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肉肉屋 > 玄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70)上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70)上

    伊梨会约自己出去,是薛薛没想到的。
    犹豫几秒后,她给对方回了讯息。
    早一步到的伊梨打扮十分休闲,像是即将出门度假的名媛。
    她的行李箱就放在脚边,薛薛到的时候,伊梨正在说电话,声音温柔,表情平静,眼神却十分冷淡。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她向电话另一端的人撒娇道:“嗯,那就先这样啦,一会儿见,爱你哦。”
    电话挂掉后,伊梨轻轻吁出一口气,抬头。
    与薛薛的目光撞上,她先是一愣,继而露出微笑来。
    “嗨。”
    落落大方地打招呼,薛薛点头回应。
    待坐下后,伊梨抬手招来服务生。
    她给自己点了杯乌龙奶盖后又问薛薛要喝什么。
    “冰美式吧。”
    “那饮料的部分就先这样,然后再给我们上两份香蕉布朗尼。”
    待服务生离开后,她笑着对薛薛道:“这里的香蕉布朗尼很好吃哦,不论喜不喜欢甜品的人都会一试成主顾。”
    “是吗?”薛薛也跟着笑了笑。“那我很期待。”
    这场见面的氛围和想象中不太一样。
    就连伊梨这个人,也与薛薛预料中的不同。
    事实证明了,先入为主的想法,很多时候都有修正的空间。
    薛薛心不在焉地想着,对面原本正安静进食的女人突然放下小叉子。
    金属碰撞的声响拉回薛薛的思绪。
    “我要离开怀城了。”她的语气落寞。“我长那么大以来就没在外面待超过一个礼拜,这次出国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回来的机会。”
    对此,薛薛保持沉默。
    这辈子伊梨和穆子仰的命运是牵扯在一块儿的,而穆子仰的去留又关乎穆戎的决定,薛薛不会也不想多做评论。
    或许是她警戒心太过,然而好不容易尘埃落定的事,薛薛不愿再横生枝节。
    哪怕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要彻底扼杀。
    伊梨大概也看出来她的想法了,苦笑。
    “你变得不一样了呢,薛春安。”
    薛薛抬眸。
    伊梨的神情玩味。
    “说真的,我那时候并没有想到,你最后竟然可以把薛明珠赶出怀北薛家。”她再次拾起小叉子,拨弄着盘中剩下的咖啡色碎屑。“原本还以为我注定要失望了说,没想到原来你才是扮猪吃老虎的那一个。”
    薛薛听到这里,终于开口。
    “是你将消息告诉薛辞的?”
    语焉不详,落在明白人耳中却不需多做解释。
    “是我。”她坦承。“我看不惯薛明珠很久了。”
    “她嘴上说着好姊妹,其实从来就没有拿我当朋友过。不然不会在知道我有喜欢的男生后还故意当着我的面接受对方的告白。”伊梨的眼中出现一丝恨意。“如果薛明珠是真的喜欢他也就算了,可不是,那个女人纯粹就是要来恶心我的。”
    “交往叁个月后,薛明珠就借口学业为由把他给甩了。”
    “受到这件事影响,两个礼拜后他高考失利,然后……”伊梨顿了顿,话锋一转。“我可真恨薛明珠,天天带着他和我一起上自习室,只要我拒绝,她就让那个男生来找我,要我不要生她的气。”
    “你说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贱的人呢?我承认一开始想和她当朋友是抱着想打入她们圈子的心思,可我敢说自己就算嫉妒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然而她是怎么对我的?”
    “若只针对我就算了,把话说开我也不会腆着脸扒着不放,可最过分的是她竟然拖了无辜的人下水,还一副……”小叉子划过玻璃盘,发出尖锐刺耳的杂音。“一副是对方自作自受,活该被甩的样子。”
    伊梨的目光中有熊熊焰火在燃烧。
    时隔多年再提起还会有如此强烈的情绪只证明了一件事。
    她是真的很喜欢那个男生。
    饶是薛薛脑子再会转,也没想到伊梨和薛明珠间竟然还有这么一桩往事。
    虽然唏嘘不已,不过这终究是两人间的恩怨,与薛春安无关,更与她无关。
    “你……”
    “然后,我在蔷薇馆看见你了。”
    薛薛一怔。
    “你应该听到我和薛明珠说的话了吧?还特意等我们离开了才出来。”伊梨凝视着她。“可我刚好落下东西在化妆室,折返回去。”
    “就是这么巧。”
    “虽然只是远远地一瞥,但你长得和薛家人实在是太像了。”她轻轻地道:“像到只一眼我就知道,薛明珠的报应要来了。”
    “于是我跟踪你,拍下照片传给薛辞。”双手一摊,伊梨耸了耸肩。“事实证明,你果然是怀北薛家的亲生女儿,而薛明珠,不过是个鸠占鹊巢的外来者。”