰总是以为自己是个压轴出场的终极boss,实际上,他只不过是个救驾来迟的小太监,谄词令色地恭候小皇子回朝。】
    谄颜媚色的小太监·苏凛钰灰溜溜地“喳”了一声,接下了任务。
    系统是高冷的系统,但是任务却是不正经的任务,总是借机嘲讽苏凛钰,偏偏苏凛钰还不能回击。
    苏凛钰看了眼跌坐在地上的狼崽子,挥手布置下了一个保护罩,双手五指呈鹰爪状迅如闪电地朝许葛明头上抓去。
    顾怀瑾见眼前的白衣仙人从男人头上拽出一个白蒙蒙的拳头大小的光团,那光团在他白皙的掌心中不断翻滚,挣扎着想要逃出去但是又被无形的枷锁束缚。
    他好奇地端详着白衣仙人掌心不停变化的光团,隐隐从中看出了那个男人丑恶的嘴脸,但是却又不十分明显,若隐若现,转瞬间就消失不见。
    “你要是动我一根汗毛,我爹一定替我报仇的,我发誓,你会死得很惨的……”
    光团的中传来了尖锐熟悉的叫声,他仍是愚蠢地叫嚣着要给苏凛钰好看,似乎完全没有注意道自己的处境。
    “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在你身上用刀划上密密麻麻的伤口,在上面涂满蜂蜜,将你丢进五毒窟里,让蚂蚁,蜈蚣,蚰蜒还有蝎子爬到你身上伤口里啃食……”
    话语中的怨毒令一旁的顾怀瑾狠狠地皱起了眉,他看着白衣仙人脸色平静地捏碎了掌心中的光团,点点白光消散在空气中。
    尖锐嘶哑的谩骂声戛然而止。
    “你在这儿不要动,等我回来找你。我在你身边布下了一个保护罩,没有人能伤你。”
    仙人伸手摸了摸顾怀瑾的头发,顾怀瑾抬眼望去,火光映衬下的白衣仙人,脸上染上几分霞色,反倒给雅正温润的面容添了几分无双姝色。
    他眉宇间的笑意细微,犹如暗夜破月,清辉乍泄。
    “我叫顾怀瑾,瑾是美玉,娘亲说我是无价之宝。”
    所以你别不要我,我很值钱的……
    瘦小的男童睁着一双琉璃似的猫瞳认真地说道,他的话听上去牛头不对马嘴,不过苏凛钰赶着去做任务也没有深究。
    “无价之宝,乖乖待着等我回来。”
    苏凛钰丢下这句话便御剑离去。
    珠玉居,这是苏凛钰的住所。
    沧瓯山的的亭榭楼台取名讲究,大部分出自诗句,取名往往蕴涵着美好的寓意,但是苏凛钰的珠玉居却不是。
    珠玉居本来不叫做珠玉居,其由来让人忍俊不禁。
    苏凛钰是单系变异冰灵根,平时修炼时总会布下结界避免惊扰,练气期大圆满的苏凛钰在冲击筑基期时,精纯的灵气逸散,脆弱的结界完全承受不住这种紊乱强大的灵力,在第一轮冲击下直接溃散。
    活跃的冰灵力四散游走,苏凛钰的住所四周的温度迅速下降,越靠近安凛钰越寒冷,处于中心的苏凛钰完全不知道他的睫羽,发丝上都是细小的冰蓝色冰霜,远远看上去就像一个栩栩如生的冰雕美人。
    进阶并不需要太长时间,等到苏凛钰将丹田内的冰灵力压缩成一汪精粹至极的湖蓝色液体时,筑基已成。
    在这段时间,苏凛钰的住所边一群弟子围观这奇特的景象,高空中艳阳高挂,炙热的阳光烧的人额前微微出汗,但是苏凛钰头顶却噼里啪啦地下着冰雹,大大小小的冰雹密集地砸在苏凛钰的屋顶上。
    如此大相径庭的蔚然景观,让人啧啧称奇。
    柳如鸢心直口快,灵动的杏眼满是开怀的笑意。
    “大珠小珠落玉盘,大师兄的住所,以后就改名叫做‘珠玉居’吧,又好听又好玩。”
    这个灵机一动的名字获得众人好评,抚泗子甚至还帮苏凛钰重新提了一副匾高挂在房前,即使苏凛钰他是十分拒绝的。
    这就是‘珠玉居’名字的由来。
    抚泗子和容翊两人站在珠玉居内,抚泗子仍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眼睛瞅着房内躺在床上沉睡不醒的男童身上。
    容翊坐在床边,伸出手搭在男童的额上,那瘦小的男童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润,嘴唇皲裂,微微渗出鲜血,看上去像是发烧了。
    那日自从苏凛钰匆匆离去,已经一天半了。苏凛钰走得匆忙,没来得及将这件事情私下告诉抚泗子,只能托付容翊去看望顾怀瑾。
    苏凛钰是真的害怕顾怀瑾这个反派因为无人照顾饿死在珠玉居,他肯定会被系统撕了。
    天不遂人愿。
    顾怀瑾可能不是饿死的,而是高烧烧死的。
    好吧,虽然死法不一样,但是结局一定是系统手撕苏凛钰。
    顾怀瑾的心神本来大受刺激,眼睁睁地看着亲人在自己面前死去,随后又被毫无带孩子经验的苏凛钰无证驾驶御剑飞行,在空中吹了好一阵子风,等到好不容易心神松懈睡下时,苏凛钰人又抓去问罪一去不归。
    倒霉孩子顾怀瑾当晚就发起高烧。
    索性容翊来得早,发现了顾怀瑾发着高烧,但是因为他年纪尚小又是凡人之体,不能服用灵药,只能煮几副凡间的退烧中药喂顾怀瑾喝下。
    “苏凛钰这小兔崽子,买一赠一,净给我捅娄子,还说带回来了一个无价之宝,这是带回了一只麻烦精。”
    抚泗子长叹了一声,看着床榻上脸色红润的男童,心中的忧愁更甚,揪着胡须的手越发用力。
    “容翊,麻烦你照顾一下这个孩子,我去议事厅找掌门商议一下。”
    抚泗子说罢便消失在房中,此时珠玉居外夕阳将落,群山青翠接映,橘红的晚霞中夜露渐重。
    容翊垂眸看了眼沉睡的男童,他眉眼舒展开来,嘴角微微翘起,像是正做着什么美梦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