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历史 > 藏在你身体里的糖(校园H) > ℍǎⅰτǎиɡsんùωù.Ⅵρ 善良

ℍǎⅰτǎиɡsんùωù.Ⅵρ 善良

    由于成功报复到了楚乙,季明月一整个下午的心情都十分美好。
    连带着面对楚乙都是笑盈盈的。
    即使楚乙只是平静地望着她。
    但她就是知道,这男人绝对欲求不满了。
    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下午放学。
    因为下午放学,季明月还没来得及走出教室,就被秦思思的小姐妹们团团围住。
    她心里叹了口气,许阳要去小超市,楚乙要打工,此时她可以说是孤立无援。
    索性打起精神微笑地看着秦思思。
    对方果然是来找茬的,秦思思还没开口,就有小姐妹率先发难:
    “季明月,张远帆来找你了?”
    季明月心中嗤笑,果然是为了男人。
    面上却一派无辜:“啊,对,怎么了?”
    她说得理直气壮,那小姐妹反而没了后话,结结巴巴地看向秦思思。
    秦思思没好气地剜她一眼,和徐薇对视片刻,皱眉道:“张远帆找你干嘛?”
    还没等她开口,又语气不善道:“他怎么会认识你?”
    刚要出教室的梁珊抬头看了这边一眼,书包带握紧又放开。
    终究没说话,走了出去。
    季明月提了提书包,将带子缩短一些,一边道:
    “他是陈老师派过来找我的,说是陈老师找我有事,也没说具体什么事。”
    说罢,又有些担忧地望着秦思思:“思思,你也知道我刚转过来,学校的手续又复杂,我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可他说得不清不楚的,我又不好问他。”
    她这么一说,众人具是一愣,秦思思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说好的找茬撕逼呢?
    怎么变成闺蜜吐槽谈心了?
    季明月又突然惊喜地抓住她的手。
    秦思思诧异抬头,就听到季明月期待的声音响起:“思思,你是不是跟这个张远帆挺熟啊,太好了,你就去帮我问问吧,看看我手续上到底有没有问题!”
    秦思思有些尴尬,她当然跟张远帆不熟,她忙活了一个月才从他们班女生那里要到他的QQ号,两人仅限于“通过了QQ好友申请”的关系。⒣@ǐτàηɡs⒣цщц.цк(haitangshuwu.uk)
    但在她的含糊下,徐薇他们以为她和张远帆已经有了些什么。
    面对季明月的请求,她什么解释和推辞也说不出口。
    只能吞吞吐吐道:“行行啊,等我有空吧。”
    季明月有些感激地点点头,冲她一笑,把手里没开封的一盒巧克力递到她手上,“那就麻烦你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提着书包从她们中间穿过,校服裙摆飞扬。
    徐薇看着她离开,神色莫名,转头朝秦思思道:“思思”
    秦思思心里五味杂陈,又怕被看出俩,不耐烦道:“行了行了,她不都说了嘛,她没干什么,张远帆那边我去说就行了,你们别掺合了。”
    徐薇笑着点点头,眼中却划过一丝嘲讽,很快又消失不见。
    季明月解决了秦思思,回家的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以她对秦思思这种类型女生的了解,能在身后追着男生不放,对靠近男生的任何女生都要警告挑衅的人,要么就是跟这个男生关系非常亲密,要么就是压根儿不熟。
    秦思思明显是后者。
    所以她绝对不会去问张远帆这么愚蠢的问题。
    她过了马路,不经意扫到手腕上蝴蝶发圈,突然想到了楚乙,唇角一弯。
    明明很在意她和张远帆的事,却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她褪下发圈握在手中,笑容刚要放大,却又想起了那个不清不楚的“菲菲”,顿时沉下脸来。
    发圈不小心掉了下去。
    脚边突然传来“喵呜”一声。
    她低下头去,一只瘦瘦小小的叁花猫正蹲在她脚边去舔掉落的蝴蝶发圈。
    季明月眼前一亮,索性蹲了下去,温柔地摸了摸小猫的头顶,一边将蝴蝶发圈解救出来。
    小猫似乎很享受她的抚摸,安静地趴在她的脚边,时不时“喵呜”几声。
    还扬起爪子拍拍季明月的手背,似乎在夸奖她的“卖力”。
    身后却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你在做什么?”
    季明月循声回头,看见来人十分惊讶,随即弯了眉眼:“梁珊啊。”
    目光触及她手中端着的小盘子,里面稀稀拉拉放着些猫粮。
    恍然:“是你的猫么?”
    梁珊摇摇头,蹲下去,将小盘子放到叁花猫的面前,小猫似乎对她很熟悉,欢快地跑了上去,开始舔舐她的手背。
    季明月细细地打量着梁珊,发现女生一瞬间温柔了眉眼。
    季明月想到方才猫爪拍打在她手背上时的冰凉,掏出了书包里的保温杯,将温水倒进小盘子里。
    梁珊不解地看着她,有些紧张:“你在干嘛?”
    季明月知道她的防备心异于常人,也不生气,笑着解释道:“小家伙的爪子太凉了,可能是缺水了,加点温水到猫粮里,它才会喝的。”
    梁珊紧绷的身体松懈了几分,沉默了一瞬,“谢谢你。”
    季明月摇摇头,看向埋头喝水的小猫:“你刚刚其实想帮我说话的吧,秦思思他们拦住我的时候。”
    梁珊抚猫的手一顿,没说话。
    “我都看到了,你那时候差点就转身了。还有上次,其实你也帮了我不是吗?”
    梁珊扯了扯嘴角:“我不是最后也没说话么?”
    季明月站起身来:“梁珊,我很会看人的,你很善良,你只是缺一点勇气,勇气和善良是两码事,我很感谢你的善良,这就足够了。”
    她抬步离去。
    梁珊的手却开始颤抖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