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粟水城最繁华的地段儿,不是西边正在建的新市区,而是一江之隔的老城。
    老城西街后巷的交叉口,背靠居民住宅楼,前边就是派出所,再往前就是粟水大道,一溜儿的机关单位,要说地段好,这里当属第一。
    这日是周末,交叉口的惠香面馆从早上起就忙得不可开交,老板站在揉面的摊前就没有停过,店不大,伙计也不多,生意却十分火爆,派出所上班的,周围的邻里邻居,都喜欢在这吃,老板一碗牛肉面煮的是炉火纯青,爽滑筋道。
    楚乙提着口篮子从公交车上下来,穿过马路,挤过店门口吃面的人群,走到门口跟正在下面的老板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老板从热气腾腾的水雾中露出个模模糊糊的面容,见他来了,爽朗一笑:“回来啦,今日庙里香客可多?”
    楚乙放下空篮子,换上一边的围裙,从围裙前面的口袋里掏出副半新不旧的棉纱口罩,麻利地换上,声音就从口罩后面传来:
    “不多,跟从前一样。”
    老板捞出来煮好的面条,闻言倒是有些惊讶:“不多吗?你们高叁开学有些日子了,翻过年去就要考试了,这不正是烧香的好时候?”
    楚乙接过一旁的面团,开始大力揉搓起来,淡淡道:“说是嫌不灵,来闹过一回,人就不多了。”
    老板啧啧感叹“心诚则灵,这不去怪自己,要去怪菩萨,人呐!”
    又问他:“东西送出去了?”
    楚乙将面团翻了个面,点了点头。
    “你师父呢?可见到了?”
    楚乙揉面的手一顿,从旁边抓了把面粉洒上去,摇了摇头。
    老板舀了瓢清水进去,锅里沸腾的水冷了下来,闻言叹了口气:
    “你也别想不开,你师父这么做许是有他的道理,你才十七八岁的人,总不能在庙里过一辈子。好好学习,考个大学,比什么都强。”
    楚乙不说话,专注地揉着手下的面团,每一分力气都像是精心计算过,额间渗出细微的汗珠,又被他很快擦掉。
    老板知道他心里有想法,本欲再劝几句,前面又来了新客,连忙出去招呼了。
    一个小脑袋却凑了过来。
    笑嘻嘻道:“楚哥。”
    楚乙回头望了一眼,“你不去做作业,到前面来做什么?”
    那小孩儿正是老板的儿子,今年十二岁,读初一,人小鬼大,也是野惯了的,平日就总爱缠着楚乙玩儿。
    楚乙赶他,他也不走,只仍旧笑嘻嘻的:“刚才我跟二牛在昌民巷那边玩儿,你知道我在你家看见了什么吗?”
    楚乙:“什么?”
    小孩儿神秘道:“你家可来了位仙女儿!”
    楚乙手里的面团猛地摔在了面板上。
    **
    九月初的粟水还带着暮夏的暑气,微风拂过庭院中的叶子,送来的还是热风。
    季明月一边维持着无懈可击的乖巧笑容,一边忍受着蒸腾的暑意,在心里暗骂旁边的陈秘书啰嗦。
    “老夫人,季总就交待了这些,我都告诉您了。还有,季总最近忙着处理公司一桩并购,又要照顾二小姐,实在脱不开身,不然早就亲自来看您了,所以让我特地送来这些东西,希望您谅解。”
    院中凉亭内,季老太太正悠悠地喝着茶。闻言眼皮都未抬一下,淡淡道:
    “想来便来,不来便不来,没什么谅解不谅解。”
    陈秘书有些尴尬,但知晓她的脾气,还是毕恭毕敬道:
    “那大小姐就麻烦您了!”
    季老太太点了点头。陈秘书又看了看一旁的季明月,小姑娘也冲他微微一笑。
    他便示意随行的助理放下东西,回头道:
    “既如此,老夫人,大小姐,我们先告辞了!”
    季老太太没说话,季明月柔声道:“陈叔叔慢走。一路顺风。”
    送走两人,季明月的笑容却突然垮了下来,但也只是一瞬,她便重新挤出个大方端庄的笑,拎着一旁的一只袋子朝凉亭中的老太太走去:
    “奶奶,这是我打听了好久,又跑了许多地方,才在仁济堂买到的如意膏,说是养气活血,我们班有同学的奶奶也爱喝这个,说是小毛病好了不少,您看看。”
    季老太太吹了吹杯中浮沫,淡淡道:“我没什么毛病,用不着补。”
    季明月笑意不改,继续道:“哦,奶奶,这件是我给您定制的套装,特地选了透气的面料,摸着也很舒服,在家里穿这个再好不过了。”
    “嗯。你有心了,放下吧。”
    季明月笑容一顿,看了看旁边的保姆,再次拎起一袋茶叶道:“奶奶,您既然爱喝茶,那这袋普洱您一定喜欢。”
    季老太太将茶杯递给一旁的保姆,似笑非笑道:“连我这个奶奶喜欢什么茶都不知道,就敢来献孝心了?”
    季明月僵了僵,指甲差点嵌进掌心。
    “奶奶...我...”
    “行了,这里是老家,不是上海的季府,你想要住在这里,就好好住着,不必刻意来讨好我。”
    季明月微微点头。
    季老太太被保姆扶着起了身,正欲转身离去,却不知看到了什么,冲着季明月背后招了招手。
    慈声道:“小乙来了。”
    季明月唰地回头,庭院之中,有个高大的身影逆光站在院门处,看不清模样。
    季老太太发了话,那人便一步一步朝这边走来。季明月伸手微微挡住日光,直到那人站在她面前。
    挺直的鼻梁,深邃双目,眉眼俊朗。
    带着少年的青涩与超出年龄的沉稳。
    季明月毫不避讳地看向他,似是有所感知,在和季老太太打完招呼后,他也转过头来与她对视。
    良久,季老太太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小乙,这是我孙女,明月。明月,这是楚乙。”
    楚乙点点头,刚准备开口。眼前的小姑娘却展颜一笑,如春花盛放,令群芳失色。他听到那个娇娇柔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楚乙哥哥。”
    ————
    开新文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珠珠收藏点起来!
    这本数据有点点差,所以我来说一下,珠珠每破50都会加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