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科幻 > 秦岭秘事 > 第105章 莫问前路
    张天明和杨光达被察罕帖木儿指挥的元军重重包围,生死存亡就在片刻间。
    他们好不容易杀到城墙边,但高大的城墙挡住了去路,他们退无再退啊!
    杨光达喘息着对张天明说:“天明哥,就是战死了有何妨?我绝不后悔。我若战死后,你一定要想办法冲出去,回去告诉我父母,我对不起他们,没有给他们争光,没有孝敬过他们,我是不孝子。”
    张天明点点头说:“光达弟,你一定要挺住,我们一起想办法杀出去。要死一块死吧。死有何惧。”
    五更已过,天空露出晨曦的鱼白,但张天明和杨光达都已受伤,体力也渐渐不支。这时元军也改变了一窝蜂一样的混乱队形,而是在察罕帖木儿的指挥下变成战阵,长枪队齐刷刷的分上中下三路向张天明和杨光达铺天盖地攻击来。这样的战阵马上就展现出它巨大的威力和杀伤力,杨光达左腿中枪,右臂血流不止。张天明虽然剑术高超,但左右臂也受伤几处,不免反击动作开始迟缓。
    郎中郭择善也带兵前来支援察罕帖木儿,他建议道:“安排弓箭手射死他们,让他们减少抵抗。”察罕帖木儿道:“区区两个人,不必大动干戈。我要看他们有多厉害,能坚持到什么时候?”郭择善点点头,手握大刀站在旁边掠阵。
    眼见张天明和杨光达就要战死在这城墙跟下,在这电光石火的紧要关头,城墙上突然垂下数根粗绳索。张天明第一时间发现,他把距离自己最近的绳索抛给杨光达,大声命令道:“光达弟,快攀着绳索上去,我掩护你。”杨光达在张天明的掩护下迅速攀爬着粗绳索向城墙上爬去。城墙上垛口处一阵骚动,刀剑撞击声和呐喊声陆续响起。
    察罕帖木儿大叫道:“不要让他跑了,将士们快冲上城墙去。”一声令下,一队元军马上绕道向城墙上跑去。
    当杨光达刚爬上城垛口,回头看时,张天明已倒在了血泊中,浑身插满了长枪。
    杨光达大哭,一名身着奇形怪状铁甲的老者拉着他的手臂吼道:“快跟我出城,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杨光达心里惊想:这不是铁甲人吗?他们为何救我?但来不及多想,既然他们能抛下绳索救自己,就随他们去吧。
    杨光达跟随几十名铁甲人迅速从外侧城墙顺着绳索滑下去,并从护城河上一架早就摆好的云梯上逃出了一箭之外。
    看到安全了,那名铁甲老者自我介绍道:“我叫秦栎商,我们要去凤翔县,年轻人你有何打算?”
    杨光达眼里闪着泪花说:“我要回兴元路,我要回家。老伯,你为什么要救我?”
    秦栎商说:“莫问原因,莫问前路。那你赶快行路吧。在此告别,请保重。咱们后会有期。”
    杨光达拱手作揖说:“老伯、弟兄们一路走好,后会有期。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铁甲人们纷纷拱手作别,很快他们就消失在晨曦中。
    杨光达不敢耽搁,强忍全身的伤痛,走偏僻小路向盩厔县方向赶去。
    走了几日,杨光达顺利的通过了盩厔县地界,一头扎进了返程的秦岭深山中。夏季的秦岭,苍翠而美丽。山间开满了各色野花,蜜蜂在花丛中尽情吸吮,小河流水潺潺,清澈见底。杨光达爬在河边大口喝水,瞬间疲劳顿消,全身心脾神宜。这时,几声不知名的鸟鸣响彻天空。杨光达看着河面中映出的自己狼狈的面容,心里为失去张天明、张岩等兄弟们感到痛彻心扉的悲痛。从留坝出发,自己一行五人,现在只剩自己孤身一人返回,使命失败,还搭上了张天明的性命。张天明,他完全可以突围,他是为了救自己才战死的。想到这里,杨光达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他再也控制不住了,他仰天大喊,嚎啕大哭。
    几十名衣着破烂、手拿刀枪的大汉不知道突然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们包围住杨光达,大叫道:“你是什么人?是不是元军探子?”
    杨光达知道他们不是元军,心里就松了一口气。他回答说:“我是附近的农民,你们是什么人?”
    这几十人也不跟他多说话,就押着他翻山越岭,向一处神秘地方走去。
    不多时,杨光达被押到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跟前。一名小头领模样的人走了进去汇报,溶洞周围站满了手拿刀枪棍棒的农民军。杨光达认出他们就是红巾军。
    片刻,李武和崔德被众将士簇拥着从溶洞里走了出来。李武见到杨光达,大喝道:“好你个杨光达,是不是你们假冒留坝义军,把察罕帖木儿的部队引来偷袭我们的?”
    杨光达大惊,冷笑着说:“我要是这样,我的四名弟兄也不会死在元军手里,我们元帅张月明的哥哥也不会为了救我战死的。”
    崔德大惊说:“天明兄弟也战死了?”
    杨光达点点头,哽咽着说:“我们相约去刺杀察罕帖木儿,但没有得手。昨夜被包围在长安城里的驿馆。天明哥掩护我和张岩弟突围,他们都英勇战死了,就我一个杀出来了。”
    崔德不相信的问:“你有多大本事,就你一人跑出来了。我凭什么相信你?”
    杨光达答道:“危急时刻,是城内的铁甲人们帮助了我。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我早也和天明哥一起战死的。”
    李武和崔德面面相觑,李武惊讶地说:“我知道铁甲人们不是朝廷的人。但万万想不到他们会救你。这些铁甲人的举动真是怪异,让人猜不透。”
    李武拍着杨光达的肩膀说:“杨兄弟,我再相信你一次。我们要去攻打兴元路。你是当地人,希望你回去带领你们的农民义军和我们一起拼杀。这次不要让我们失望。”
    杨光达坚定的回答:“我们都是为天下穷苦人奋斗的。我回去一定带领留坝义军为你们开路,和你们一起攻克兴元路。”
    李武点点头,和崔德说:“杨兄是自家人,让他和我们一起行军吧?”
    崔德说:“好啊。但光达弟,这次一定不要让我们失望啊。要为我们大宋国立功啊。”
    杨光达点点头。
    红巾军收拾妥当,在崔德、李武、杨光达的带领下,向云雾深处奔去。
    在一处山顶,李武指着云雾缭绕的陕南之地叹道:“多好的地方啊!被元廷糟蹋成了民不聊生的所在。多少人食不果腹、饿死街头!”
    崔德也叹息道:“曾经富饶的关中,肥沃的汉中之地,现在已面目全非,不再有半点唐宋时繁华的风貌了。我辈义不容辞,为了天下百姓们的安居乐业,莫问前路,至死不渝。”
    李武和杨光达一起附和说道:“我们一起,莫问前路,至死不渝。为了天下百姓们的安居乐业生死不悔。”
    这时,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一名苍凉男子的歌声:山青青啊,水弯弯,哥哥一去不复返。日子太难,还得留恋,谁把苦泪藏心间?路漫漫啊,风寒寒,妹妹在家受苦难。度日如年,泪水流干,好日子在何年?
    杨光达动情的介绍说:“几位大哥,这唱得就是我们当地的陕南民歌。歌里道出了我们陕南当地老百姓的心声。他们都盼着能过上好日子啊!”
    李武和崔德点点头,心里对进军兴元路也多少有些放心了。
    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雄鹰,它高傲的盘旋着、鸣叫着寻找新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