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历史 > 藏在你身体里的糖(校园H) > ℍǎⅰτǎиɡsんùωù.Ⅵρ 要做吗

ℍǎⅰτǎиɡsんùωù.Ⅵρ 要做吗

    季明月叫完,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楚乙的反应,却见他也不过是愣了愣,随即便恢复到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无波无澜地冲她回应道“嗯。”
    季老太太介绍完便乏了,吩咐保姆李婶儿带着季明月四处逛逛,便率先回了房。
    楚乙也转身往花园走去。
    李婶儿在旁边讲着季家老宅的陈设和规矩。季明月一边做出认真聆听的模样。目光却忍不住滑过楚乙的背影。
    男生穿着件半新不旧的黑色短袖T恤,没有任何装饰,肩膀生得极宽,许是天热,背后晕了一块汗渍,将衣服紧紧黏在他身上,隐约可见肌肉的轮廓。下半身套着条黑色长裤,是中年男人偏爱的款式,西装裤的面料,款式却又休闲,腰宽,所以用一条皮带紧紧绑住。
    季明月不动声色地在心里嗤笑,这男人怎么这么土,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但方才匆匆一瞥,却又惊讶于他身体的硬朗,哪里都紧绷绷的,连一截露出来的手臂都青筋乍现。
    李婶儿还在絮叨。季明月转头笑得乖巧,故作好奇道:
    “李婶儿,那楚乙哥哥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也住在我们家吗?”
    李婶儿顿了顿,笑道:“小楚啊,你别看小楚那样,其实是个苦命的孩子,没爹没娘的,本来是住在山上庙里的,后来长大了要读书才送下了山,庙里的主持出家前跟老太太有交情,因此特地拜托了老太太让寻个住处,这孩子自己选了后花园的小花房,哪儿都不去。说是不白住,平时就帮家里打理打理花园。”
    季明月有些诧异,面上仍是配合的叹息。
    李婶儿讲了一大堆,口干舌燥,咂巴了几下嘴唇。季明月忙道:“李婶儿,您说的我都差不多知道了,天气热,奶奶那里还需要你看着,您快进去喝口水休息一下吧,我自己转转就好。”
    李婶儿被说得正中下怀,眉开眼笑道:“你这孩子真懂事儿,行,那我就先进去了,你自己玩儿吧。”
    季明月含笑应下。
    ⒣@ǐτàηɡs⒣цщц.цк(haitangshuwu.uk)
    楚乙回房后便脱下了身上的T恤和裤子,今天天热,他穿着这身天不亮就徒步上了山,下山后又连忙赶到面馆揉面,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准备洗个澡。
    说是洗澡,其实小花房设施简陋,如果洗澡还要烧水,他平日就拿冷水冲个凉便作罢,在厕所里折腾完,出来后套上了条肥大的运动短裤,准备把脏衣服收拾收拾拿去洗了。
    刚站到床面前,腰间却突然缠上一双手。
    楚乙愣住,浑身僵硬,饶是他没碰过女人,也知道那是一双女人的手。
    季明月只觉得这男人怎么一抱便呆呆的,浑身上下还硬梆梆的,硌得慌。
    但是想到心中计较,她还是将自己贴了上去,胸口饱满的两团乳肉就紧贴着男人裸露的后背,那里才刚洗完澡,还沾着水珠。
    感受到男人的僵硬,季明月抱得更紧,侧脸贴着后背,娇娇地叫:
    “楚乙哥哥。”
    楚乙像是被电流击中般,猛地转过身来将少女扯开,定定地看着她。
    少女双颊一抹绯红,整个人都染上了媚意,和方才庭院中那个天真烂漫的大小姐完全不同。
    楚乙尽量不去管身下汹涌的热气,咬牙道:“你干什么?”
    季明月也不羞怯,被他握住了双肩也不挣扎,只是用指尖在他硬挺的胸膛前打着圈儿,每划过一寸,楚乙就觉得身下的热气涌上一分。
    那张嫣红的唇瓣一张一合,杏眼圆睁,看着他一字一顿道:
    “要做吗?楚乙哥哥。”
    ————
    今日二更~
    不知道这个题材有没有人看,隔壁古言写得我怀疑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