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历史 > 藏在你身体里的糖(校园H) > 到底是谁
    季明月下台时,楚乙依旧没有出现。
    没有消息,也没有未接来电。
    她握紧手机,点开联系人列表,想给楚乙打电话,又迟迟不点进去。
    季明月深呼吸,算了,不生气。
    旁边的女生见她一直发呆,笑道:“明月,你怎么不换衣服啊?”
    季明月收起手机,“哦,我这就换。”
    从后台出来时,梁珊已经换好衣服等在外面。季明月悄悄从后面走上去,悄悄挽上她的手臂。
    “珊珊!”
    梁珊被她吓了一跳,却仍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和她的同桌如出一辙。
    季明月有时候怀疑班主任安排他俩做同桌是不是在玩连连看。
    “走吧。”梁珊看了眼周围热闹的人群。秦思思一帮小姐妹已经和大部队汇合在庆祝,班上的同学们叁叁两两站在一处。
    两人挽着手还没走几步,一旁的许阳已经抱着他那台傻瓜相机走了上来。
    “哎,你们怎么还在这儿,我说怎么没看见你们呢,“说着又拍了拍他的相机,“放心吧,照片都在我这里了!”
    梁珊没理他,季明月笑道:“你确定拍出来了吗,别到时候去洗照片发现全是废片。”
    “我确定!”许阳炸毛,“明月你可别听秦思思乱说,我这个相机是越有年头越值钱,胶片界老大哥,现在流行复古!。”
    梁珊瞥他一眼:“复古的古可不是古董的古。”
    许阳不服了,正要找她争辩,又一拍脑门儿道;“瞧我这记性,对了明月,乙哥找你呢,就在小树林那儿。”
    季明月笑容微顿,有些别扭:“他找我做什么?”
    许阳:“我哪儿知道,反正就说找你,我还想问你呢,你们有啥事儿吗?”
    梁珊见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抿了抿唇,将手里自己和季明月的演出服一股脑儿扔给他,许阳连忙去接。
    “快去放衣服,别废话。”
    季明月知道她是解围,冲她弯了弯唇,“那我先过去看看,你们不用等我。”
    梁珊点头。
    等她往一旁的小树林里去了,梁珊才慢悠悠地往班级的位置走。
    许阳抱着相机和衣服连忙跟上。
    “哎,梁珊,你打断我干嘛,我还没问清楚呢。”
    梁珊有些诧异他竟然能反应过来自己是在故意打断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就看这厮露出个神秘的笑容。
    “其实吧,我有个不大不小的猜测。”
    梁珊脚步一顿,心道这人今天怎么这么灵光。
    “什么?”
    许阳“嘿嘿”一笑,将衣服和相机都抱在一边,凑近她,呼吸都喷薄在她耳边,梁珊没和男生靠得这么近过,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却被他哥俩好地搭住了肩膀。
    避无可避。
    “我觉得,乙哥可能是.......”
    他语气暧昧,梁珊浑身僵硬。
    “可能是在给明月打工。”
    梁珊:“......”
    她一把将许阳推开,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滚。”
    许阳不解:“哎,不是,我觉得我这个猜测是合理的呀,你想啊,乙哥住哪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明月是什么身份,乙哥前段时间那么忙,明月还特照顾他,你说不是给她打工是什么!”
    他抱着东西追上去,“你别走啊,你再听我分析分析......”
    两个人一前一后绕着操场走到班级的位置,梁珊拿起占位置的书包还没坐下来,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从远处过来。
    手上的书包“啪”地掉到了地上。
    她一把揪住旁边许阳的衣领:“谁跟你说楚乙找明月?”
    许阳愣了一下:“就...有这么个人,突然......”
    “不是楚乙?”
    “不是啊,我没见到他。”
    梁珊骂了句“坏了”,连忙跑向远处的楚乙,许阳还没反应过来,看到她跑过去的方向才骂了声“卧槽”。
    楚乙在这儿,那叫明月的到底是谁!
    **
    小树林就在操场旁边,隔了条小河,说是小河,其实也就是条水沟,不过架了桥也就勉强称之为河。
    季明月边走边想要怎么惩罚楚乙,敢一而再再而叁地放她鸽子,他这个男朋友可以退位了。
    小树林入口处没有灯,她想用手机照明,却摸了个空。
    季明月皱眉,应该是和衣服混在一起扔给许阳了。
    她叹了口气,借着远处操场投射过来的光亮往里走,一边试探着喊:“楚......”
    “乙”字还没出口,就被一双大手捂住了嘴。
    “唔...嗯...”
    陌生的男人气息萦绕在四周,她挣脱不过,被抱在怀中,男人戏谑的声音响起:“宝贝儿,今天怎么摸着这么软,想我了没?”
    季明月睁大眼睛,努力地想要挣脱出来。
    男人有些不满,将她拦腰搂在怀中,另一只手在她身上游移,“躲什么躲,被我操了这么多遍还装什么清纯,被我干的时候不挺骚的。”
    他在她耳边低低地说着,混合着烟草和汗渍的浓重气息熏得季明月几乎晕厥,害怕和恐惧让她眼角湿润,力气也渐渐耗尽。
    男人见她软了身体,以为她消停了。正准备将人带到一旁的树干上开始办事儿,将人翻过来时却是张陌生而漂亮的脸。
    “怎...怎么是......”
    还没等他说出个所以然,就被斜地里一股大力掀翻了身体。
    一只手用力掐住他的脖子,男人喘不上气,脸色憋得通红,却怎么也掰不开那只手,只能目眦欲裂地看着面前的男生。
    身后的季明月软了身体,被后脚赶来的梁珊抱在怀里。
    “明月!”
    许阳赶到时楚乙已经快把男人打得半死,臃肿的身体在地面蠕动着,像只肥大的蠕虫般在他脚下求饶。
    许阳见楚乙还要继续,连忙将人拉住:“乙哥,别,再下去会出人命的!”
    楚乙充耳不闻,赤红着眼准备继续。
    他从来没见过楚乙这幅模样,从记忆中起楚乙便一直是温和而沉默的,从来没有这样失控过。
    陌生得可怕。
    见男人只有出气儿多,进气儿少的份了,他眼一闭索性扑上去死死抱住楚乙的胳膊。
    “乙哥!明月还在呢,我们先照顾明月!”
    许是听到了熟悉的名字,失控的人渐渐安定下来,随即将手上的人一扔,转身朝靠在梁珊怀里的季明月走去。
    女生眼里一片空洞,漂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角的泪水都凝固了下来。
    身体微微颤抖,整个人缩成一团。
    楚乙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将她轻轻抱住,声音沙哑而哽咽:“明月,对不起,我迟到了。”
    季明月终于有一点反应,视线缓缓落到他身上,然后紧紧抱住他。
    楚乙轻轻拍着她的背,语气温柔而坚定:“别怕明月,我在。”
    许阳和梁珊谁也不敢打扰。
    良久之后,季明月终于缓过来一般,在他怀里啜泣起来。
    楚乙松了口气,安静地陪着她。
    许阳踢了脚旁边半死不活的人,借着手机的灯光认出来:“这是咱们隔壁班的化学老师吧。”
    他狠狠啐了口,骂了句脏话。
    “我们报警!这种畜生就该判刑。竟然.......”梁珊拉了把他的袖子,许阳闭了嘴。
    “不要报警。”一道微弱而坚定的声音响起,叁人纷纷看过去。
    季明月缓缓抬头,“也先不要告诉老师。”
    脸上的恐惧已经散去,留下来的只有冷漠。和平日截然不同。
    却仿佛这才是本来的她。
    “我还有事情要做,”她抬眼,声音是哭过的沙哑,“所以,交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