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言情 > 铁雪云烟 > (六千六百一十六)辨别

(六千六百一十六)辨别

    褐手人道:“接着你刚才扯远了的说吧。”
    灰手人道:“我说到‘吃喝’上来,你认为扯远了,本来就在我意料之中。”
    褐手人笑道:“我就知道一定会在你意料之中,不然你之前就不用特意确认了。”
    灰手人问:“那你为什么明知道这样还要说我扯远了啊?”
    褐手人回答:“因为本来就扯远了啊。”
    “你回答,吃喝是不是我想做的事?”灰手人问。
    “仔细想,不好说。”褐手人道。
    “这个不好说吗?”灰手人问,“你会不会说你想吃饭,想喝水啊?”
    “会啊。”褐手人道。
    “说你想干什么,是不是就是说你想做的事啊?”灰手人接着问。
    褐手人笑道:“但吃喝这种属于自然反应。”
    “是属于自然反应,但这种反应出现后,你是不是还是会说吃喝是你想做的事呢?”灰手人问。
    “是。”褐手人道,“但始终与其他那种想做的事不同。”
    “你到底想要问出哪种我想做的事啊?”灰手人问。
    褐手人道:“就是那种不是由自然反应引起的那种想做的事。”
    灰手人笑道:“难道我想说自己想做的事,还要仔细辨别是不是由我的自然反应引起的吗?”
    褐手人道:“很难辨别吗?”
    “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需不需要的问题。”灰手人道,“我是认为这并不需要分那么清楚。”
    褐手人对灰手人道:“如果分清,我就可以把你说吃喝说成扯远了啊。”
    灰手人大笑道:“你认为需要辨别是不是自然反应,只是因为要说我扯远了啊?你这叫什么心思?”
    褐手人道:“这不是已经摆出来了吗?就是这个心思。”
    灰手人对褐手人说:“既然你把我说吃喝说成是扯远了,那么你提供个不扯远的说法。给用主做那种性质的工具时,你想做的事有没有不是用主让你做的啊?”
    “你拿刚才我问你的话问我?”褐手人问。
    “是啊。”灰手人道,“我就想听听你回答一下,说出不属于扯远的的答案。”
    褐手人对灰手人笑道:“就是那种不是自然反应的,但我就想去做的,而用主没让我做的事啊,很多啊,不需要举例子了吧?”
    “你可以举例子啊。”灰手人笑道。
    褐手人问灰手人:“你都问到这份儿上了,那我就说一个特别好理解的吧。有一次,我说要出去一趟,用主不允许啊。”
    “我记得那次。”灰手人道,“你那次胆子真大,竟然还问了用主你能不能先出去一趟。”
    “胆子大也是刚开始啊,被用主问我去做什么,又训斥了我一会儿之后,我就没再敢提啊。”褐手人道。
    “当时你为什么想要出去一趟啊?”灰手人问。
    “那次我就是想去外面走一走,我认为那样才能弄清事情的头绪。”褐手人道。
    灰手人问:“你这个算不算自然反应呢?”
    “这只是我自己想要那么做,怎么会是自然反应?”褐手人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