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历史 > 藏在你身体里的糖(校园H) > 果然是男高中生的鸡巴(H,教室play)

果然是男高中生的鸡巴(H,教室play)

    42
    季明月被他这一搂搞得反而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刚要笑就被占据了唇舌。
    她被拥着吻了一阵子,等到嘴唇都亮晶晶的,才伸出只手抵在他面前。
    “嗯?”
    楚乙平日里清冷的眼中满是情欲,迷蒙又沉醉,见她忽然停下来,还下意识地用唇去找她。
    怎么看都是宠物狗狗求主人爱抚的模样。
    季明月偏头躲开,眉眼弯弯地勾了勾他下巴,“乖啊,今天听我的。”
    还真跟逗小狗一样。
    楚乙本来就不会拒绝她,这会儿连话都不想说,就巴巴看着她。
    季明月见状也不着急,将他往后推了推,整个人靠在了椅背上。
    她为了练舞方便只穿了一件紧身小开衫,还是短款的,一坐下来就往上缩了一大截,她瞧他一眼,伸手一点点把胸前几颗扣子解开。
    明明就那么一点,她却解得很慢,故意吊他胃口一般,楚乙随着她纤细的手指慢慢滑动,喉结不由自主地滚动了一圈。
    淡紫色的开衫被解开,里面的浅粉色胸衣露了出来,叁角式,浑圆的乳肉被完美包裹,还露出惹人遐思的一大片白皙。
    楚乙忍不住想起那两个男生的话来。
    他们说她“有料”。
    这样想着,下身的火气又涨了一大截,原本还算稳重的小楚乙迫不及待地就要抬头。
    季明月还没解开前扣呢,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楚乙的变化。
    果然是传说中男高中生的鸡巴,看个胸都要硬。
    她索性拉着他的手搭在胸前,凑近她轻声道:“今天教你怎么解扣子。”
    她第一次穿前扣,楚乙没见过这样的,也来不及多想,只能任由她拉着自己手胡作非为。
    他只觉得像是摸到了一个略微冰冷的金属小扣,下意识地要扯开,却怎么也撼动不了半分。
    季明月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等到楚乙眼睛都红了才施舍般地覆上他的手,一边教他解一边道:“笨死了。”
    楚乙也不恼,扣子“啪嗒”一声开了的时候他脑海里那根弦才松了,还没等他作出反应,他就眼睁睁地看着季明月那双细嫩柔软的小手抬了起来。
    然后,自己握住了自己的胸。
    她咬着唇看着他,双手缓缓地揉搓起来,那对又大又白的奶子面团儿一般在她手里荡开,原本还算清朗的双眼渐渐染上迷蒙,嘴角也渐渐溢出一点嘤咛。
    楚乙哪里受得了这个,他在极致的冲击下早就按捺不住,又想代替季明月的手,又恨不得直接将季明月就地正法。
    可季明月不许。
    他近乎哀求:“明月......”
    许是见他可怜,季明月才在他腿上移动了一点,将双乳送得离他近了些,几乎快要凑近他的脸。
    “那你吃吃呀。”
    她的语气纯真而诱惑,无疑是最好的春药。
    楚乙只觉得乳香四溢,少女的美妙气息充盈在鼻尖,他难以抑制地含住近在咫尺的乳尖,然后大口吮吸起来。
    一边不够,又去寻另一边。
    他吃得凶猛,牙齿不经意划过乳肉,季明月疼得蹙眉轻吟,忍不住掐他肩膀,偏偏硬邦邦的一块掐都掐不动。
    他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真有了奶。
    没等他作乱多久,季明月喘息着收回自己的双乳,掩了掩小衫,嗔他一眼,不满道:
    “不给你吃了。”
    目光都带着钩子。
    楚乙想去哄她,伸手将人搂住,带了些安抚:“......对不起,我下次轻点。”
    又想去吻她,“让我再亲亲。”
    季明月一边忍着他在她脖颈处乱啃,一边解救出自己,坐直了腰。
    一根手指点在他唇上,睨他一眼:“急什么。”
    然后伸手去解他的衬衫,“我来。”
    等到小麦色的肌肤逐渐在裸露在空气中,楚乙那身常年干活练出来的肌肉一览无余。线条流畅漂亮,胸肌、人鱼线、腹肌一应俱全。
    其实还有鲨鱼线,季明月见过,只不过被遮掩住了。
    她摸了摸那些沟壑分明的地方,身下人果然崩紧了身体,季明月觉得好玩儿,又忍不住去拨了拨胸前的两颗小豆豆。
    然后如愿看到楚乙脸色一变。
    她的手被捉住,无奈又隐忍的声音响起:“...别闹。”
    季明月任由他抓着,埋头用舌尖在那豆豆周围打着圈儿,然后,状似不经意地,勾了勾那颗豆豆。
    “嗯......”楚乙发出一声闷哼。
    她忍不住笑起来,然后顺着线条往下吻去。
    路过肚脐眼时,又忍不住舔了舔。
    差点被小楚乙顶到喉咙。
    一路向下,快要到那片密林时,她才恋恋不舍地抬起了头。
    楚乙只觉得被她勾得血气翻腾,咬牙看着她,“明月,帮我......”
    她坏心眼儿地趴在他身上,抬头望他:“帮你什么呀?”
    知道她是明知故问,楚乙索性拉住她的手往下探,直直地握住那一大团凸起。
    明显感觉到又大了一倍,季明月也没逗他,听话地拉下校服裤子,又将他那一根粗长从四角内裤里释放出来。
    楚乙本来只是想让她用手帮他,却看到季明月往上坐了坐,虚虚抬起屁股,百褶裙被翻起来,然后用那处开始摩擦他的肉棒。
    他咽了咽口水,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季明月倒没管这么多,她磨蹭着便感觉一小股湿润袭来,然后内裤就湿了一大片,索性拨开那层蕾丝布料,手中的巨物一下子就抵到了花心。
    她颤抖了一下,椅子都发出“嘎吱”一声。
    楚乙忍得辛苦,额头一层薄汗,季明月却无辜地望着他,
    “想要吗?”
    楚乙喉咙溢出一声呻吟,“要。”
    还嫌不够似的,又补上一句:“给我,明月。”
    季明月爱怜地摸摸他的脸,轻声道:“听说这个姿势,最深了。”
    楚乙眸色越发深沉,她已经莽莽撞撞地将肉棒塞了进去,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闷哼。
    似痛苦,又似愉悦。
    花穴刚吃了一半,就被撑得满满的,季明月眼泪都飙出来,“楚乙,好疼。”
    楚乙一边托住她屁股,一边去哄。
    “没事的明月,慢一点,不会疼的。”
    她被哄着又坐下去一点点,还是觉得疼。
    “你骗我!”  说着就要退出去。
    楚乙被紧致的软肉包裹着,只觉得舒爽到了顶点,哪里能让她走。
    “明月,我难受,你动一动。”
    他语气可怜,季明月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哄男朋友,于是忍着疼试着动了动,身下的人果然发出舒服的叹息。
    她便不忍心逃跑了。
    又上下滑动了几下,疼痛感终于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极致的愉悦。
    楚乙不满足她的小打小闹,终于自己挺着腰顶了起来,季明月双手被他拉着放在身前,只能任他操弄。
    “噗嗤噗嗤”的声音响起来。
    一对小白兔摇摇晃晃的,扎好的头发也散落下来。
    那根肉棒就在她小穴里肆意进出,粗得卡在穴口,掉都掉不出去。
    有时候坐得太深,她觉得宫口都被撑开,哭着求饶。
    楚乙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不会如她所愿,不知疲倦似的继续大开大合地抽插。
    “...不要了楚乙,真的不行了,好深......”
    “嗯...啊...呜呜......被肏开了.......”
    “那里...不行的呀......”
    放课后的教室太过安静,暮色苍茫,她在他身上一次次高潮,最后无力地抱住他,任由他处置。
    她难得主动,楚乙尝到甜头做了个尽兴,只觉得怎么也肏不够似的,咬着精关不想松。
    后来是季明月忍不住了,在他耳边软软叫了句“老公”。
    他才缴械投降。
    汩汩精液射出,在她大腿腰间小腹上缠绵一片,
    花穴红肿得半天合不上。
    楚乙忍着躁动给她穿好衣服,才将人抱起来。
    怀里的人又无比自然地勾住他脖子。
    楚乙无奈,“早知道会这样,还勾我。”
    季明月拱了拱,在他胸前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闭着眼轻声道:
    “为了哄你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