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科幻 > 天王殿 >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极限之路!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极限之路!

    “那你去死吧。”
    紫逸还是答应了徐逸的请求。
    很简单。
    宇宙之中,没人不会珍惜自己的生命。
    这第三场输了,他顶多掉面子,付出一些赌注,于他身份地位和家世而言,没有太大的影响。
    但徐逸输了,可就没命了。
    既然徐逸坚持,他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反正另一个至尊境的奴仆同样伤势惨重,根本不是对面那蛇鳞奴仆的对手。
    徐逸笑了笑,大步走出。
    身上没有半点气息波动,却从容淡定,如闲庭信步。
    伴随着徐逸的走出,围观群众议论声更大。
    无论实力高低,他们都感受不到徐逸身上的能量,惊讶不已。
    对面,脸上长着蛇鳞的奴仆有一双阴冷竖瞳,死死盯着徐逸,却不敢轻举妄动。
    事出反常即有妖。
    这个人身上没有气息波动,但他不可能是神境强者,否则白纯不会答应。
    但说他是普通人,却又气度从容,似云淡风轻,什么都不在意。
    太过古怪。
    “出手吧。”
    徐逸双手背负身后,朝着对手淡淡开口。
    他其实是想主动进攻的,但身上半点劲气都没有,拿什么跟人家打?只能任由对方先出手,看看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问题,内心怎么可能会有出战的想法。
    蛇鳞奴仆抬手,一把蛇矛出现在手。
    他神色凝重,白色劲气运转,附在蛇矛之上,往前虚刺。
    霎时间,一条虚幻大蟒扑出,张开血盆大口,朝徐逸咬来。
    徐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被吓傻了一般。
    背负在身后的双手却微微紧握,屏息凝神,眼睁睁看着大蟒临头。
    “混账东西!”
    紫逸不禁破口大骂,暗道徐逸果然是求死,临死还坑他,简直是喂不熟的白眼狼,白瞎了自己五千万星髓。
    想及此处,紫逸闭上了眼睛。
    徐逸死了就死了,他也不是太在意,问题是输了这一场,就是第二次输给白纯,丢人至极,等下得想想怎么坑白纯一次,多少报复回来。
    刚闭上眼,紫逸就听到了一阵阵惊呼声。
    他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彻底丢人了,派出去的奴仆竟然是一个被对方秒杀的废物。
    今日之后,在纨绔圈子里,或许将成为笑柄。
    却在这时,他又听到了一声惊呼:“怎么可能?”
    紫逸心头一震,猛的睁眼。
    这惊呼声,是蛇鳞青年发出的,仿佛看鬼一般,充满不敢置信的口吻。
    紫逸眼前,徐逸一动不动站在那,从头到尾连姿态都没变过。
    “不可能!”
    蛇鳞青年厉喝一声,蛇矛高举,双臂用力,狠狠劈下。
    轰!
    十米高的锋芒似乎要将虚空都撕裂一般,直直朝徐逸斩来。
    徐逸站在原地依旧没有动弹。
    紫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想知道,身上半点能量波动都没有的徐逸,凭什么在这样的招式下活下来。
    万众瞩目下,一双双无比茫然的目光里,锋芒斩在了徐逸身上。
    可是,并没有给徐逸造成任何伤害。
    在这刹那,徐逸体内世界仿佛成了一个黑洞,将凝聚这锋芒的劲气,尽数吸收和转化。
    所有人眼中,看到的画面,便是徐逸安然无恙,而攻击,诡异消失!
    “搞什么啊?”
    “这不是演的吧?怎么可能?”
    蛇鳞奴仆彻底愣住了。
    他是全力以赴的进行攻击,可攻击临身,对方却毫发无损。
    到底是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刺蛇,你在干什么?杀了他啊!”
    白纯怒吼。
    蛇鳞奴仆快哭了。
    他已经竭尽全力了啊。
    深深吸了口气,蛇鳞奴仆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而后,他从人形,化为一条水桶粗,三十米左右的黑色蟒蛇。
    这是他的本体。
    蜿蜒之中,靠近徐逸。
    眼中的阴冷,几乎凝成实质。
    一张嘴,黑色雾气喷涌。
    气温瞬间降低,彩虹桥上都有冰霜凝结。
    但与之前的攻击一样,极致低温的黑雾,笼罩徐逸的瞬间,就消失不见。
    “不可能!”
    蟒蛇发出人声,惊疑不定。
    这黑色雾气,是它的吐息,十分可怕,同境界之中,再强大的存在,都没有可能以肉身迎接而不损分毫,更不可能在刹那间将吐息抹除,不留痕迹。
    这已经是他的底牌,是他拼命的招式。
    怎么,还是无法对对方造成伤害?
    蟒蛇怀疑人生,内心已经惊恐。
    他怕了。
    徐逸依旧是一动不动,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围观者众多,却齐齐失声,寂静得掉落一根针都能清晰可闻。
    他们面面相觑,十分无语。
    以为徐逸是觉得无聊,都懒得看那蟒蛇。
    可只有徐逸自己才知道,体内世界,在发生巨大的改变。
    体内世界之中,一团灰蒙蒙的光球炸开。
    劲气、本源之力、肉身强度、精神意志与神念等,所有力量全都归来,不仅如此,比之前,还要强出三成左右!
    他冥冥中感受到一种极限,如透明的膜,看不见摸不着,却真正存在。
    这层膜是什么?是踏入神品的关键?徐逸不知道。
    内心里,衍生一种渴望。
    渴望吞噬更多的能量。
    “刺蛇,要么赢,要么死!”
    白纯冰冷无情的声音传入蟒蛇的耳朵。
    他盘起的身躯,鳞片纷纷炸起。
    冰冷竖瞳里,充斥着浓浓的悲哀。
    但他别无选择,宛如飞蛾扑火一般,朝徐逸扑去。
    血盆大口张开,一口咬下!
    徐逸被吞了!
    紫逸瞪大眼睛,有种极为荒谬的感觉从内心蔓延。
    开什么玩笑?
    装这么大个逼,结果被吞了?
    围观者也都茫然。
    白纯则哈哈大笑。
    “紫逸,你输了!这一次……”
    “吼……”
    白纯耀武扬威的话语还没说完,却被一阵惨叫打断。
    是刺蛇!
    三十米的蛇身,疯狂扭动,痛苦哀嚎。
    肉眼可见的速度,整个蛇身都在缓缓消失。
    这一幕,毛骨悚然。
    当整条蛇身全都消失,所有人的目中,只剩下徐逸,盘膝而坐。
    他想吞徐逸,结果却被徐逸整个吞掉。
    蓦然,徐逸睁眼,眼中精芒闪烁,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与激动。
    他看到了一条崭新的道路。
    至尊境的,极限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