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容翊故意放水,苏凛钰后背上的伤,也是整整卧床修养了一个半月才完全见好。
    这一个半月里,发生了一件巨大的事情,那就是未来神鬼莫测的反派大boss顾怀瑾——他似乎傻了。
    顾怀瑾自那日高烧之后,便失去了记忆,他忘记了火光烛天后断壁残垣的宁崇靖远,忘记了那抹剑刃寒光滴下的血,更忘记了自己姓甚名甚,是何方人士,有何等深仇血恨。
    他身上没有血海深仇的桎梏。
    这是一个干干净净心思懵懂的孩童。
    顾怀瑾分明谁都不认得,偏偏在见到苏凛钰的第一眼,就兴奋地飞奔扑进他的怀抱。
    才堪堪到苏凛钰腰身的小豆丁,抱着他的气力大得惊人,勒得苏凛钰的老腰隐隐作疼。
    “仙人哥哥,你真好看,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顾怀瑾比之前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好看许多,可能是来岚峰的伙食丰盛,山水养人,顾怀瑾的身高像雨后春笋一样噌噌噌地往上窜,面上长了点肉,显出几分乖巧可爱。
    他仰着头看着神色冷淡的仙人,又大又圆的眼睛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敬仰与濡慕之情。
    “我好喜欢你。”
    他瞅着苏凛钰傻乎乎地笑了起来,大大的眼睛眯成弯月,用小脸蹭了蹭苏凛钰的衣服,像是发现了无价之宝般紧紧地抱住那人纤细的腰身。
    [系统系统系统,我咋办啊?这孩子傻了吧。]
    [这不关我的事,真的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原剧情中并没有出现这个匪夷所思的走向,苏凛钰不禁有点慌。
    [……]系统怒气值+20
    让我来考考这个小傻子的智力有没有出现问题。
    被幸福砸的云里雾里的顾怀瑾见眼前的仙人,秀眉微蹙,启唇说道:
    “你知道地球是圆的吗?”
    嗯哼???
    顾怀瑾一头雾水地看着苏凛钰,不知道是点头还是摇头好。
    [……]系统怒气值+30
    “呃……换一个简单一点的问题,一加一等于几?”
    “二!”
    眼神灵动的男童不假思索地回答,脸上洋溢的笑容像一朵盛开的向日葵。
    好的,看样子没傻。
    苏凛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不过失忆后的狼崽子开启了颜控属性和卖萌加分这一点苏凛钰倒是没想过。
    狼崽子一朝变成小奶狗。
    哦豁,真是刺激。
    呃……真是世事无常。
    “我叫苏凛钰,是你的大师兄,平日里也随他们喊我师兄就好。你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
    苏凛钰将缠着他腰身的狼崽子扒拉下来,蹲下身视线与他平齐,这是一种给人感觉到十分重视和平等的姿态。
    “师父说我叫安怀瑾,师兄你知道瑾是什么意思吗?”
    男童奶声奶气的话令苏凛钰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柔软的黑发,嘴边绽出一抹极淡极淡的笑意。
    “知道,瑾是美玉,你是无价之宝。”
    顾怀瑾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眼前眉眼含笑的仙人,仙人笑起来真好看,他脸上渐渐漫上一层霞色。
    顾怀瑾近日养得极好,浑身上下像是裹着雪皮,越发往粉雕玉琢的小奶团靠拢,全然没有之前阴郁狠鸷的模样。
    这小脸一红,好似一个饱满甜美的红苹果。
    [统统统!顾怀瑾好可爱啊~我想捏捏他的脸,这样会不会崩人设?]
    [……]
    [不可以]
    系统高冷地单方面结束了对话。
    苏凛钰卧床修养时,身为师父的抚泗子前来看望过几次,见苏凛钰没大碍,便衣袖飘飘地潇洒离去。
    被抚泗子数落念叨了几天的苏凛钰瞬间腰不疼腿不痛了,甚至想要起身跳一支劲爆的广场舞。
    不过,抚泗子这个师父当的委实不靠谱,自个儿一身轻松云游四海,转头就将这个狼崽子丢给了苏凛钰教导。
    那日,抚着长须眯着眼睛的抚泗子颇有一副松骨鹤神的高深模样,对苏凛钰郑重地嘱咐:“我要出趟远门,怀瑾与你有缘,又只认你,就由你教导,你教他礼义,教他仁善,收余恨,正性情。”
    “师兄,师兄~你在哪里?”
    站在空旷的庭院中的粉雕玉饰的男童东张西望,奶声奶气地呼唤着苏凛钰。
    男童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满是惶恐不满,似乎下一秒就要落下泪来。
    顾怀瑾对苏凛钰有种天然的依恋,好似初生的幼鸟贪恋着父母的怀抱,时时刻刻都要和苏凛钰待在一块。
    苏凛钰练剑,他坐在小板凳上目不转睛地看着;
    苏凛钰打坐,他有模有样地挺直小身板发呆;
    苏凛钰沐浴,他扒着门框探头探脑地盯梢。
    [……]
    [统,顾怀瑾他好痴汉啊……]
    ……
    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
    近日来,这往日风波不起的修真界又开始活泛热闹起来,各宗门中年轻一派的已有展露头角者在说书人口中一一点评。
    原因无他,十年一次的宗门比试将于近日举行,这次的比试地点设在了阳渝慈新城,这座城坐落于高耸巍峨的宿南山下,慈新城中民风淳朴,气候终年温暖湿润,是以慈新城中草木葳蕤,花团锦绣,是个十足的赏花嘉地。
    少年英雄郎的事迹总是茶楼酒肆中必不可少的热门话题,风雨楼的集英榜上、穷经阁的千秋录里、绘风流的美人谱中最新排名前十的,往往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最为津津乐道的下菜佐餐。
    在慈新城中最大的酒楼醉霄楼中,一名相貌儒雅的说书人坐在中间滔滔不绝地说着,身边围着一群兴致勃勃的看客。
    那人的声音抑扬顿挫,又善于吊人胃口,只见他眉飞色舞地说道:
    “天下人皆知,风雨楼的集英榜是各大宗门中新晋弟子的精英榜,千秋录是三界中重大事件的记录簿,而美人榜,显而易见,就是各大宗门中声名远扬的绝色美人。千秋录暂且按下不表,今年的集英榜和美人谱中出现了一名黑马,竟然占据了两榜中的前十。”
    听众中一片哗然,纷纷议论到底是哪门哪派的后起之秀,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那说书人也不急,慢悠悠地喝了口清茶解渴,惹得性子急躁的听众催促不已,这才娓娓道来。
    “这名少年郎,名唤安怀瑾,是沧瓯山来岚峰抚泗子座下最小的弟子。”
    那说书人打开折扇颇为潇洒地扇了扇风,而后口若悬河地说了起来:
    “要说这安怀瑾身世颇为凄惨,自小父母双亡,寄居篱下,某日来岚峰峰主抚泗子见此子根骨卓绝,聪慧乖巧,心生喜爱,便带回来岚峰抚养教导。
    安怀瑾不过弱冠,已有筑基修为,实乃举世不出的奇才。
    在某次执行宗门任务时,途遇青霞镇水灾泛滥,探查之下竟然发现乌术河中蛰伏着一只作恶的狡镧蛇,安怀瑾与狡镧蛇缠斗了三天三夜,打得天昏地暗风云变色,终于才将这食人蛇妖斩于马下,拯救了青霞镇的无辜百姓……”
    那说书人说得眉飞色舞,绘声绘色,手脚不停地比划,似乎他当时就在现场经历了这场决斗。
    “那狡镧蛇有筑基大圆满的修为,那时的安怀瑾堪堪筑基初期,他们之间差了三阶,俗话说得好,隔一阶,隔座山。越阶打斗不落下乘便是厉害至极,安怀瑾甚至越三阶斩杀狡镧蛇,可谓是旷世奇才。”
    “你说了这么久怎么没说到这安怀瑾的相貌如何,是怎么排上美人榜的?”
    一名布衣的中年男子插嘴道。
    英雄侠义之事佐以仙人之貌才能相得益彰,锦上添花,否则,只能单单夸一句侠义作为,慈悲心肠。
    说书人见座下的人纷纷被调动起兴趣,一拍醒木,又端起桌上微凉的清茗小酌一口,接着说道:
    “且听我慢慢说来,安怀瑾仙姿玉质,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生得风流韵致。
    自然是榜上有名,位列第六。”
    “看你这读书人说得文绉绉,绕死个人,不就是皮囊好看吗?可这安怀瑾是个七尺男儿,怎么就能排上美人榜?”
    总有听众稀里糊涂,不服气地提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这位客官莫要着急,这绘风流的美人榜,并不拘泥于性别。真正的美人,是不分性别的,况且美人榜上第一就是男子。这第一美人,恰巧就是新秀安怀瑾的同门师兄,来岚峰的大师兄——苏凛钰。”
    “古书云:‘美色足以移人’。其实不然,美色在媚不在皮。世人不知,以为美色。媚态之在人身,犹火之有焰,灯之有光,珠贝金银之有宝色,是无形之物,非有形之物也。
    女子一有媚态,三四分姿色,便可抵过六七分。这苏凛钰有十分姿色,加之浑然天成的媚态,一见即令人思,思而不能自己,遂至舍命以图。”
    说书人一脸神思向往的模样,让座下的听众心底也生出了几丝难耐的旖念。
    “你这说书人,忒欺负人了吧,我们这些人都没见过这第一美人是啥模样,你说得再有鼻子有嘴巴,我们也想象不出来这第一美貌如何。”
    被勾起满腔好奇的听众这下就不干了,非要说书人说出个一二三解解馋思。
    那儒雅的说书人神秘一笑,留下了八个字便结束了这次的说书。
    “瑶阶玉树,仙姿佚貌。”
    注释:
    1、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曹雪芹《红楼梦》
    2、古云:“尤物足以移人。”尤物维何?媚态是已。世人不知,以为美色。……媚态之在人身,犹火之有焰,灯之有光,珠贝金银之有宝色,是无形之物,非有形之物也。惟其是物而非物,无形似有形,是以名为“尤物”。……女子一有媚态,三四分姿色,便可抵过六七分。——李渔的《闲情偶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