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历史 > 藏在你身体里的糖(校园H) > ℍǎⅰτǎиɡsんùωù.Ⅵρ 收买

ℍǎⅰτǎиɡsんùωù.Ⅵρ 收买

    晚上七点,季明月换下白天的那套衣服,穿上身低调简单的T恤短裤,拿上手机出了门。
    她有季老板给的无限额卡,但这卡没法乱用,季老板随时会收到短信提醒。
    另外有些储蓄卡和散钱,排除掉每个月固定的生活费,季老板也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什么,临走前给她很大一笔零花钱。
    季明月吃的用的都不缺,到了粟水,也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她算了算。
    当个小富婆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季小富婆准备买通楚乙。
    她旁敲侧击地问了问许阳,打听出楚乙在学校后面的网吧里打工。
    许阳在电话那头一说起楚乙便停不下来,季明月知道了楚乙每天几乎都要打工,早上和周末在面馆,晚上一般都在网吧,偶尔回去面馆帮忙。
    季明月看了看院中花园里那个不起眼的小花房,又想起他那件洗得发白的校服T恤和坠在身后的巨大的黑色书包。
    有些一言难尽。
    不说S市,在普通的叁四线城市,楚乙这个年纪的男生或多或少都会有注重外表的心思,新款球鞋,限量版书包,以及印着品牌logo的T恤,拥有这些再正常不过。
    就算在粟水,她看叁中的男生们,也是不缺衣服的。
    可楚乙好像什么都没有。
    季明月心里忽然就涌上一股酸酸涩涩的情绪。
    转眼间又被她硬生生压下去,她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她也什么都没有。
    除了钱。
    *
    叁中后门出去就是一条小吃街,平时属于城管重点整治区域,横穿过这条街是个直通老居民区的巷子,里边儿才是黑网吧的天堂。
    不到八点,蓝天网吧破破烂烂的大门里昏黄一片,只有电脑屏幕反射出来的蓝光在昏暗里显得尤为扎眼。
    季明月张望一阵,还是进了网吧。
    门口的吧台后面似乎坐着个男人,正聚精会神的盯着台式电脑看直播,季明月想上去问问,却赶上有人充值。
    她只好作罢,先往里面走去。
    季明月打从出生起就从没来过这种地方,从前在s市,班上的男生也不是没去过那些灰色地带的网吧,但是大多还是安安份份在家里上网。顶级的设备才是他们竞相追逐的东西。
    大堂里一片烟雾缭绕,与其说是个网吧,看装潢设施更像茶楼,服务的对象也不都是青少年,更多是无所事事的社会青年或者叁四十岁的中年男子。
    季明月没走几步就被呛得直咳嗽。
    她逡巡一圈,尽力捕捉着楚乙的身影,一边想穿过大堂往里面走去。
    路过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电脑前时,偶尔有男人从屏幕前移开视线看她一眼,眼睛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
    季明月被吓得不敢多看,门头往前走。
    前面一排五连坐里有个花臂小年轻正带着耳机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屏幕上显示着qq的聊天界面。
    转头看到她眼睛一亮,起身一把捉住她的手腕。
    “你就是不2不是小公举吧?”
    他一开口,浓烈的烟草气息扑面而来,季明月吓得脸色一白,连他说什么都听不明白。
    见她不说话,那花臂又上下打量她一眼,摸着嘴唇道:“没想到你还真不是照骗啊,妈的老子以为要见光死了呢?你不认识我了?我是狂傲一生啊!”
    季明月有些反应过来了,一边挣扎着将手抽出去,一边磕磕巴巴道:“你,你认错人了,我不是”
    她压根儿没听清他说的什么。
    那花臂不高兴了,皱眉道:“你别给老子装,见多了你们这种女的了,怎么着不满意想溜?咱俩处了叁个月了,你先把游戏装备还给我!还有充的那些会员!外卖费!”
    他大声嚷嚷着,周围一片儿被他吵得不耐烦的纷纷看过来,一边打量着季明月,一边随口说着荤话起哄。
    季明月有些着急了,她努力挣脱着花臂的桎梏,一边想要跟他解释清楚。
    正僵持着,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一把将她扯了过去。
    季明月猛地侧身望去,男生棱角分明的下颚出现在她眼前。
    那花臂莫名其妙地望着他们。
    楚乙没看她,对那花臂点了点头,缓缓道:
    “林哥,你认错人了,这是我同学。”
    花臂将信将疑地看季明月一眼,许是跟楚乙算熟,听他这么说了也就认了,对季明月骂骂咧咧道:
    “我说呢,怎么长这么嫩,学生?学生来这干啥?有病啊!还以为是老子的对象呢……”
    一边又觉得可惜,忍不住回头来打量一眼。
    季明月心里反感,往楚乙身后躲了躲。
    手臂上的力道却是一重,她抬头,楚乙正面色沉重地望着她。
    “你跟我出来。”
    楚乙的声音比往常都要低沉肃然,听不出来感情,季明月有些发怵,但还是壮着胆子跟在他后面。
    她几乎是被楚乙一路拉扯到后巷的。
    出了后门,她就想解释,可楚乙脸色沉沉地望着她,率先道:
    “你来干什么?”
    季明月有些尴尬,呐呐道:“我来找你。我是”
    头顶传来一阵低吼,“找我需要到这种地方来?季明月,你到底想干什么?”
    楚乙从没这样情绪外露过,连高兴都不曾有,更别说生气。
    但他现在在发脾气。
    季明月方才在网吧大堂受了一道惊吓,早就忘了来时的硬气,现在又被他凶,眼眶都红了,强忍着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这里是这样我没来过网吧”
    声音有些哑,显得格外软。
    楚乙没作声,沉默半晌,到底还是缓了缓怒气,将她从门口的阴影里带到有灯的地方,淡声道:
    “这不是什么一般的网吧,不要随便来。”
    顿了顿,又问她:“你找我干什么?”
    季明月抹了抹眼眶,这次想起正事,抬眼看向他:“楚乙,你很缺钱吗?”
    楚乙一愣。
    不等他说话,又道:“我有,我可以给你,但你得听我的话。”
    楚乙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握紧,看向昏黄灯光下的季明月,她一身简单的白色T恤和短裤,头发没有扎起来,只是随意地披在肩上,眼睛里还有没有散去的泪意。
    那灯将她的轮廓勾勒出来,有种说不出的妩媚和动人。
    所以他才说,她来这里很危险,方才大堂里那些人,看她是什么眼光,他一清二楚。
    楚乙没动静,季明月有些着急,上前扯了扯他的手:
    “你说话啊,我给你钱,你听我的,行不行啊?”
    话音刚落,季明月就感到一股大力生生地将自己撞到身后墙壁上,带着些野蛮的劲儿。
    她惊慌失措地抬眼,楚乙却不给她这个机会,伸出手蒙上她的眼睛。
    眼前一黑,季明月慌了神,无措地在空气中乱抓,想找个着力点。
    “你干什么,楚乙,你好大的胆子!你放开我!”
    却只蹭到了楚乙的衣襟,手掌下滑,差点儿摸到那处。
    于是很快被楚乙抓住手腕,背到后面。
    季明月看不见,只觉得自己以羞耻的姿态暴露在楚乙面前,不安地挣扎着,一边试图跟他谈判。
    “楚乙,我们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
    因为看不见,只能凭感觉辨别,她觉得楚乙靠得更近了些,快要贴上她的脸。
    果然,下一秒男生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想收买我?”
    “季明月,你有钱,我缺钱,你就不怕我在这办了你,再拿钱走人?”
    ⒣@ǐτàηɡs⒣цщц.цк(haitangshuwu.uk)
    作者(挥舞键盘):办!办!快办了她!
    乙哥说送珠珠在线看他办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